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剑指荆州,曦儿出事《求打赏,求推荐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98章 剑指荆州,曦儿出事《求打赏,求推荐票!》

“好!好!好!” 花木兰三招将雷霄击倒在地,再无还手之力,其身影丝毫不敢晃动,不然面前的秋水雁翎刀顷刻间便可刺破他的喉咙。 “木兰,退下吧!” 楚非梵面带笑容轻轻摆了摆手示意花木兰退下,目光停留在雷霄的身影上:“雷霄,木兰一身武力强悍如此,却因身无寸功只能在军中做一名校尉,你现在觉得自己可以在军中胜任什么军职?” 雷霄身影骤然腾起,神情惶恐不已,声音颤抖:“皇上,属下唐突,属下愿意在花校尉麾下做一名普通士兵,如此便于愿足矣!” “好,寡人就先封你为九品执戟长在花校尉麾下,若以后在战场上有所作为,寡人定当另行封赏!” “谢皇上隆恩!” “林将军,潘骑尉和仁勇校尉嘉远,虎豹将军,他们三人怎么没有在军营之中?” “回皇上,他们三人在拂晓时分便出城探查荆州,徐州两城的情况,到现在尚未归来!” 林冲话音刚落,大营外传来一道战马狂嘶之声,楚非梵乍然抬首,见三道身影正向大营中掠来。 “末将潘少安拜见皇上!” “末将嘉远拜见皇上!” “末将雷武锋拜见皇上!” “三位将军辛苦,赶紧平身,三位探查荆州,徐州两城可有收获?” “禀皇上,荆州城现在已经算是一座空城,城中百姓逃走的已经差不多,城中只剩下两万守城军根本不足为患,待我军大军压境随时可破之。” 潘少安抱拳说道,郭嘉和温伯牙两人脸上同时浮现出疑惑之色,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好,时不我待,荆州城只有两万守军,如何能挡我数万大军的鞭挞?” “忠武将军林冲听令,寡人命你带兵两万从右翼向荆州城发起进攻,潘少安,嘉远为先锋协助林将军攻城!” “紫林将军刑天烈听令,寡人命你带兵两万从左翼向荆州城发起进攻,刑风,封玄奕为先锋定要将荆州城拿下!” “虎豹将军雷武锋听令,寡人命你带兵一万从右翼绕过荆州直逼徐州,林狂,苏白为先锋!” “翊麾校尉花木兰听令,寡人命你带兵一万从左翼绕过荆州向徐州进军,温初月,雷霄为先锋!” “众将士听令,此战兵贵神速,你们没有任何粮草辎重,轻装上阵,剑指荆州,徐州两城!” “现在全军休息,明日五更天开始大军开拔!” “等等!” 郭嘉的声音突然想起,楚非梵侧目看了眼,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先生,有何异议?” “皇上,荆州城中守军至少有三到四万之众,为何现在城中百姓却说只有两万守军,这其中怕是另有玄机!” “先生的意思是荆州城中还暗藏两万守军,他们故意势弱就是向让寡人放松警惕?” “皇上,臣以为荆州守将怕是要放弃荆州城,将大军全部撤往武陵郡,荆州和徐州两城攻击守军八万之众,武陵城中紫西王府至少有守军五万人。” “这三军汇合一处数量都高大十多万,再加上风云国派来的军队到时至少有二十万大军,我紫楚原有的优势怕是瞬间将不复存在。我军虽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两座城池,可是面对风云二十万的大军,怕是荆州和徐州两城也坚守不了多久。” 郭嘉一句话可谓是一语激起千层浪,整个大营中的数万大军全部窃窃私语着,潘少安,嘉远,雷武锋三人更是神情凝重,疑惑不解。 楚非梵听到郭嘉的声音,心中暗惊,如果真如郭嘉所言,那么风云国大军中绝对有一位智谋奇高之人,自己命全军休整刚好让其有了撤军离开的机会。 “那以先生之见,寡人现在定当如何?” “命我大军即刻出发,四路兵马全部前往剑指荆州城,一道荆州城破,大军一路随逃走的风云国士兵直逼徐州城!” “虽说穷寇莫追,但此战只有紧紧咬着敌军的尾巴,我军才可重创荆州,徐州两城大军,让他们无法和武陵郡中的大军汇合。如此一来就算风云国帝都大军前来,加上紫西王府的五万大军,我军和他们的悬殊也不会太大,还有决一死战的机会!” “好,寡人就依先生之言,四路大军即刻向荆州城出发!” 林冲,邢天烈,雷武锋,花木兰四人领命后便开始快速准备,整个大营中众将士忙的如火如荼,楚非梵神情凝重带着温伯牙和郭嘉策马向郡守府中奔袭而去。 ............ 郡守府外。 楚非梵远处就看到嘉靖和小桂子还有罗世信三人,却未曾见到他朝思暮想的南宫曦,一股不祥的预感瞬间袭上,他疾风策马快速向三人奔袭过去。 “嘉靖军师,小桂子,世信发生何事了,你们三人在这里窃窃私语的!” 楚非梵突兀的声音响起,三人身影一惊身影快速跪地,神情惊慌不已,脸色苍白如纸。 “小桂子,你说!” 楚非梵身影从马背上跃下,疾步来到三人面前,声音急切的问道。 “禀皇上,奴才带着罗护卫前往常林县一路沿途并没有发现南宫姑娘的踪迹,随后我们赶往常林县多方打听才知道,常林失火那天晚上,在常林县外十里处有六人被紫西王府的人带走了。” “六人?” 楚非梵知道别带走的定是南宫曦和龙一他们,紫西王府的军队是南宫灿一直在掌管,他既然将南宫曦和龙一等人全部抓获为何这么久都没有来找自己,难道这其中还有别的隐情? “行了,你们三个先起来回府中再说。” 楚非梵神情黯然,眼眸中闪烁着担忧之色,声音淡然的说道。 郡守府,议事厅里,上首的位置上楚非梵身影笔直如剑端坐,目光停留在众人的身影上。 “温爱卿,郭爱卿,从南宫姑娘他们被抓到荆州城撤军,寡人怎么总感觉好像有人在背后操纵着一切?” “皇上的预感没有错,荆州城守将赵武凌只是一介武夫,他怎么可能会有如此智计,南宫姑娘前往常林县之事只有寥寥数人可以知道,那为何她们会在纵火烧毁敌军粮草之后被抓,一定是有人猜中了皇上的机会,所以才会在半路设伏将他们全部抓获。” “皇上,能有如此智计之人在紫林王府中,怕是只有..........!” “先生所说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