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8章 乱战,先斩一人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958章 乱战,先斩一人

曹军左翼,陆文龙,高宠,颜良,文丑四将带领大军,如恶虎出闸,气势滔天。右翼关羽,马超,黄忠,张飞四将,声如巨雷,毁天灭地,宛若利剑出鞘,见血封喉。 刚刚和北魏右翼士兵短兵相接,关羽,张飞二将已大刀阔斧,斩杀数十名敌兵,马超,黄忠更是纵马穿刺而去,要将北魏百万雄师撕出一道口子。 北魏敌兵混乱不已,无强将阻击,普通士兵根本无法阻挡八人的袭杀,即便是元丰悍卒亦是如此,皆无一合之敌。 楚帝兴奋的目光收回,环顾四周,提长戟纵马,左右逢源,纵横穿刺,完全如入无人之境。 狂飙的鲜血染红戟锋,楚帝杀意迸发,将目标锁定在敌方战将身上,见秦琼和沙摩柯交战在一起,冷笑一声,纵马向前冲去。 “先斩了你,减弱北魏敌兵实力,其他人都要死,你先去为他们探路。” 楚帝心中暗语,几息之间已经来到沙摩柯身旁,他正在和秦琼交锋,忽见一道寒光袭来,星光火石,丝毫没有躲避的机会。 “噗!” 长戟横空袭过,狂飙鲜血如喷泉一样,沙摩柯已身首异处,飞溅血渍喷洒在秦琼脸颊上,楚帝冲他轻轻颔首,两人再次纵马向前击杀过去。 一击必杀,沙摩柯在毫无征兆下被斩于马下,四周敌兵大惊失色,肝胆欲裂,脚下步伐凌乱,无一人敢向楚帝靠近。 就在此时。 李存孝滴血的毕燕挝负于背后,狂奔向前冲杀而来,脸上神色怒不可遏,寒芒停留在楚帝身上。 楚帝感受到一侧传来冰冷如刃的目光,侧目瞥了眼,发现李存孝袭杀而来。 “回来的还挺快,这么着急受死?” 斩杀沙摩柯,他心中杀气四溢,李存孝这个时间返回,当真是自寻死路。 “子龙,元霸,冉闵,奉先,岳飞,全力斩杀敌兵将领,消灭他们最强实力,看曹操那什么和朕一较高下。” 沙场上,百将争锋,他们皆是名流千古的悍将,孰强孰弱,一时半会到真难分出胜负。 不过。 杨林,定彦平二将眼下以彻底占据上风,张辽,乐进在两人的攻击下捉襟见肘,节节败退。 张辽,乐进不管是修为还是武艺,皆在杨林,定彦平之下,他们能坚持这么长时间不败,已经非常难得。 “定兄,陛下对我们不薄,进入楚军半月之久,尚且寸功未立,今这两名敌将首级,算是你们送给陛下的第一份贺礼。” “杨兄言之有理,某也正有此意!” 两人谈笑风生之间,就给张辽,乐进二将判了死期,两人皆是叱咤沙场多年,何曾受此侮辱,闻声愤怒不已,纷纷回马向曹军阵形狂奔而去。 “想逃?” “煮熟的鸭子,岂容你飞了!” 杨林,定彦平同时催马狂追而去,张辽,乐进虽心中怒火沸腾,可他们自知不是对手,眼下只能保全性命,待以后修为精进,再报今日之耻。 可看样子杨林,定彦平丝毫不给他们机会,狂奔的战马快速拦下张辽,乐进的退路。 “想走可以,留下首级!” 冷冽的厉喝声响起,杨林两柄囚龙棒二合为一,凌空旋转,紧勒缰绳向两人冲杀上去。 定彦平不甘落后,寒枪如星,凌厉诡异,招招夺命,如地狱索命阎罗的镰刀。 半柱香不到,张辽,乐进已被斩于马下,身首异处,血流不止,楚帝和李存孝鏖战在一起,耳畔不断传来系统提示音,兴奋之色溢于言表,手中战戟愈发刚猛。 曹操登上战车顶层,神情凝重不已,环顾四周,发现张辽,乐进不见踪迹,一股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 “浑战,朕命你上前和飞虎将军一起将楚帝斩杀,如果顺利完成任务,朕赏黄金十万两,美女千人,奴仆百人,城池三座。” 浑战闻声,喜出望外,这么丰厚的赏赐,当真让人欲罢不能,紧握手中长戟,禀拳施礼,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 “曹公放心,定斩楚帝首级!” 浑战被称之为“霸王”,他能征善战,战场上豪气盖世,叱吒风云。曾以寡击众,全歼敌兵主力,可谓是百战百胜。 为战争学院征战八年,身经七十余战,从未败北,他和白起有共同爱好,所过之处皆爱屠城。 白起屠城只杀敌国兵将,而浑战从来都是遇魔杀魔,遇佛杀佛,就连手无寸铁的百姓都不放过,所过之处,血流漂杵,尸体堆积如山。 曹操的封赏太过诱人,浑战征战这么多年,敛财无数,可他却同样是挥金如土,所有钱财在他手中都不会停留太久,因为对于他而言,钱财到来太过简单。 只要攻陷一座城池,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 浑战提戟纵马直逼楚帝而去,此时对他而言,楚帝就是十万两金子,婀娜多姿的美女。 曹操见浑战杀向楚帝,冷笑一声,喃喃自语道:“两名一流战将斩杀,朕看你如何避之,楚帝陨落,一切尘埃落定!” “轰隆!” “轰隆!” 滚滚马蹄声传来,曹操循声看去,一支骑兵冲杀而来,为首将领身披白色银甲,马背上悬着一柄银戟戟,双腿拍马而来,手握鞠躬,拈弓搭箭,飞矢直指在曹操身上。 “咻!” “咻!” “咻!” 三道飞矢碎空而去,曹操眼眸中隐射出飞箭之影,身影凌空飘落而下。 “贾诩,来者何人,可是楚帝麾下战将?” 曹操反应灵敏,反应奇快,轻松躲过三道飞箭袭杀,身影飘落而下,出言追问道。 贾诩微眯眼眸,神情凝重,脑海中思绪飞转,快速寻找关于来人的信息。 少顷。 贾诩出言回答:“回陛下,此人乃楚帝麾下猛将薛仁贵,手握震天弓,一杆方天画戟所向披靡,楚地悍将之一。” “又是一员虎将,到底有完没完?” 曹操怒喝一声,站直身形向薛仁贵看去,瞳眸大睁,阴桀的脸颊上浮现出大惊之色。 “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