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5章 不为奴,下地狱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905章 不为奴,下地狱

冷冽的寒风呼啸,几欲要将殿门和窗户冲开,殿内灯火通明,气氛异常紧张。 火炉里的炭火闪烁着微弱的火苗,忽闪着时而吞吐火蛇,时而像是要熄灭一样。 凤仪宫内。 川岛惠子玉颈微低,俏脸含煞,紧握的玉手发白,骨节吱吱作响,她已知晓楚帝的身份,心中满是怒火。 要不是楚帝的喊出现,她依旧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千金之躯,独享荣华,但现在因为楚军攻城,川岛景仁消失,她感觉自己就好像迷失的羔羊,完全没有了方寸。 面对楚帝的步步紧逼,她倩影微微颤抖,不断移步向后退去,试图想要挣脱楚帝的束缚。 “扶桑之地尽归于朕,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藏身在凤仪宫里。” 楚帝冷冽的声音响起,直视着川岛惠子,她一直在消耗楚帝的耐性。 “沉默是金,但有些时候,沉默会让人失去性命!” 楚帝见川岛惠子依旧只字不提,阔步上前,抬手紧握她的手臂,用力拉扯下美人入怀,气如兰馨。 “放开我,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川岛惠子乍然抬首,水眸如刃,锋芒四射,娇怒的厉喝声响起。 “杀你!” “只需一刀而已,本怎么可能让你如愿以偿?” 楚帝目光狡黠,声音戏谑,身形向前移去,将川岛惠子抵在背后的鎏金木柱上。 霎时间。 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传来,他体内压制的火焰瞬间爆发,只感觉胸前传来一阵温热柔软,非常富有弹性,已经燃烧到极致的火焰迸发,抬手搂着怀中佳人,向内殿移步走去。 这一夜,凤仪宫外寒风呼啸如雷,铁鹰锐士无一人镇守,一道道美妙的旋律回荡在天穹之下,好似天籁一样。 拂晓到来。 楚帝从木榻上下来,回身看了眼木榻上轻纱遮体,面色红晕,脸上挂着泪痕的川岛惠子。 “沙沙!” 他刚刚收回目光,开始整理衣衫,背后传来一阵轻响声,只见川岛惠子莲步轻移而来,轻柔细小的声音响起。 “皇上,罪奴帮皇上沐浴更衣!” 声如天籁,温柔动人,如果楚帝脑海中没有系统的存在,或许他会相信川岛惠子臣服在他的龙威之下,但此刻他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微眯的眼眸里闪过一抹杀机。 “唰!” 川岛惠子假意为楚帝更衣,实则目标锁定在泰阿剑上,一道利刃出鞘声响起,楚帝虎躯一震,身形向一旁掠去。 “不识抬举的东西!” “做朕的女人是你的荣幸,居然还想杀朕,异想天开!” 川岛惠子见一击被楚帝躲过,提着泰阿剑再次袭杀过去,轻纱飘飞,剑光纵横,杀气滔天。 “唰!” 剑锋和楚帝只有咫尺之遥,他脚尖点地而去,手指将泰阿剑夹住,用力旋转剑身脱手而出。 “砰!” 泰阿剑没入地面里,剑身摇晃不已,发出微弱的剑鸣声,只见楚帝抬手,地面阔剑凌空飞起,没入木案剑鞘之中。 “本想留你一命,现在看来是朕想多了!” 楚帝推开殿门向外走去,不远处一行铁鹰锐士疾步上前,躬身施礼。 “将她带下去,和其他人一样,永世为奴,如果敢反抗或者逃走,就地斩杀!” 楚帝不以为然,不曾回头看川岛惠子一眼,在他心里只是一件毫无价值的玩具弃之不用而已,没有丝毫得令怜悯和同情。 不过。 他不得不承认,扶桑帝国的女子的确不同,昨夜川岛惠子的服侍,到现在还让他回味无穷,食之髓味。 凤仪宫里,川岛惠子面如死灰,倩影瘫倒在地面上,绝望的目光注视着楚帝离开的背影。 少顷。 楚帝移步来到御书房外,诸葛亮,赵云二人身影立于殿外,见楚帝到来移步上前躬身施礼。 “孔明,诸将是否已经出发了!” “回皇上,白起五人在城里查封贵族,其他将领已带兵前往各城池。” 诸葛亮淡然说道,楚帝颔首,阔步前行,朝着宫殿外走去:“今扶桑初定,尔等随朕一起前往城中看看。” 平安城为扶桑皇都,城中楼阁殿宇林立,青石铺砌的长街直通,两旁樱花树木屹立,只是时下严冬,无缘目睹樱花盛开时的美景。 楚帝三人移步在长街上,扶桑百姓被楚军押着向军营走去,白起五人要将扶桑百姓全部登记在册,以后他们全部成为楚国最低级的奴隶。 “你们楚军和强盗有什么区别,我们只是普通的百姓,为什么要查抄我们的府邸!” “楚军简直就是财狼虎豹,我们虽为战败国,可战争大陆一直都罪不及百姓,你们为何要如此对待我们!” 一道道怒不可遏的咆哮声传来,楚帝三人循声看去,眼眸中一抹寒光闪过,带着诸葛亮和赵云走了过去。 “休要多言,再敢口出狂言,本将这就将你斩杀!” “强盗,土匪!” 听到扶桑帝国贵族们的谩骂,楚帝冷笑一声,心中暗语:“朕的军队都是正义之师,土匪强盗是对你们扶桑士兵的称呼,身处如此境地,还敢张狂叫嚣,谁给你的勇气?” 楚帝未穿越之前,影视和历史记载中,扶桑士兵才是真正的土匪强盗,现在他只是略施手段调教他们而已。 如果真要是按照扶桑帝国的手段,那整座平安城都将毁于一旦,三光政策可不是开玩笑的。 白起刚欲开口见楚帝到来,上前禀拳施礼,他轻轻挥手示意白起推到一侧,凌厉的眸光打量着面前叫嚣的扶桑贵族。 “战争大陆上罪不及百姓,没错是有这样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可你们扶桑帝国例外!” “为什么!” 三名贵族得知楚帝的身份,仍是一脸无惧无畏的样子,愤怒的声音响起质问道。 “你们想知道为什么,那朕就告诉你们!” “记住因为攻占扶桑的是楚国,朕早就说过,他日攻下扶桑,所有人永世为奴。” “既然你们不愿意做奴隶,那朕便赐你们另一种归属!” “唰!” 楚帝抬首间血柱飚溅,面前三道身影应声倒在血泊之中,其他人注视着楚帝,身形瑟瑟发抖,瞬间闭口不言。 “所有人听着,不为奴,下地狱,自己选吧!” 声如雷霆,震耳发聩,霸道浩瀚之声传遍长街,清晰的传到众人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