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问天神君墨问天《求打赏,求推荐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99章 问天神君墨问天《求打赏,求推荐票!》

夜色降临,倦鸟归巢。 风阳城外,火光冲天,四路大军已经开拔向荆州城奔袭而去。 郡守府,议事厅中,楚非梵目光停留在温伯牙的身影上,只见他侧目向一旁的嘉靖看去。 “皇上,臣知道天机先生所说之人!” “嘉靖军师既然知道,那就赶紧告诉寡人到底是何人有此智计,此人要是无法收入寡人的麾下,让他一直留在紫西王府怕是会对我军非常不利。” “禀皇上,正是家师墨问天,战争玄阁玄天奇人榜上排名第四,江湖称其为问天神君。知天下,晓地志,一身修为也是深不可测。” “墨问天?” “嘉爱卿,他既是你的师傅那你到底对他了解多少?” “禀皇上,臣虽为其弟子,但也只是问天神君门下的普通弟子而已,和他也仅有数面之缘。而南宫姑娘却是他的关门弟子,也是他唯一的亲传弟子。” 嘉靖神情惊慌,声音颤抖的说着,温伯牙见其说完起身抱拳:“皇上,问天神君墨问天此人行事作风古怪,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想法。” “战争404年,也就是紫楚初始一年,相传那是墨问天还是六品帝国蔚蓝帝国的国师,其在位三年蔚蓝帝国跻身进入五品帝国之列。” “战争410年,墨问天又出现在七品帝国大禹帝国,当时大禹已经支离破碎,很快就要被其周边的列国吞噬,因为墨问天的出现大禹帝国死灰复燃,将周边列国打败国土扩张数十万里,成为名副其实的六品帝国。” “从哪之后,墨问天便消失在天地之间,知道数年前他才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也就是嘉靖军师拜师学艺的日子,之后不知什么原因此人一直居住在紫西王府中。” “皇上,此人的传闻非常多,其中不乏被世俗百姓夸大,但是此人绝非等闲之辈,单单玄天榜奇人榜排名第四的位置,都不是一般人可以碰触的。” 楚非梵听到温伯牙的话,心中对着墨问天更加的感兴趣了,这样的人那可是绝对可以和姜子牙,鬼谷子这样的奇异之士相比了。 如果真如传闻一样,那接下的征战风云国怕是难上加难了。 一念至此。 楚非梵视线向郭嘉看了过去,只见其眼眸微眯,一副陷入沉思的样子。 “郭爱卿,此事你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听到楚非梵的声音,郭嘉神情先是一惊,接着起身抱拳:“皇上,此人某倒是没有听过他太多的传闻,不过单从撤兵和抓捕南宫姑娘的事情来看,此人倒是有些本事。” “不过,也没有天机先生说的那么离奇,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墨问天要真是有本事他就应向一品二品帝国发展,而不是退而求其次来到风云国藏身于紫西王府之中。” “除非,此人另有别的玄机我们并不知道,不过吾皇不必担心,我大军现在已经出,发怕是过不了午夜荆州城便可攻破,明日便可直取徐州。” “吾皇放心,两国交战贵在兵甲,智者交战重在谋略,吾皇有某和天机先生,再加上嘉靖军师,我们三人加起来还不如他问天神君?” 郭嘉的话让楚非梵心中担忧落下,鬼才郭嘉智谋超绝,难道还怕他问天神君不成:“郭爱卿,温爱卿,嘉靖军师,寡人还是不放心四路大军进攻荆州城。” “寡人准备前往荆州城下和三军将士一起攻城!” 郭嘉,温伯牙,嘉靖三人听到楚非梵的声音,三人身影骤然腾起,声音雄浑有力:“吾皇亲征,必将士气倍增,我等愿意跟随皇上前往荆州城下。” “唰!” 楚非梵身影骤然腾起从上首的位子上走了下来,看了眼跟在地上的小桂子:“小桂子去将马车和寡人的疾风乌骓牵来,待寡人换上铠甲,我们即刻出发追上大军。” ............. 夜幕降临,黑暗的夜色笼罩在天地之间,苍穹上璀璨如砖石般的星辰闪烁,皎月之光散落在大地上。 夜风萧瑟,风阳城通往荆州城的官道上,行军的火把宛若横空的巨龙一样,照耀的大地如白昼般明亮。 楚非梵疾风策马,月光洒落在他的黄金铠甲上,散发出刺眼的寒芒,此时他已经带着众人来到了大军的末尾。 “小桂子,你留下来保护三位爱卿的安全,寡人带着世信去和众位将军汇合。” 话音落。 楚非梵策马扬鞭向大军前方冲去,罗世信手执镔铁枪,脚下一双飞毛腿速度虽不及疾风乌骓踏空奔袭,可速度也丝毫不慢身影飘忽若神。 片刻。 疾风乌骓长嘶一声身影停了下来,大军前端林冲,花木兰,刑天烈,雷武锋四人见楚非梵出现,脸颊上皆是一副震惊之色。 “诸位将军莫要吃惊,今夜寡人要和诸位一起剑指荆州城。” 楚非梵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林冲轻笑一声:“皇上亲征我军士气暴增,个个如才狼虎豹,众将士必将奋勇杀敌,浴血沙场!” “哒哒......” 一阵雷鸣般的马蹄声响起,月色下只见三名身披铁甲的士兵策马而来,三人身影眨眼及至,当他们看到楚非梵时,纵身从马背上跃下。 “禀皇上,前方荆州城只是一座空城,城楼上火把通明犹如白昼,可城中却是人去楼空,毫无一人踪迹!” “哈哈,荆州城守将赵武凌怕是得知我紫楚雄兵前来弃城而逃了吧!” “这老家伙倒是脚底抹油跑的挺快的,本来还以为今晚有一场弑杀,现在看来又是空欢喜一场了!” 潘少安神情戏虐,如刀的眸光直视着前方,身影上萦绕着可怕的战意,声音不甘的说道。 然而。 当楚非梵听到探子的军报,眼眸中腾起疑惑之色,抽出腰间的紫金长剑,声音雄浑有力:“大军停止前行,仁勇校尉马上前往大军末尾将马车中三位爱卿给寡人请过来。” 本来温伯牙,郭嘉,嘉靖三人是要骑马陪大军前行,楚非梵担心三人都是文人出身,夜黑露重,湿气漫天,怕三人身子吃不消这才硬是让三人乘马车而来。 良久。 嘉远策马而来,只见他身后郭嘉三人同样也是策马,向楚非梵身边奔袭而来。 “皇上,发生什么事情了!” “郭爱卿,探子来报荆州城中灯火通明,但是已经人去楼空,寡人怕这其中有诈,会不会是荆州守将给我们设下的空城计。” “空城计?” “皇上,前往荆州城中的斥候何在?”郭嘉神情疑惑,声音急切的问道。 “禀大人,属下就是前往荆州城中的斥候。” 郭嘉闻声视线停留在地面上士兵的身上,声音淡然:“我问你,荆州城中可有杂乱不堪的痕迹?” “回大人话,城中丝毫没有杂乱的痕迹,反正更加的有条不紊,像是刻意的清扫过一样!” “皇上,命令一对大军火速前行穿过荆州城,向徐州城方向追击。城中一定会有伏击,但是人数一定不会太多,一队大军足矣歼灭。” “荆州城是敌军故意设下的空城,故布疑兵,让我们以为前方是他们设下的空城计,好为他们撤退争取时间。其他三军全速绕过荆州城向徐州城方向追击,定可以将敌军截杀在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