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 装无辜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985章 装无辜

氤氲漫天,烟雾袅袅,宛城下,蒙古大军后撤,掀起万丈烟尘,好似狂风怒卷,遮天蔽日。 周瑜心有顾虑,单黎之言虽让他释怀,可心底仍保持着一份猜忌,蒙古敌兵恶如财狼,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如此轻易退兵,实在蹊跷万分。 敌兵来去如风,少时,消失在诸将视线中,看着虚空烟尘弥漫,周瑜侧目示意单黎和蒙烨,三人移步向城池下走去。 蒙古敌兵撤退,宛城之危暂时解除,城内百姓欢欣雀跃,纷纷高呼,赞誉之声不绝于耳。 周瑜三人穿过长街向将军府走去,一个时辰后,城外蒙古敌兵在十里外安营扎寨,铁木真从战车上跳下,拂袖阔步向牙帐走去,众将和丘处机,耶律楚材紧随其后。 “众位将军,两位爱卿落座,仙师说说有何良策可以攻破宛城。” 铁木真声音急促,身影笔直而立,目光注视着丘处机,北寒王城耗时一个月才攻下,宛城要是在久攻不下,铁木真心中担忧楚帝结束北魏战事,挥师前来征讨,到时风云变幻,要想攻下楚国谈何容易。 “皇上,楚国强兵齐聚宛城,城池高耸入云,固若金汤,大军兵强马壮,装备精良,强攻非明智之举。” “我蒙古大军兵行神速,马背上技艺天下无敌,骑兵更是疾如烈火,快如飙风,僵持在宛城下得不偿失,攻入皇都才是我们最终的目的。” “皇上可下令诸位将士,绕过宛城直取皇都虎啸城,皇城有失,宛城守军岂会置之不理,一旦他们出城回援,我军将不费丝毫气力可夺下宛城,全歼楚军士兵。” 丘处机将手中拂尘放在木案上,信誓旦旦说道,牙帐内众将和铁木真纷纷颔首。 “皇上,丘仙师的计策可行,此法乃一举三得,可斩楚军,破宛城,同时加快我军前行速度,实乃良策。” 耶律楚材出言附和,铁木真将面前木案上地志图打开,开始和诸将重新部署行军路线,决定依计而行。 虚空中风云变幻,直到入夜,离去的蒙古敌兵好像完全消失,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样宛城内周瑜三人感到疑惑不解。 “第五阔听令,带上百名斥候出城查探,看看蒙古帝国敌兵究竟在干什么。” “末将遵旨!” “将军,末将对城外地形熟悉,愿随第五将军一起出城查看!” 申屠圣禀拳施礼,周瑜挥手示意两人同去,相比第五阔的莽撞,申屠圣更加细腻,观察入木三分,遇事方寸拿捏自如,让两人一起前往,他不用担心会出乱子。 少时。 城门打开,漆黑的夜色下,第五阔,申屠圣二将带领百余骑冲出城,披星戴月,朝着蒙古敌兵撤走的方向离去。 .......... 广袤无边的草原上,如墨行的夜色笼罩天穹,放眼望去,无边无际。 此时。 一道燃烧的火把长龙从夜空下袭过,远处微弱的灯火忽明忽暗,霍去病长枪直指,下令麾下大军捣毁远处蒙古帝国帐篷。 “独孤将军,接连几日长途奔袭,三军将士都是干粮度日,好几天没有品尝新鲜的羊肉和马奶酒了。” “是啊,天无绝人之路,前方篝火燃烧,这个部落不小,看来这次会收获不少。” 夜幕下。 两人明亮的目光向鹰鸠一样,狡黠而又警惕,高举起手中兵戈,一声令下,纵马狂飙,好似狂风过境,掀起阵阵劲风,快速向远处篝火奇袭过去。 楚军将士在霍去病,独孤伐的带领下,犹如黑暗中的幽灵鬼魅,明晃晃的屠刀释放出摄人心神的杀气。 “杀!” “杀!” 两道震天的杀喊声响起,战马腾空而起,越过半人高的栅栏,箭矢横飞于空,火盆倾倒在地,星火漫天飞扬。 帐篷内,蒙古敌兵梦中惊醒,尚未腾起身影,已经有人冲入大帐中。 “啊!” “啊!” 一道道碎空的尖叫声响起,楚军士兵手起刀落,凡是妄图抵抗者,全部斩杀在地。 楚军毫无征兆降临,让蒙古敌兵猝不及防,看着身旁倒下一道道尸体,领头的首领疯狂挣扎,声嘶力竭的大吼。 “你们是什么人,如此滥杀无辜,长生天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长生天!” “滥杀无辜?” “你们是无辜?” “不要告诉我,你身旁的汉人女子是心甘情愿嫁给你的,强抢百姓妻女,掠过百姓钱财,尔等都是在吾楚边境打草谷的恶人。” “居然敢给本将军装无辜,真是岂有此理,今夜就代表长生天,惩罚尔等穷凶极恶之人。” 霍去病一眼就看出端倪,这些人素日打草谷,杀人如麻,掳掠钱财和女子,实乃罪大恶极。 “将军,一共一千五百人,其中俘虏来的女子二百人。” “将俘虏的女子全部释放,给他们留下钱粮和水,至于其他人全部斩杀。” “另外,传令众士兵将帐篷内所有的食物全部带走,一个时辰后出发赶往蒙古王城,哪里才是蒙古帝国最富裕的地方。” 霍去病视线从众女身上收回,声音雄浑有力说道,脸上浮现起一抹无奈之色。 这些女子弱不禁风,饱受折磨和摧残,虽然留给他们足够钱粮和水,可能不能活着走出草原,只能听天由命。 他们任务在身,不能有所延误,只能帮助她们如此。 翌日。 清晨。 草原上阳光升起,普照大地之上,篝火已经熄灭,腾起袅袅细烟。 霍去病,独孤伐所部早已不见踪影,两百名女子带着楚军留下的钱粮,结伴而行,朝着楚国方向走去。 此刻。 宛城下。 出城查探的第五阔和申屠圣返回,一夜的蹲守监视,直到拂晓时分,蒙古帝国两路敌兵出营离开,申屠圣猜出敌兵意图,这才马不停蹄赶回。 周瑜得知二将返回,匆忙向将军府前厅走去,此时蒙烨和单黎正好到来,三人相遇一起前往前厅中。 “末将见过三位大人!” “第五阔,申屠圣,蒙古敌兵可有异动!” “禀大将军,拂晓时分两支蒙古骑兵离开,人数各在五万之众,他们是从关泉山方向离开,末将猜测敌兵是想越过宛城直击皇都。” “什么,狡诈的蒙古敌兵,难怪他们会放弃进攻宛城,知我皇城方向防御薄弱,所以想出奇兵偷袭,真是其心可诛,阴险毒辣。” 蒙烨神情怒不可遏,愤怒之声响起,侧目向周瑜和单黎看去,一副询问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