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3章 强敌出现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913章 强敌出现

养心殿外。 宫殿灯火通明,殿宇照耀的金碧辉煌,两位内侍见楚帝到来,纷纷躬身施礼,殿门推开,楚帝进入其中。 除夕夜宴。 楚帝饮酒颇多,略显微醺,进入内殿后他端坐在木案前,抬手抚摸着太阳穴,脸上布满疲惫之色。 少顷。 殿外传来一阵声响,紧接着推门声响起,楚帝起身移步,只见韩芷韵莲步轻启而来,披风拖地逶迤,青丝飘扬灵动,火光映照之下,容色晶莹如玉,如新月生晕,如花树堆雪,环姿艳逸、娇柔婉转之际,美艳不可方物。 “臣妾拜见皇上!” 韩芷韵欠身见礼,双颊晕红,声如天籁,悦耳动听,楚帝起身上前将她扶起,牵着玉手向内殿走去。 “皇上,远去扶桑走了些时日,臣妾日夜担心,今皇上返回臣妾想着今晚来看看皇上。” 楚帝再木榻前坐下,借着灯光,他忽然发现今夜的韩芷韵愈发的俊美,楚楚动人,不仅心中一阵激荡,抬手将她揽入怀中。 美人在怀,气如馨兰。 “朕离开这段时间芷韵有没有想朕?” 楚帝开口问答,韩芷韵轻轻颔首,玉颈愈发的红晕,一副小女人姿态,含羞的样子,让人心猿意马。 “皇上,辛苦一年,今夜臣妾好好伺候陛下!” 俗语说得好:久别胜新婚。 韩芷韵与楚帝分别近数月之久,此刻相见,二人心中的兴奋,激动全都洋溢在眼神和笑容里。 楚帝怀抱其韩芷韵疾步向内殿那张宽阔暄软的大床走去,很快便成了他们二人极乐狂欢的天地。 正在两人恩爱甜蜜的时刻,殿外再次传来声响,内侍禀报,妃灵儿再殿外等候。 闻声。 楚帝身影腾起,看了眼木榻上和韩芷韵媚眼如丝,静静地享受被一寸一寸蚕食的幸福的样子,他面露为难之色,起身理了理衣衫,移步向外面走去。 “咯吱!” 一道推门声响起,妃灵儿的倩影出现在楚帝视线里,只见她进入养心殿后,就开始像剥洋葱一样,披风,衣裙,一件件像折翼的天使落在地面上。 妃灵儿身上香气和酒气掺杂一起,看样子显然是贪杯,有些微醉,满面红光里透着三分醉意。 “皇上,臣妾今夜留在御书房里陪伴皇上,可好?” 妃灵儿娇嗲的声音响起,摇摇晃晃的来到楚帝面前,玉臂抬起,勾在楚帝脖子上,吐气如兰,红唇轻启诱惑。 柔软的身体贴在楚帝身上,他刚刚压制下去的火焰,再次袭遍全身,回头看了眼轻纱后面的韩芷韵,心中暗想道:“今夜看来复杂了,简直不要太幸福!” 楚帝心里邪恶了,两女同时来到养心殿这让他有些意外,但事已至此他只能委屈下自己。 “哈哈!” 楚帝坏笑一声,抱着妃灵儿向内殿,“原来韩姐姐在这里,难怪皇上将灵儿忘记到九霄云外。” 妃灵儿搂着楚帝,略带幽怨的声音响起,如蝉翼般的睫毛轻颤,俏脸上噙着妩媚的笑意。 两女见面,虽同为楚帝的女人,但难免有些尴尬,脸上不自觉的更加艳红。 “行了,既然两位爱妃都来了,那今夜就一起留下!” 楚帝宽宏地一笑,再次开口:“两位爱妃体贴入微,今夜朕高兴!” 说话间,楚帝风急的向前走去,抬手将妃灵儿放下,须臾,养心殿内澎湃汹涌的声音此起彼伏而起。 清晨,两女一觉醒来,只见窗户上铺满了清晨的光亮,她们慌忙起床穿衣,对着铜镜匆匆地梳妆,脸颊上昨夜的红晕已经消退,心潮也归于平静,只剩下浑身的骨节隐隐酸痛,还有的就是心底的浓郁的幸福。 两女想起昨夜晚的那一幕,简直不敢相信她们会一起侍奉皇上。 “姐姐,今日是大年初一,百官临朝贺岁,皇上怕是早已前往金殿。” “是啊,皇上日理万机,以后怕是陪我们的时间会越来越少。” 韩芷韵声音里充满了忧伤,她本是江湖儿女,向往的是快意恩仇,结伴一起,长相厮守,可现在选择了楚帝进入宫墙,聚少离多。 两女一阵忧愁之后,起身离开养心殿,按照惯例今日她们要前往凝香宫向南宫曦行礼,所以她们结伴朝着凝香宫走去。 楚宫里百官朝贺,热闹非凡,整个楚国大地都洋溢着新年的喜悦。 而此时。 扶桑岛屿上北魏帝国的大军已经开始分散,六路大军分不同路线向各城池逼近。 直到正午时分。 曹仁率领虎豹骑率先抵达小山城,四万大军突如其来,小山城楚将只是周瑜麾下一名副将而已,此时他尚在府邸中邀请众校尉。 “轰隆!” “轰隆!” 一道道擂鼓鸣金声传来,好似平地惊雷,震撼天地。 闻声。 诸将纷纷放下手中酒杯,抬首向城门口方向眺望过去。 “扶桑被灭,眼下正直年关,此刻擂鼓声响起,真是蹊跷啊!” “诸将马上随我一起前往城门口,看看到底发生何事。” 金言奉命镇守小山城,虽然此城只是北海东部最小的城池,但也是东部的门户,他决不能让城池有丝毫的差池。 “哒哒哒~” “哒哒哒~” 长街上隆隆马蹄声传来,金言带着诸校尉形色冲忙的走出府邸,只见一名士兵纵身跃下马背,神色慌乱,声音颤抖道。 “将军,城外,城外~~~~出现数万大军,来路不明,看旗帜并非扶桑帝国残逃之兵。” “事不宜迟,马上前往城门口,决不能让城外敌兵攻入城内,否则我们还有何颜面去见周将军。” 金言纵声历喝,大步向前,纵身跃上马背,紧勒缰绳,快速朝着城门口飞奔过去。 嘶风纵马,兵戈纵横,此时城外曹仁带领四大军已经开始攻城。 敌兵声势浩大,惊天动地,似决堤之洪,下山猛兽。 楚军久经沙场,如此场面,并非第一次见到,霎时间他们组织起防御,身上行伍气息释放而出,张弓搭箭,飞矢如蝗。 “咻!” “咻!” “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