第996章 是自负,还是变态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996章 是自负,还是变态

虎啸皇都下。 风起云涌,李元霸和者勒蔑四将皆是横刀勒马,杀气浩然,皆是铮铮傲骨嶙峋。 两国大军视线全部汇聚在沙场上,注视着五人的一举一动,此时蒙古铁骑心乱如麻,他们渴望木华黎,者勒蔑,速不台他们四人可以获胜。 铁木真亦是如此,如果四将无法获胜,蒙古大军仅存的最后一丝士气都会荡然消失。 到时就算再强悍的雄师,也会变得不堪一击,只能成为楚军兵刃下的亡魂。 “纳牙阿,时刻准备着,一旦四将有危险,立刻前往沙场助他们一臂之力。” 纳牙阿轻轻颔首,并未开口多言,依旧如一座巨峰站立在铁木真背后,向大山一样给人可靠稳固的感觉。 “四打一?” “你们这是准备以多欺少?不过我喜欢,希望你们四人不要太脆弱,让我失望!” 李元霸气势傲古凌今,眼眸中闪烁着笑意,挺直身子端坐马上,身形精悍如一杆长矛,微微皱了下眉,直视前方策马冲杀过来的四人。 “杀!” “杀!” 杀喊之声震天动地,虎啸皇都下沙场成了五人专属,万众瞩目,惊心动魄。 “唰!” 迎面四柄锋利的兵戈碎空而来,李元霸巨锤呼啸而过,双臂合拢,将四人穿刺而来的兵戈夹在巨锤间。 碰撞之声震耳发聩,李元霸眼眸中掠过一抹寒光,身形向马背上倾倒,双锤快速收回,再次抡出时击中在木华黎,者勒蔑胯下战马头颅上。 两道凄厉长嘶的马鸣声响起,木华黎和者勒蔑身形从马背上飞出,冲出不到百米之遥,手中长矛没入地面,这才强行稳住身形。 李元霸一击轰杀四将两匹坐骑,速不台和忽必来二将惊愕不已,手中长矛悬空,再次向李元霸袭杀过去。 长矛袭来,李元霸双锤向背后袭去,将速不台和忽必来的攻击阻挡,身形旋转而起,巨锤将长矛震飞出去。 接连三道攻击,李元霸都游刃有余,轻松化解,身形凌空落下,双锤提在手中,目光玩味的打量着面前四将。 者勒蔑,木华黎,速不台,忽必来四将没想到李元霸如此难缠,他们的攻击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伤害,要是在这般僵持下去,四人担心会惨死在他的双锤下。 “尔等四人不过如此,接下来让你们见识下,本将真正的实力。” 李元霸纵声咆哮,面露霜寒,双脚踏地,快速向前狂奔杀入四人之中。 “砰!” “砰!” “砰!” 兵戈碰撞不断,地面上飞沙走石掀起,漫天雾气萦绕,只见李元霸手中双锤大开大合,攻击力浩瀚无边。 战将高手,征战疆场,血染江山,展露的是傲然不屈的气魄,狂战天下的霸道。 此时。 蒙古敌将身上的气息显然有些萎靡,反观李元霸却是杀伐果断,攻击凌厉,已经完全占据上风。 “轰隆!” 一道巨响声传开,激荡而起的真气涟漪将漫天烟尘击散,李元霸手提双锤,战袍迎风嘶吼咆哮,后背上隐约出现一只展翅翱翔的大鹏金翅鸟。 站立在他对面的蒙古四将,气息萎靡不振,执兵戈的手臂颤抖不已,不时一滴滴鲜血顺着长矛滴落在地面上。 四将脸色苍白如纸,显得有些病态,气息紊乱不已,已是强弩之末,纷纷警惕的打量着李元霸。 “楚将战力惊天,非我等可以撼动,就算殊死一战,怕是也无济于事。” 木华黎自知他的实力如何,征战数年,大小战役经历过百,但未曾遇到像李元霸这样,让人绝望的战将。 蒙古四将愈战愈弱,李元霸的气势却在不断攀升,此消彼长,四人面露绝望之色,明白今日难逃一死。 “楚军一将当千军万马,难怪楚帝可横扫天下列国!” “纳牙阿,四义子听令,一起上前迎战楚军将领。” 铁木真神情黯然,刚毅如铁的脸颊上布满惆怅,败局已定,但他还是想要看到麾下战将击败李元霸。 不然他不甘心,觉得是莫大的讽刺,就算陨落在虎啸皇都下,他也会死不瞑目。 纳牙阿和四义子迎风而去,沙场上瞬间再添五将,楚帝环顾左右,淡然自若的声音响起。 “蒙古敌兵已是黔驴技穷,诸将可前往沙场于敌将交锋!” “切记...........” 楚帝话还未说完,只见两侧赵云,李存孝,罗世信,卫青,狄青五人飞纵战马冲杀出去。 五人早已安奈不住,此时奉命上场杀敌,好似脱缰野马,一行千里,所过之处尽是浓烈的狂战杀气。 楚帝遣五名战将进入战场,风云骤变,蒙古敌将皆是惶恐不已,卫青,狄青的强悍他们早已领教,李存孝三人虽未交手,可他们气势丝毫不弱于李元霸,定然也是一等一的高手。 久经沙场,纳牙阿同诸将一眼就看出罗世信,赵云,李存孝绝非泛泛之辈。 李元霸循声抬首看去,见诸将纵马而来,轻笑一声,道:“一群无耻的家伙,又来捡便宜来了。” 木华黎四人现在已无法承受楚将任何一人,赵云等人此时杀来,不是捡便宜,又是什么? 可话虽如此,但李元霸却丝毫未放在心上,龙驹马出现在身旁,他纵身跃上马背,回马而立,视线停留在纳牙阿五人身上。 此时。 李元霸看着纳牙阿五人的目光,就好像酒鬼看到美酒一样,充满了惊喜,宛若发现新大陆。 “这五人的性命我要了,谁也不能和我争!” 铁木真循声注视着李元霸,瞳眸大睁,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喃喃自语道。 “这楚将难道不知疲累,刚刚激斗四将,现在居然还想以一己之力对抗朕麾下五将。” 是自负,还是变态? 铁木真内心担忧不已,注视着楚营中杀出的五将,紧握手中长槊,时刻准备着最后一击。 然。 楚帝显然不给他任何机会,知道此刻蒙古敌兵已被李元霸震慑的肝胆欲裂,士气一落千丈,正是出击的最好时刻。 “燕云十八骑,白马义从听令,随朕一起击杀铁木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