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1章 斗转星移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911章 斗转星移

寒风笼夜,呼啸而过,府中枯树沙沙作响,假山下池水冰封,明晃晃的冰锥好似利刃。 而此时房间中却是热火朝天,两人举止亲昵,楚帝感受到脸上传来的香气和温热,心里震惊不已,师映璇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本以为师映璇为了解毒,甘愿放下高贵的姿态,让他为所欲为,可没想到她还是如此的霸道,主动出击,毫不畏惧。 楚帝身为一国之君,万金之尊,他岂会让师映璇占据上风,那他的威仪,威权何在? “敢强推朕,今夜就让你知道..........” 楚帝雄厚的声音响起,抬首将爬在身上的师映璇抱起,轻纱幔飘飞,两人向内室走去,怀中的师映璇突然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痛苦的俏脸上浮现一抹慌乱之色。 “引火自焚,羊入虎口,他可是楚国君主,我们二人注定不会有交集。” 师映璇内心不停的呐喊,眼下她又害怕,又矛盾,体内的毒素让她痛苦不堪,复杂的情绪瞬间占据她的心房。 可这一切楚帝并不知晓,见师映璇的行动停止,可他心中的火焰被点燃,熊熊烈焰,让他不能控制。 一夜春风,冲击的涛声回荡在夜空中,晨曦之光进入房内,师映璇转醒,侧目向一旁看去,发现楚帝的踪迹早已消失。 师映璇尝试了新鲜幸福的体验,品尝了从未有过的欢快苏畅,浑身上下每条血脉,关节都在欢快舒服中,每每云散雨过之后,她都感觉酐畅淋漓,松软成一团。 可现在她却苦笑自嘲,环顾四周,发现体内生死符之毒,已经全部清除,起身忍着剧痛移动,轻纱遮盖,衣衫穿戴整齐后,悄无声息的向房间外走去。 经过前厅时,她眸光从木案上瞥过,发现一封信笺静躺在木案上,莲步轻启上前。 看着桌面上信笺居然是楚帝留给她的,师映璇心里虽然对楚帝又恨,但他毕竟是唯一拥有过自己的人,玉手微抬,将面前信笺打开。 原来楚帝已经离开永江城,他将师映璇身上的生死符解除,还她自由之身,并在信中写到如果愿意,师映璇可以前往皇都找他。 师映璇看着手中书信,水眸闪耀掠动,俏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抬手间书信烟消云散,化成碎末好似飘雪柳絮一样,翩翩起舞在房间内。 她没有丝毫停留,推门走出房间,倩影飘飞而起,几纵之下消失在天穹之下。 师映璇早在三天前就接到魔族圣令,让她赶回北魏帝国,如果不是生死符发作,她不会耽误至今。 ........... 三天后。 楚帝带领数千兵马返回皇都,时隔数月,此时他恍如隔世,看着巍峨高耸的城池,络绎不绝的行人,热闹非凡的景象,让他感到异常的平静。 马上临近除夕,城中愈发的热闹,严冬的寒冷,示好不影响百姓迎接春节的热情。 这一年楚国百姓五谷丰登,生活安稳,没有战火的摧残,硝烟的洗礼,他们完全沉浸在平静的生活里,这已是多少年不曾有过的事情,百姓曾经的梦想没想到,楚帝不小心帮他们实现了。 “进城!” 声如洪钟,浩瀚缥缈,楚帝紧勒手中缰绳,双腿拍马,快速向虎啸城里奔袭过去。 城中百姓忽闻隆隆马蹄声,见两列士兵疾行上前将长街封锁,纷纷眺望,好奇的目光向城门口看去。 战马快似飙风,一闪即逝,诸将身铠甲,威风凛凛,天子大帝霸绝天下的气势,战将高手,征战疆场,血染江山的傲然不屈的气魄,长街上百姓深深陷入震撼之中。 “强兵如此,何愁天下不能一统?” “疾如风,烈如火,黑甲遮身,英雄本色,他们都是吾楚的骄傲!” 百姓议论纷纷,楚帝带领大军绝尘而去,快速消失在长街尽头。 楚帝返回皇都的消息不胫而走,好似惊雷的速度传遍了整座虎啸城。 楚帝刚刚返回皇宫,稍微来得及前往凝香宫看望南宫曦和楚尘,中书令几位大人已经来到御书房外。 房玄龄,刘伯温,张良,狄仁杰,郭嘉五人站在御书房外等候,小桂子传来消息让他们入殿等候,楚帝风尘仆仆而过,正在沐浴更衣,稍后回来见他们。 良久。 楚帝来到御书房中,众卿见礼,接下来将数月中楚国发生的事情全部向楚帝禀报。 一来二去,直到傍晚时分,楚帝才将大小事宜全部解决,算算时间距离除夕只剩下两天时间。 “众卿数月来辛苦,两日后除夕之夜,朕决定普天同庆,在群英殿内设宴,百官莅临,一起庆祝。” 众人领命离开御书房,楚帝下令小桂子让他告诉内廷司,御膳房,现在就开始准备两日后的除夕夜宴。 斗转星移,时间飞逝,转眼又是一年,楚帝不仅感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来到战争大陆三个年头。 轻轻长吁一声,起身离开御书房,朝着凝香宫走去,此番离开数月之久也不知现在楚尘如何。 此时。 凝香宫中,众女得知楚帝回宫,眼下全部齐聚在此,都在等待楚帝的到来。 进入凝香宫,众女欠身施礼,楚帝示意她们起身后,众人同时上前,直接将他包围起来,热情如火,嘘寒问暖。 看着面前众女俏脸上噙着担忧之色,楚帝淡然轻笑,开始给她们讲述扶桑帝国征战之事,并且许诺樱花盛开之时,他将带领众女前往观之。 好不容易才将众女摆脱,楚帝起身前往内殿,此时南宫曦正在照顾楚尘,见楚帝进来抬首冲他嫣然一笑。 “相公回来了!” “回来了,这段时间曦儿受累了!” 楚帝上前将南宫曦揽入怀中,美人入怀,一股心安之感袭来,好像飘飞的尘埃终于落地,是踏实的感觉,亦是一种家的温暖。 “皇上万里迢迢归来,鞍马劳顿,臣妾这就派人准备沐浴之物,今夜伺候皇上沐浴就寝。” 南宫曦轻柔的声音响起,玉颈上不仅浮现出一抹红晕,灯光下整个人好似一朵含苞待放的鲜花。 楚帝岂会不知她的良苦用心,轻轻在她额头轻吻一下,道:“曦儿不用操心这些琐碎的小事,今夜朕就留在凝香宫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