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6章 进攻雕龙关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936章 进攻雕龙关

时春末时节,凉风透骨,正午将近,阳光遍野,一阵马蹄声震地而来。 楚军大营中。 诸将正在和楚帝商榷攻下雕龙关后,大军如何行军之事,忽闻马蹄声而至,众人视线纷纷向大帐外看去。 只见一名士兵行色匆忙而来,楚帝一眼认出来人是赵云麾下白马义从士兵,面露疑惑,心中暗想:“莫不是子龙,典韦二将攻打雕龙关遇阻?” 思考间。 士兵已经进入大帐中,跪地禀拳,道:“禀皇上,北魏援军到来,关隘下一名敌将和典韦将军平分秋色。” “赵将军,担心敌军有阴谋,特让属下前来禀报!” “北魏援军来了!” “我军助江都,东吴从西南两线向北魏发起进攻,曹操应该早已应接不暇,怎么还会有援军前来雕龙关。” “诸将清点兵马,随朕一起前往雕龙关,进入必须攻破此关!” “敢阻我军前行者,遇魔屠魔,遇佛杀佛!” 楚帝腾起身影,紧握腰间泰阿,双眸犹如烈火,好似要将北魏敌兵全部焚为灰烬。 良久。 楚帝带领众将抵达雕龙关下,刚刚催马来到赵云身旁,一阵阵震天的碰撞声就碎空传来,楚帝凝神向前看去,视线停留在石达开身上。 “此人可以和典韦激战这么长时间而毫无败迹,当属一名虎将,让朕看看他到底是何人!” 楚帝喃喃自语,微眯细长的眼眸,心神一动,系统开始扫描石达开的信息。 “滴,系统已经实时传送信息进入宿主脑海,请随时查看!” “翼王,石达开!” “没想到还是个民族英雄,可为什么来到战争大陆却要加入战争学院。” “和朕为敌,不管你是不是民族英雄,都要死!” 楚帝心中暗语着,眸光并未收回,而是朝着关隘上看去,紧接着脑海中收到袁崇焕,冯异,灌婴,苏三娘四人的信息相继传入楚帝脑海中,他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曹阿瞒,你以为得到战争学院的支持,就可以横扫五品天下?” “朕这次就要将你彻底击败,打的你对自己失去信心!” “子龙,鸣金通知典韦撤回,奉先,元霸,苏烈听令,投石机推进,好好招呼北魏敌兵。” 本战争学院的突然加入彻底激怒楚帝,他决定快速攻下雕龙关,向神都洛阳挥军。 并且心中定计,攻下北魏帝国,正式向战争学院宣战,他很想知道到底何人操纵战争学院处处和他为敌。 战鼓四起,正在殊死搏斗的典韦不慌不忙,看看阔剑来到切近,单臂叫力,左手铁戟往上一挑,双腿拍马向楚军方向袭来。 “不好!” “楚国大军前来,这是要向雕龙关发起总攻了!” 许褚,张辽二将率先反应,眸光注视着楚军阵型中开始移动的投石机,急促的声音响起。 “楚军拥有如此强悍的攻城器械,如果让他们发起攻击,这雕龙关怕是无法承受。” “何不在楚军根基未稳时冲杀出去,彻底将他们的阵型击垮,一举将他们消灭在雕龙关下。” 袁崇焕坚定之声响起,许褚,张辽二将纷纷颔首,表示赞同,两人早就想和楚军正面对决一次,怎奈麾下兵力薄弱,现在贾诩带大军来援,加上十位将领,正好同楚军在雕龙关下一决雌雄。 贾诩沉思片刻,道:“诸位将军,此战关系重大,如果败了,进入神都洛阳的大门,将彻底向楚军敞开。” “袁将军先带人下去准备,某有两句话要嘱托二位将军。” 闻声。 袁崇焕带着战争学院众将向关隘下走去,许诸不知贾诩何意,开口道:“贾大人这是作甚,如此不是让战争学院将领和我军心生芥蒂?” “无妨!” “这要这场战役可以获胜,芥蒂自会消除!” 贾诩不以为然,衣袖中探出四枚玉瓶,抬手递到许褚,张辽面前。 “这四枚玉瓶中共有四千颗丹药,皇上旨意,要是和楚军决战,将丹药给众位士兵服下,我军定会大胜。” 许褚,张辽二将接过丹药,不禁想到曹操赐予他们提升实力的丹药,想必这玉瓶中的丹药也具有如此奇效。 念及于此。 二人紧握玉瓶疾步向关隘下走去,轰隆声不断响起,雕龙关上空萦绕着凌厉的肃杀之气,当真是千山鸟飞绝,百兽归于林。 楚军不断向雕龙关逼近,投石机发出剧烈的声响,冲杀声,马蹄声更是震撼苍穹。 可自石达开进入关隘后,大门紧闭,关内却丝毫没有任何动静,一片寂静。 良久。 投石机下楚军士兵已经开始装置火药包,狼烟滚滚,烟气弥漫虚空,突然间,雕龙关门敞开,北魏士兵在诸将的带领下,好似决堤之洪,猛虎出闸,声势浩大而来。 北魏士兵杀喊声如兽吼,四周山脉好似要土崩瓦解,烟尘滚滚,浓烟吞噬天穹。 “杀!” “杀!” “杀!” 北魏大军在许褚,张辽,袁崇焕,石达开,苏三娘,冯异,灌婴的带领下飞奔,见状,楚帝微眯眼眸,侧目看了眼身旁诸将,道:“莫急,下令投石机攻之!” “攻!” “攻!” 楚军阵前投石机横空释放而出,火药包飞出,天地间剧烈的爆炸声不断响起,震天动地,遍地开花。 “轰隆!” “轰隆!” 狼烟飞起,声如雷霆,浓郁的烟雾将北魏大军笼罩,可前行的马蹄声依旧没有听下来。 少顷。 许褚,张辽,石达开,袁崇焕,灌婴等人纵马狂奔,已经从浓烟中冲杀出来,寒光袭空,兵器释放的锋芒掠动,好似一道道雷电之力。 “诸将迎战,击杀!” 楚帝声如洪钟,手中长戟掠出,挥舞战戟,奔向前方北魏军阵,背后吕布,李元霸,庞德,楚崖,苏烈,典韦身上腾起狂战杀气,没有丝毫无惧,提缰纵马,挥舞手中兵戈。 霎时间。 两军迎面向彼此冲杀而去,箭密如雨,兵戈破天,前行的两军将领各自选择目标,挥动兵器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