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7章 川岛景仁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887章 川岛景仁

黄昏时分. 漫天飞雪飘落而下,千里冰封,万里绝迹,天地间一片苍茫,远处寒山笼罩在白皑皑的白雪下. 樱川城中持续近十个时辰的战事结束,万名狂铁兵团士兵尽数被屠戮,城中地面白雪化为赤红的血水汩汩而流. 长街上残尸遍地,断枪残戟,横七竖八,入目一片狼藉,满目疮痍. 狂铁兵团的战力让楚帝震撼,这万人的战斗力堪比十万兵甲,他们掌握灭魂臂,一身修为都在武王境巅峰,实乃一支所向披靡的悍军,非楚军占人多的便宜,可与之匹敌的军团屈指可数. 樱川城战事结束,楚帝下令大军马不停蹄赶往江户城,只留下三万兵马镇守城池,扶桑士兵没有朱雀之翼这样的神器,他们要想重新夺回樱川城难于登天. 而东京城下藤野剑早已带领十万大军消失在白茫茫的雪野里,就连他们撤退留下的痕迹都被大雪封盖. 此时. 平安城皇宫后宫中,川岛景仁正在雪景下沐浴温泉,袅袅白烟腾起,一道道黄玲般悦耳的娇笑声传开,朦朦胧胧的雾气里婀娜多姿的倩影若隐若现,充满无尽的诱惑力. 危险正在悄无声息的逼近,景仁天皇丝毫没有感觉,依旧沉浸在醉生梦死的温柔乡中. 他张口将旁边美人递上来的水果含在口中,双臂一揽,美人入怀,水花飞溅而起,泛起阵阵涟漪之波,一道娇嗲的埋怨声响起. 突然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川岛景仁身边的公公,上前附耳低语片刻,只见其猛地腾起身形,披上衣衫,脸颊两侧不知是汗水还是温泉水不停的留下. “皇上,土肥将军说楚军已经攻破樱川城,现在怕是兵临江户城,最多再有三天时间就抵达皇城之下,为了皇上的安全,土肥将军欲让皇上撤出北海岛,前往本州岛暂避一段时日.“ “不必多言,朕那里都不去,土肥鸠这个没用的东西,朕要是仰仗他,整个扶桑帝国都要毁于一旦.“ 川岛景仁面带怒色,太监伺候他披上披风后,两人疾步向一旁宫殿中走去. 少顷. 宫女伺候川岛景仁更衣结束,他拂袖上前来到贴身太监旁边,道:“土肥鸠那个废物在哪里,朕要去见见他!“ “皇上,土肥将军在御书房里等候多时!“ 龙颜赫然,怒则伏尸百万,血流漂杵,太监感受到川岛景仁身上的怒气,颤抖不已的声音响起. 御书房里. 土肥鸠好似热锅上的蚂蚁,来回踱步,面带慌乱之色,楚国大军短短不到三天时间攻破樱川城,是楚军太过强悍,还是宫本擎苍无能,可这一切都已是事实,樱川城沦陷,距离皇都只剩下江户城和樱花城,如果两城在有闪失,皇城将遭受楚军围攻,扶桑帝国将面临灭顶之灾. 曾几何时. 土肥鸠无法相信如日中天的扶桑,竟沦落到如此境地,面对楚军的攻伐,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咯吱!“ 一道推门声响起将沉思的土肥鸠惊醒,循声看去,见川岛景仁龙颜大怒而来,显然对他近日的表现非常不满. “土肥将军,你告诉朕樱川城为什么会在短短三天里沦陷,樱川的天堑就算朕在宫中都知道,拥有如此易守难攻的防御,你麾下战将不出三日丢了樱川,让扶桑基业岌岌可危,朕还如何委以重任给你?“ 川岛景仁语气中尽是不满,可以说对土肥鸠已经失望透顶,在前来御书房的路上,他不禁有些后悔当时听了土肥鸠的谗言.将平民实力的几大首脑全部斩杀,他们几人可都是真正有本领之人,要是稍微给予他们一些关注和皇恩,相信现在局面也不会成为如此. “皇上息怒,末将派遣了帝国最精锐的悍卒,五万狂铁大军就算楚国士兵将他们杀死,三天时间也不可能完成,樱川城到底如何沦陷,末将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相信很快最新消息就会传回,末将定给皇上一个满意的答复.“ 土肥鸠这几日一直在府邸等候宫本武藏的好消息,可谁承想喜讯没有,却接到樱川城失守的消息,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五雷轰顶之感,让他已经失去方寸. “答复?“ “土肥鸠到现在你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朕想要的不是你信口雌黄的答复,要的是将楚军击败赶出扶桑的结果.“ “看来这个结果你是无法给朕了,十年了,扶桑从未遭受如此大敌,看来朕必须御驾亲征,才可以将楚军彻底击溃.“ 川岛景仁霸道的声音响起,脑海中已有定计,决定亲自前往樱花城,等候楚军的到来. “皇上,御驾亲征,危机四伏,万万不可,皇上贵为一国之君,寄托着我们扶桑帝国的希望,切不可以身犯险.“ “敌兵马上兵临城下,国将不国,正因为朕是一国之君,才必须亲临沙场前线,鼓舞士气,和楚军一决雌雄.“ 川岛景仁目眦欲裂,冷冽的声音响起,他身上有重要的使命,现在距离完成任务越来越远,要是扶桑帝国再在他手中灭亡,到时就只有死路一条. “土肥将军,你不必再多言,朕心意已决!“ “传朕诏令,北海岛上诸城兵甲三天之内必须齐聚樱花城,违令者就地斩杀!“ “另外派使臣前往北魏帝国求援,唇亡齿寒,相信狡猾的曹操应该知道这个道理.“ 言讫. 川岛景仁挥手示意土肥鸠退下,长叹一声,折身向御书房后面的宫殿中走去. 许久. 土肥鸠来到宫殿深处,打开一扇石门进入其中,只见眼前是一座巨大的石室. 石室正前方一座栩栩如生的石像耸立,两侧墙壁上的夜明珠将石室照耀的如白昼一样,石像双目睥睨,一副君临天下的样子. 川岛景仁在石像面前也黯然失色,移步上前行跪拜之礼,可以让一国之君施礼之人到底是谁,何况还只是一座石像而已. 三拜九叩之后,川岛景仁上前打开石像下的按钮,轰隆一道巨响声传来,整座石室都好像在晃动一样. “唰!“ “唰!“ “唰!“ 霎时间,一道深不见底的深渊出现,森寒蚀骨的气息远比世外漫天飞雪的温度还让人绝望. 与此同时一百零八道身影出现在川岛景仁面前,他们跪地施礼,身上感受不到任何气息波动,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 “蛇幽灵,拜见主人!“ “平身,十年了,终于是你们重现江湖的时候了!“ 川岛景仁一副恍如隔世的样子,惆怅的声音响起,在他话音刚落之际,深渊中一道轻响声传来. “嘶嘶!“ “嘶嘶!“ “嘶啊!“ 尖细的声音响起,让人不禁头皮发麻,毛骨悚然,只见一道巨大的黑影出现,盘踞在石室上空,八个头及八个尾巴,眼睛如同血浆般鲜红,头顶上则常常飘著八色阴云,身躯有如八座山峰、八条山谷般巨大. 八头十六眼,注视着川岛景仁,掠动身影缠绕在他身上凶恶之气尽失,显得非常的温顺,只见他抬手轻轻抚摸着它冰冷的身躯. “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