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5章 愤怒的曹操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875章 愤怒的曹操

夜半时分,孤星悬空,蚀骨的寒风肆虐大地,北魏皇宫里灯光影影绰绰,悬挂于宫廊竟有的灯笼来回摇曳。 急促而来的脚步声戛然而止,一阵推门声传开,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 “皇上,张郃,曹仁两位将军来了!” “砰!” 曹操将手中奏折拍在木案上,脸上浮现出怒色,厉声道:“让他们二人入殿,折朕二十万雄师,还有颜面回京。” 少顷。 张郃,曹仁进入养心殿中,两人一手执头盔,一手紧握腰间阔剑,两鬓青丝凌乱,风尘仆仆的样子,跪地施礼,脸上噙着浓郁的自责之色。 “罪臣张郃,曹仁,拜见皇上!” “张郃,曹仁朕如此器重你二人,庐陵一役尔等却全军覆没,真是让朕寒心。” 曹操看着两人颓废的样子,显然是马不停蹄,长途奔袭回来的,因为他们甲胄的缝隙里可以看到沉寂的沙尘。 “皇上,庐陵一役,末将难辞其咎,望皇上之罪!” 张郃,曹仁二将到现在都不知,那一夜东吴敌兵是怎么出现的,他们如何可以得知那一夜就会有浓雾和东风,大火烧尽了北魏的战船,众将士葬身于火海中,直到此刻两人依旧心有余悸。 “张郃,曹仁战场失利,导致全军覆没,罪不可恕,朕念你二人多年立下汗马功劳,就留你们一条性命。” “即日起剥夺将军头衔,降为小兵,戴罪立功。” “谢皇上不杀之恩!” “谢皇上不杀之恩!” 张郃,曹仁退出养心殿后,曹操神情凝重,痛心疾首,二十万大军付之一炬,如果两人非神勇猛将,战功卓著,他早将两人五马分尸,一泄心头之怒。 “皇上,庐陵一役,我军败的蹊跷,臣到现在无法相信,一夜之间,一场焚天之火将我军吞噬一空。” 荀彧面带疑色,眉头紧蹙,低沉的声音响起。 “文若,此事迟早水落石出,安心等候就是,朕亦不相信东吴有此智谋的奇才。” 曹操眼眸里闪烁着戾意,冰冷的声音响起,挥手示意荀彧,戏志才两人退出养心殿。 于此同时。 东吴皇宫中,孙策疾步来到御书房,留守的公公禀报后,他推门进入,身上甲胄发出吱吱的声响。 “儿臣,参见父皇!” “策儿,千里赶回,舟车劳顿,不必多礼,快快平身!” 孙坚已经知道庐陵城一役胜利,当他看到太史慈,鲁肃递回来的军报,孙坚有些不敢相信,这一战竟让北魏二十万大军魂归于江水里。 “策儿,你在军报中提到有重大的事情,到底是何事让你如此担忧?” “父皇可还记得,为我军出谋划策之人?” 孙坚神情一凝,出言道:“当然记得,若无此人妙计,我军何以胜出!” “父皇,这是他临走前留下的书信,请父皇过目!” 孙策将书信递给孙坚,只听其喃喃自语道:“离开了?” 孙坚声音里充满了惋惜,他本想借此几乎大肆封赏,让楚帝可以留在东吴效力。 “什么?” “他是楚帝!” 孙坚神色大惊,抓着书信的手掌微微颤抖,黑眸中浮现不可思议之色。 “父皇,楚帝在信中提到强强联手,横扫东海诸国,不知父皇如何决断。” 孙策询问声响起,只见孙坚神情黯然,声音低沉道:“楚帝如此妖孽,难怪可以短短两年时间横扫东海以南,真是年少有为,朕自愧不如。” “策儿,楚帝在信中提到年节之后,他会向江都,北魏两大帝国发起攻击,希望和我们结为盟军,这件事情朕要好好考虑下,你先回去休息,明日和权儿一起入宫,到时朕在给你们答复。” 孙策禀拳施礼,退出御书房,孙坚将书信放在木案上,自言自语道。 “楚国向扶桑发起攻击,势如破竹一举攻下九州岛,可他却在庐陵城下指挥我军击败北魏大军,楚帝此举到底意欲何为,是想给朕一个下马威,还是想送给朕一份大礼?” 孙坚有些琢磨不透楚帝的意图,原本胜利带来的喜悦尽失,看了眼木案上的书信,起身向碧玉宫走去。 碧玉宫里住着孙坚最宠爱的嫔妃,往昔他有烦心之事都会前往碧玉宫,今夜亦是如此。 ............ 三日后。 北魏帝国宫闱上一只信鸽降落,一位尖嘴猴腮的公公取下信笺,急匆匆的向御书房跑去。 少顷。 御书房中传出一道尖细的声音,道:“皇上,东吴传来消息了。” “快快呈上来!” 曹操急促的声音响起,猛地腾起身影,接过小太监递来的信笺,戏志才和荀彧皆是面带疑惑之色,视线汇聚在曹操身上。 “是你!” “亡我二十万大军,从此之后朕和你不死不休!” 曹操将信笺攥在手中,手指发出吱吱的声响,眸光变得阴鸷,脸色狰狞恐怖。 荀彧,戏志才不曾见过曹操如此震怒,两人惶恐不已,不敢出言询问。 良久。 曹操长叹一声,抬手将信笺递给荀彧,戏志才二人,两人凝神注视,面露惶恐之色。 “楚帝才是火烧赤壁的始作俑者,这简直就是惊天辛迷,楚国这段时间在九州岛战事不断,无法相信楚帝居然会出现在东吴。” “是啊,这简直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皇上,楚帝会不会已经知晓蒙古大军围城之事是贾大人的计谋,所以才会前往东吴助其一臂之力?” 戏志才和荀彧两人惊呼声响起,曹操拍案厉喝,道:“真以为楚帝是神?” “他要是知道贾诩用计,让蒙古大军兵力城下,你们认为贾诩会毫发无伤的返回?” 闻声。 两人惶恐,戏志才突然开口,道:“皇上,眼下楚国正在攻打扶桑帝国,要不要出兵助扶桑一臂之力?” “扶桑帝国臭名昭著,早已是众矢之的,就让扶桑帝国去消耗楚国的兵力,我们刚刚痛失二十万悍卒,何来兵力助他?” “行了,你们二人退下,朕想静静!” 曹操神情黯然,挥手示意荀彧,戏志才二人离开,倒在一旁的木榻上,整个人看上去有些疲惫。

下一篇   第876章 正中下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