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0章 不论生死,逢敌必杀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900章 不论生死,逢敌必杀

“皇上,白起将军意欲何为?” 诸葛亮策马飞奔,任由飞雪拍打在他的脸颊上,侧目看着一旁纵马的楚帝,出言询问道。 “孔明,扶桑敌兵齐聚城下,要想破敌何法可行?” 楚帝雄浑的声音响起,诸葛亮眉宇紧蹙,出现三道沟壑细纹,思绪飞转。 “难道...........” “没错,白起将军这是学以致用,当日宫本擎苍下令上岛虹前往北海河决堤,欲让吾楚大军全部葬身荒野,今白起只不过是故技重施而已。” “可这袅袅雾气到底是如何而来?” “孔明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眼下冰封千里,河流结冰,欲施此计水乃重中之重,白起找到了合适的水源。” “温泉水?” 诸葛亮恍然大悟,不仅神情变得黯淡无光,深深佩服楚帝和白起的智谋。 “皇上,既然已经知晓白起将军的谋略,那我军何不釜底抽薪,前往樱花城。” “樱花城已是空城一座,只有川岛景仁和少许的扶桑敌兵,攻打樱花城没有丝毫意义,将江户城下四十万大军斩杀,才是上上之策。” “四十万扶桑敌兵怕是川岛景仁最后的依仗,将他们屠戮一空,只剩下还在孤峰山上寻找朕的土肥鸠,到时扶桑帝国形同虚设,攻下樱花,平安和其他城池只是时间问题。” 楚帝将目标锁定在扶桑四十万大军身上,一旦这四十万大军被击溃,到时噩耗传开,惊悚天下,川岛景仁只剩下不到十万之兵,和光杆司令有什么区别,还有什么资本和楚军抗衡。 “微臣惭愧,吾皇智谋天下,眼光辽阔,非微臣可以相比。” “孔明不必自谦,待回到大军处,我们还是先商榷下在哪里设伏,可以将扶桑敌兵一网打尽,让他们全军覆没,葬身在这里夜景荒野里。” 时间飞逝,斗转星移,转眼三个时辰过去了。 江户城上楚军在城池上蹲放的数百个大缸已经全部积满温泉水,众士兵还在络绎不绝的赶来。 白起见时机已经成熟,旋即下令士兵将温泉水全部朝着城下倒去,泉水如瀑,凌空跌落而下,碰撞在地面上飞溅起数丈高的水花和泥渍。 “哗啦!” “哗啦!” “哗啦!” 一道道巨响声响起,飞瀑而下的温泉水朝着扶桑军营奔涌而去,地面上积雪被吞噬一空,由于地理优势水流飞快,席卷天地。 扶桑军营里,北雄天武循声冲出大帐,抬首眺望而去,脸上腾起大惊之色,只见派出的三名斥候,慌不择路的逃回。 “大将军,楚军准备水淹我军大营!” “水淹我军大营?” 北雄天武注视着江户城,一道道响彻云霄的巨声传来,好像山峰倒塌撞击在地面上一样,声如雷霆咆哮,惊心动魄。 “楚军心思狡诈,如此阴险,居然想用水攻之法将我大军全部冰封在这荒野中。” 北雄天武一眼就看出白起的计谋,冷笑一声,回身朝背后副将传令道。 “下令三军,马上整装,返回樱花城!” 北雄天武一心想要击溃楚军,可他亦知道这四十万大军的重要性,要是全军覆没在此,扶桑帝国将真正名存实亡了。 扶桑士兵开始撤退,可江户城上倒下的温泉水没有停止,白起注视着扶桑大营方向。 “去病,苏烈,冉闵,庞德,仇锋,翼德。独孤伐,你们下去准备,一旦扶桑敌兵开始撤走,马上追杀上去,不要和他们硬拼,能消耗敌人多少有生力量都可以。” “白将军的意思是杀就完了,至于能杀多少就杀多少!” 苏烈双目睥睨,身上金甲积满飞雪,拎起手中兵戈,折身向城池下走去。 七人离开后,白起下令士兵继续,奔涌如潮的水流不断向扶桑敌营吞噬过去,北雄天武下令大军撤走,连帐篷和一些物质都没来得及带着。 “停!” 白起抬手示意,只听到一阵擂鼓声响起,江户城门打开,七大战将带兵杀出,水花飞溅,战马狂奔,空气中萦绕的水雾,给人感觉更加冰冷。 地面泥泞不堪,马蹄深陷在淤泥之中,但却丝毫不影响他们前行的速度。 飞雪和泥渍充斥在虚空中,战马和诸将甲胄上布满污泥,他们好像从地底之下出现的一样。 “杀!” “杀!” “杀!” 沙喊之声传遍天穹,白起转身紧握长戟,厉声大喝道:“神机卫听令,随本将军出城杀敌,不论生死,逢敌必杀!” 白起带兵出城,紧跟在七大战将背后,朝着扶桑敌兵远去的方向追去。 “将军,楚军紧跟在背后,看样子是想偷袭我军!” 闻声。 北雄天武回首向背后看去,楚军策马扬鞭而来,污泥飞溅狂飙,战马嘶风狂奔。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 “左右副将听令,大军列阵迎战楚军,他们敢出城迎战,本将军拥兵四十万何惧他们。” 北雄天武冷冽的声音响起,扶桑大军停驻,漫天飞雪下,他们严阵以待,拈弓搭箭,等待着楚军到来。 “去病,翼德,扶桑敌兵停驻,正面攻击怕是无法大乱他们的阵型!” “我们兵分四路,从侧翼穿插而入,没入敌军中央,彻底将他们的阵型大乱。” 冉闵声音雄浑坚定,可苏烈却出言阻止道:“冉将军之言,眼下怕是不能完成,扶桑敌兵拥兵四十万,我军要是进入其中,他们合围击杀,到时再想突围怕是难于登天。” “不妨等白起将军到来,再另做打算!” 苏烈话音落,冉闵脸上浮现一丝不悦,他有信心带领麾下士兵可以击溃扶桑敌兵的阵型,可苏烈选择稳中求胜,和他的意见相悖,只能等白起到来定计。 扶桑士兵勒马而立,剑拔弩张,可楚军却停止不前,这让北雄天武有些摸不着头脑。 “将军,楚军忌惮我军军威,不敢贸然上前,如此对峙下去对我军不利,末将认为可以借此机会,全军出击一举攻入江户城中。” “是啊,将军无需三思,楚军既已出城,我军气势如虹,吞天撼地,可会无往不胜。” 左右两名副将之言让北雄天武有些心动,现在楚军出城,那他们水攻的计策便毫无价值。 念及于此。 北雄天武战刀出鞘,冷眸直视前方,霸道浩瀚的声音响起,双腿拍马向前而去,诸将见北雄天武身先士卒,纷纷紧勒缰绳,提抢纵马而去。 “杀!” “杀!” “杀!” 沙喊声带着压倒的气势从远处轰轰然滚来,震的耳朵法麻,楚军诸将循声看去,脸上腾起错愕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