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3章 此战可以输,楚帝必须死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893章 此战可以输,楚帝必须死

樱花城外,两侧分别是逶迤起伏的山峦,寒风穿越山峰,枯木摇动,阵阵有声。 罕见的阳光照射在大地上,积雪开始融化,地面上泥泞不堪,古树枯枝上不是有融雪坠落而下,好像折翼的精灵一样。 前方官道上传来隆隆马蹄声,只见楚国黑龙旗在风中猎猎作响,楚帝安身披黄金戎装,手指神龙战天戟,腰悬泰阿阔剑,神情刚毅,目光如剑,锋芒四射。 两旁分别是白起,冉闵,岳飞,吕布,赵云,楚崖和苏烈,再往后便是其他将领,他们身披甲胄,手提兵戈,看上去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大地微颤,马鸣长嘶声不断响起,樱花城上扶桑士兵发现城外楚军踪迹,擂战鼓,鸣金之声震天响起。 土肥鸠,上岛虹,藤野剑循声而动,策马扬鞭而至,疾步前行冲上城池,冷冽的目光向城下看去。 此时,前来之人还有北雄天武,而土肥鸠背后则站立着宫本武藏,佐佐木小次郎二人。 眼下的樱花城中,扶桑士兵的部署完全就是和楚军一决雌雄的样子,行宫中川岛景仁听到擂鼓鸣金声,猛地腾起身形,移步向殿外走去。 “酒吞童子,九尾狐玉,大天狗听令,一切按计划行事,切记此战可以输,楚帝必须死!” “明白?” 三人凭空出现,禀拳跪地施礼,坚定不移的声音响起,身形一转,化为烟雾消失在虚空中。 ........ 城池上。 土肥鸠看着城外楚军大兵压城而来,侧目看了眼藤野剑和上岛虹二人,雄浑的声音响起。 “两位将军,可愿意出城迎敌?” “将军,末将愿出城迎敌,斩杀楚军将士!” 藤野剑禀拳,响亮的声音响起,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 “好,藤野将军愿带兵前往,本将祝你马到成功!” 藤野剑领命向城下走去,少许,樱花城门打开,只见其带领五千兵马杀出城去。 楚军阵营里,楚帝和诸将皆是神情一凛,没想到扶桑敌兵敢大张旗鼓出城迎战。 “皇上,看来扶桑帝国在樱花城中早有部署,敢出城迎战足以表明他们很有信心。” “早已部署又何妨,也不过是秋后的蚂蚱而已,想要垂死挣扎。” 冉闵侧目看向楚帝,再次出言道:“皇上,末将愿前往斩杀扶桑敌将,还望皇上准许!” 楚帝沉默许久,出言道:“杀鸡焉用牛刀,此战无需冉将军出手。” “武松何在,朕命你上前,斩敌将于马下!” “得令!” 一道好似平地惊雷之声响起,只见武松手指一柄铁棍,胯下巨虎狂奔而起,泥浆飞溅,不多时他便出现在藤野剑面前百米处。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本将军可赐你一具全尸!” “战虎军团,行者武松是也!” 武松面带不悦,心中怒火沸腾,可还是纵声厉喝。 “战虎军团?” “真以为骑上老虎你就厉害了,不过也是狐假虎威而已,今天你的命本将收了!” 藤野剑提起一杆长枪,飞马欲上前斩杀武松,只见武松抬手铁棒高举,直指在藤野剑身上,戏谑的声音响起。 “等等!” “阁下留下名讳,别一会惨死于马下,我还不知道杀的是阿猫还是阿狗?” “岂有此理,本将藤野剑,受死吧!” 藤野剑目眦欲裂,紧勒手中缰绳,双腿拍马向武松冲杀过去,寒枪锋利无匹,残影连连。 “藤野剑,真够贱的,就凭你还想杀我,闹呢?” 武松胯下巨虎身形丝毫不比藤野剑的战马小,两人同时向彼此袭杀过去,劲风嘶吼,杀气滔天。 “唰!” 藤野剑寒枪刺出,直击武松而起,只见他眸子里轻蔑的目光掠动,完全没把武松放在眼里。 然而,一击之下藤野剑的长枪根本没有触碰到武松分毫,在枪芒穿刺到他身前时,武松眼疾手快,身形向巨虎后背一侧倒下,此时胯下巨虎好像明白武松的意图一样,前行的速度奇快无比。 “砰!” 一声剧烈的碰撞声传开,藤野剑身形从马背上飞了出去,平面爬在地上,口中鲜血汩汩而流,大睁的瞳眸里充满不可思议之色。 武松一棍将藤野剑抽死,这让所有人始料未及,藤野剑一击不中刚准备回马再战,可武松根本就不给他机会,巨虎冲过战马之时,武松倒下的身形猛地腾起,手中铁棍挥舞而动,直接抽打在藤野剑后背上,一击命中,干净利落。 “藤野剑?” “真贱,一招都无法承受,还敢在沙场上叫嚣,真是不知道珍惜生命!” 武松啐了句,紧勒巨虎鬃毛,铁棍负于背后,目光如炬,注视着面前扶桑士兵。 “废物!” “如此废物,居然长居大军将军之位,真是悲哀!” 土肥鸠没想到信心十足的藤野剑,竟会如此的不堪一击,非楚将一合之敌,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上岛虹赶紧下令,让城外士兵撤回!” “等等!” “土肥将军,出城之兵,岂有返回之理。” 北雄天武的声音响起,刚欲离开的上岛虹停下,只见北雄天武视线停留在他身上,冷冽的声音再次响起。 “上岛将军,还要有劳你出城,带领城外士兵和楚军决一死战,记住只有勇往直前,将楚军赶出扶桑之地,你们才有活下去的资格。” “什么!” 土肥鸠大惊,他明白北雄天武话中之意,这是要将扶桑之兵逼上绝境,想让他们置之死地而后生。 “将军,我............” 上岛虹面露恐惧之色,话还未说完,北雄天武长剑出鞘,剑锋距离他的脖颈只在方寸之间。 “上岛将军,出城或许你还有一线生机,可要是还继续留在这里,马上你就会成为一具尸体。” 闻声。 上岛虹没有片刻迟疑,转身疾步生风向城下跑去,刚刚冲出楼梯,他稳住身形,面带惶恐之色,一副苦笑不得的样子。 “进退都是死,拼了!” 上岛虹自语声响起,飞身跃上马背,紧勒缰绳,回马向城外狂奔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