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木兰显威《求打赏,求推荐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97章 木兰显威《求打赏,求推荐票!》

风阳城,西城,军营中,一阵微风袭过,地面上尘埃飞扬而起飘散在空气中,然丝毫没有影响众士兵训练的热情。 楚非梵阔步向前走去,身影上衣袂轻飘而起,来到众将士比斗切磋的地方,围在外围的士兵感受到背后有人,纷纷侧目向后看去。 “皇........” 楚非梵微微摆了摆手示意众人不要声张,身影顺着众士兵让开的通道向前走去,视线停留在人群中正在酣战的两人身上。 两人光着膀子,粗壮的手臂上古铜色的肌肉高隆而起,暗藏着强横的爆发力,手臂交叉在一起互相撕扯着。 “摔跤?” “这两人根基扎实,体型孔武有力,两人修为应该在伯仲之间!” 言毕。 四周的呐喊声戛然而止,两名壮汉豪爽的笑声响起,彼此紧握的拳头轻轻碰撞了下,便相继散开向武器架前走去。 “皇上,兵将强悍如斯,皇上为何止兵于此,眼下士气旺盛,彼竭我盈,正是吾皇直取荆州,徐州两城最好的时机!” “郭先生,连日征战士兵疲累,寡人只是想让众将士稍作休息下!” “皇上,兵贵神速,常林县大火,风云国两城将士已经惶惶不可终日,吾皇挥兵直取,如探囊取物!” 楚非梵听到郭嘉的话,神情一凝,转身看了眼另一侧的温伯牙:“温先生,何意?” “皇上,天降祥物,庇佑我紫楚昌盛,郭先生智计不再臣之下!” “兵贵神速,一语道破眼下我紫楚大军的优势,风云国近来定有大动作,我紫楚军威大胜,加上常林县粮草的丢失,风云国大军短时间不会抵达荆州,徐州两城。” “风云国定会将大军全部安放在武陵城,和我军一决雌雄!” 闻言。 楚非梵乍然抬首,遥看苍穹之巅,此时已经接近黄昏时分,昏暗的暮色笼罩在虚空之上,西边天际出红一片宛若将大半的风阳城吞噬一样。 “邢将军,林将军,集结大军!” 刑天烈,林冲听到楚非梵的声音,两人疾步向前来到校场的高台上,林冲雄浑有力的声音响彻在虚空下,传遍校场的每一个角落。 “擂鼓,命令全军火速集结!” “轰!” “轰!” 震天的擂鼓声响起,校场上数万大军快速列队,有条不紊站立在高台之下,身影上的寒铁战家寒光粼粼,手中长矛笔直如标枪一样。 高天上,刑天烈,林冲见众将士集结完毕,视线向人群中楚非梵看去,只见他身影笔直如剑的身影站立在人群中,仿佛像座铁塔一样矗立不动,脸上表情不怒自威。 众将士纷纷侧目,视线汇聚在楚非梵的身影上,眼眸中腾起浓郁的敬畏之色。 楚非梵脚步沉稳,走路虎虎生风,地面上泛起一股股尘土,花木兰,郭嘉,温伯牙,温初月四人紧随其后阔步向高台上走去。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将士手执长矛跪地,震撼天地的巨响声传遍云霄之上,楚非梵双臂张开,抬手示意众将士起身。 “众将士都是紫楚的佼佼者,是紫楚的荣光,是紫楚的倚仗。在寡人的军中所有人都是紫楚的子民,寡人都会一视同仁。” “数场战役下来我军势如破竹,攻城拔寨连夺风云国两城,洗刷数十年来紫楚一直被欺辱的耻辱。现在风云大军败退,荆州,徐州两城和我们唇齿之间,寡人欲挥兵取之,众将士愿不愿意随寡人一起前往?” “我等愿意!” “我等愿意!” 楚非梵抬手示意,狂吼之声停止,只见一名壮汉从人群中走去,男子浓眉大眼,双目炯炯有神,脸部轮廓棱角分明,英气逼人。 高台上,众人见壮汉走出来,脸颊上纷纷腾起疑惑之色,眸光狐疑的打量着男子。 “属下雷霄,拜见皇上!” “雷霄?” “你有何事?” “皇上,属下想毛遂自荐,为自己在军队中谋取个一官半职!”雷霄响亮的声音响起,神情坚定不已。 “嗯!” “好啊,不知你想要一个什么军职?” 楚非梵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雷霄,心中到时对他多了一份好看,看在三军面前自荐怕也是有些能耐的。 “皇上,雷霄为风云国俘虏中实力最强之人,在大军中除了数十位将领可以和他一较高下其他人皆不是他的对手!” 林冲上前在楚非梵身后低语,只见雷霄指着高台上的花木兰:“皇上,她是什么军职,属下同等便可!” “木兰,初到紫楚大军虽寸功未立,但寡人想封她为八品翊麾校尉,你有何功劳?” “属下现在身无寸功,但属下自信可以将她击败,一个弱女子都可以成为八品校尉,某为何不行?” “将花木兰击败吗?” 雷霄的修为楚非梵一目了然,只有武者中品之境,和花木兰武士下品可是相差太远,楚非梵侧目看了眼身后的花木兰:“木兰,怕是你要展现下你的实力了,不然怕是众将士都不会服你!” “属下遵命!” “唰!” 花木兰手执雁翎枪,腰间挎着秋水雁翎刀,身影凌空腾起向高台下掠去,手中长枪直指雷霄。 “你想将我击败,一侧的武器随便你挑选,能在我手下走过三招就算你胜出!” “好狂妄的女子,某今天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雷霄声音愤怒,转身奔向一旁的武器架,抄起一把半月大刀就像花木兰攻击过去。 “唰!” 雷霄手中大刀横空斩落而下,一道银白色的刀芒掠过,花木兰神情淡然如水丝毫没有一丝情绪波动,一脚踢在手中的雁翎枪上,飞身起来身影旋转在虚空之中。 刀芒从她的身影旁掠过,斩杀在地面上,一道醒目的刀痕出现,虚空中尘埃悬浮,花木兰手中的雁翎枪弯弓如簧,裂空掠出撞击在雷霄的后背之上。 “砰!” 一道巨响声传来,雷霄的身影快速向前掠去,手中的大刀抵在地面上强行稳住身影,眼眸中愤怒的火焰腾起,转身手中的大刀再次向花木兰袭去。 然。 就在他刚刚转身的瞬间身后传来一阵劲风,花木兰手扶雁翎枪身影轻灵如燕,双脚快速向雷霄的胸口袭去。 “砰!” 巨大的攻击力撞击在雷霄的胸口,他的身影倒飞出去跌落在地面之上,花木兰身影凌空落下抽出腰间的雁翎刀抵在他的面前。 “你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