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5章 别太粗鲁了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995章 别太粗鲁了

三万里尘沙,惊涛里共叱咤。 三面大军吞天而来,皇都城门禁闭,古尘亲率巡防营,禁卫军在城池上,剑拔弩张,南宫曦一眼就看到万军丛中,策马狂奔的楚帝,或许是因为心有灵犀,又或者是因为长久的思念。 楚帝飞纵墨龙,手握长戟,纵横荒野沙场中,背后六名强将紧随,卫青,狄青二将好似鱼归大海,终于找到他们归属。 看着两侧战马风驰电掣,赵云,罗世信,李元霸,李存孝四将,风卷残云,气吞天下之雄姿,两人深深陷入震撼和热血沸腾中。 铁木真环顾四下,将视线停留在最前方楚帝带领的三万大军身上,他决定带兵从正前方突围出去。 蓦然。 楚帝紧勒手中缰绳,墨龙腾空而起,前蹄踏破虚空,他手执长戟,身影向后倾斜,戟锋直击苍穹。 赵云,罗世信,李元霸,李存孝四将纷纷勒马而立,拎着兵戈注视着前方蒙古敌兵。 “元霸,上前叫阵,轰杀蒙古敌将!” “记得,别太粗鲁了!” 李元霸闻声,神情一愣,侧目注视着楚帝,兴奋之声响起:“皇上,真的让末将出战?” “怎么,你要是不想出手,世信和存孝早已蠢蠢欲动,朕相信他们很乐意出战!” 楚帝就是要让李元霸最先出战,让他的狂战天下,霸道屠戮,彻底让蒙古敌军绝望。 他并没有想着三路大军合围铁木真,眼下蒙古敌军已是穷途末路,从太和山一路横穿蒙古大草原,一路披荆斩棘,现在终于和铁木真初遇,他岂能轻易让他死在团战中。 铁木真兴兵犯楚,罪大恶极,毁城池,屠百姓,每一条罪名都足以让他五马分尸,所以楚帝要让他从绝望开始,直到最后彻底灭亡。 此时。 李元霸一听楚帝准备让罗世信,李存孝出手,挥动手中缰绳快速向前方蒙古敌兵冲杀过去。 看着李元霸绝尘而去的背影,楚帝微眯眼眸,心中很好奇铁木真麾下战将,何人会前来赠送一血。 李元霸疯狂飞马奔出,两翼潘少安,南宫寒所部大军纷纷停驻,天地间恢复平静,只要浓郁的烟尘依旧充斥在天穹下。 “皇上,楚帝这是何意,派一名将领前来叫阵,是要和我军斗将?” “斗将!” “楚帝这是准备光明正大和朕一较高下,前来楚将尖嘴猴腮,骨瘦如材,众将何人愿意出战将其斩杀!” “禀皇上,末将愿前往斩杀敌将!” 汴锋紧握手中长矛,雄浑坚定的声音响起,凌厉的目光停留在策马前来的李元霸身上。 “准了!” 汴锋身为四獒之一,修为强横,箭术精湛,乃蒙古敌将中悍将之一。 铁木真深知汴锋神勇,相信他可以一举将楚将击败,挫楚军锐气,或许还可以扭转乾坤,改变沙场战局。 “杀!” 汴锋将长矛没入马背一侧,前行中拈弓搭箭,三道箭矢穿透虚空,向李元霸射杀过去。 “咻!” “咻!” “咻!” 三道箭矢破风而至,左右两翼楚军皆是提心吊胆,为李元霸捏把汗,反观前方楚帝一行,却是云淡风轻,平静如水。 “宵小之徒,受死吧!” 飞箭袭来,李元霸纵声怒喝,胯下神驹狂奔,身形轻灵如燕,相继将两道飞箭躲过,最后一道箭矢被抡起的巨锤击中,一分为二,没入一旁泥土之中。 李元霸瞥了眼汴锋,右手执巨锤而出,将迎面穿刺而来的长矛击飞出去。 “砰!” 一道强大的撞击声传开,汴锋从放箭到长矛击杀,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蒙古敌兵都以为他会轻松将楚将斩于马下。 却没想到李元霸毫无压力化解危机,一锤之下,竟将汴锋长矛击飞出去。 “嗡嗡~” 长矛飞出,一阵剧烈的低吟声响起,汴锋只听到耳畔传来一阵轰鸣声,尚未来得及反应,李元霸左手巨锤已经飞出,声震于天,不给他任何喘息机会。 巨锤碎空碾压,浩瀚劲风嘶吼,汴锋来不及躲避,轰隆一声巨响传开,只见汴锋连人带马同时栽倒在地。 “噗!” “噗!” 地面上汴锋疯狂抽搐,口中鲜血飚溅,须臾,停止挣扎,直接一命呜呼。 楚帝听到耳畔传来提示音,敛起嘴角笑意,凝神注视着李元霸的身形,只见他两柄巨锤扛在肩上,放声怒喝道。 “蒙古敌将一起放马过来,不然本将杀入阵营内,将你们的骨头一个个全部敲碎。” 声如雷霆,传遍天地。 铁木真脸色煞白,错愕不已,两侧诸将皆是倒吸一口冷气,握着兵戈的手掌吱吱作响,却无一人敢擅自上前。 “此将神勇无比,非一将可敌!” “者勒蔑,木华黎,速不台,忽必来听令,一起上前斩杀敌将。” 铁木真一口气派出麾下四大战将,心中坚信以四将的实力,足以将李元霸斩杀于马下。 看着蒙古阵型中四名战将杀出,赵云,李存孝,罗世信三人面露担忧,跃跃欲试想要上前助李元霸一臂之力。 “皇上,元霸以一敌四,恐会不敌,末将这就上前助他!” 李存孝紧勒手中缰绳,毕燕挝发出刺目的寒光,声如洪钟,视线停留在楚帝身上。 “无妨!” “区区四只蒙犬而已,还不足以伤到元霸!” “不要太粗鲁了,你等要是全部出马,铁木真会彻底绝望!” 有时候一刀斩杀的快感,并不及软刀子将你慢慢折磨而死,如果李存孝三将上前,斩杀蒙古四将完全不费吹灰之力,可楚帝就是要让李元霸一人将他们斩杀,这样的冲击力才会让铁木真陷入无尽的恐惧里。 李存孝,赵云,罗世信三人不知楚帝意图,闻声只能继续勒马而立,密切的关注着沙场上情况。 “四打一,城下李将军会不会有危险,皇上到底是如何盘算的?” 城池上,南宫曦看着蒙古四将飞纵战马,执兵戈向李元霸冲杀过去,俏脸上浮现担忧之色,轻灵悦耳的声音响起。 “娘娘,皇上已经带兵返回,蒙古敌兵已经强弩之末,现在皇都下已是困兽之斗,他们挣扎不了多久。” “皇上如此部署自由道理,娘娘不必太过担忧,或许李将军会给我们带来惊喜。” 房玄龄常伴楚帝左右,深知帝王秉性,两军交锋,危险万分,已楚帝的谨慎的性格,他是不可能将麾下战将置身危险中,何况现在楚军已经完全掌握主动权的情况下。

上一篇   第994章 被包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