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天降祥瑞,护佑紫楚《求打赏,求推荐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87章 天降祥瑞,护佑紫楚《求打赏,求推荐票!》

翌日。 酉时。 郡守府中,楚非梵休息的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他微眯的眼眸中缓缓睁开,从神级帝王决的修炼中退了出来。 昨夜和英战的激战让他收获颇多,原本接近突破边缘的真气打破了桔梗,让他一身修为从武者上品突破到武者巅峰之境。 “咯吱!” 一道细微的开门之声传来,楚非梵骤然转头见小桂子脚步轻盈的向自己走了过来,脸颊上噙着一丝焦急之色。 “皇上,皇上,嘉靖军师和温伯牙先生在门外说是有要事求见!” “小桂子,现在几更天了?” “回皇上,现在五更天了!” “五更天?” “让他们进来吧!” 楚非梵身影从床榻上腾起,下床向卧室外走去,来到偏厅见嘉靖和温伯牙已经站在那里等候了。 “臣嘉靖见过皇上!” “臣温伯牙见过皇上!” “两位爱卿免礼,有何事如此匆忙让两位同时到来!” 温伯牙转头看了眼嘉靖,示意让他先说,嘉靖抱拳:“皇上,酉时东南方向突然火光冲天,将整个夜空映照的如白昼一般,万丈的火光整整持续了三个时辰,想来南宫姑娘应该已经得手,常林县中敌军囤积的粮草怕是现在已经全部化为了灰烬。” “唰!” 楚非梵的身影骤然腾起,疾步向房间外走去,目光注视着东南方向,此时虚空中还不断有白色的浓烟腾起,和拂晓的雾气融合在一起,宛若飘逸的螣蛇一样向苍穹之上掠去。 “曦儿果然没有辜负寡人的期望,完成了如此艰巨的任务,她可是我紫楚的大功臣!” “常林县粮草被毁怕是整个荆州,徐州,武陵乃至整个紫西王府都要彻底震动。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现在风云国要是再想向我们发兵,他们没有了常林县粮草的供应,怕是一时半会无法行军到荆州,徐州两城。” “两日之后,我军休整完毕,寡人手中的剑锋直指荆州,徐州两城,一旦拿下此二城,风云国东南边境的城池就全部落入我紫楚手中。” “小桂子,N你带着世信前往常林县方向去将曦儿给寡人接回来,一路上小心应付千万别处什么岔子!” “奴才遵旨,皇上放心奴才定将南宫姑娘毫发无损的带回来!” 小桂子神情坚定,尖细的声音从透漏出一个强大的自信,因为从他修炼了玄阴宝典,现在一身修为已经达到武者中品之境。 罗世信跟在小桂子的身后,两人阔步向郡守府外走去,楚非梵的目光停留在温伯牙的身影上,声音好奇:“温先生应该不会是为焚烧常林粮草之事前来吧!” “皇上,臣昨晚夜观天象发现一道奇异之光落在风阳城外,此光来自天外九天之上暗藏祥瑞之气,神龙之威,绝对不是凡俗之物。其恰逢皇上攻破风阳城当夜谪落,应该是天佑我紫楚万年基业,所以臣想请皇上前去一探究竟。” “天降祥瑞?” 楚非梵知道自古天将祥瑞,谪落下来的都是至尊宝物,他尚未差穿越之前在野史上就看过相传项羽手中的马霸王枪就是天降起陨石,后项梁私下请铸造兵器的名士取陨石中精钢为项羽锻造兵器,经九天九夜终锻成一杆巨型錾金虎头枪,名曰“霸王“。 包括关羽手中的青龙偃月刀也同样是天下第一铁匠选月圆之夜打造,刀成时,突然风起云涌,从空中滴下数千滴鲜血,鲜血没入刀柄之上出现青龙盘踞在刀身之上。当地术士分析那是青龙的血,所以为其命名青龙偃月刀。 虽然这些都是野史之中的记载,但楚非梵可以肯定的是九天之上突然祥瑞之光降落,如果真是天外陨石其中定藏有至尊宝物。 “温先生,可知神光谪落之地?” “禀皇上,其方位臣谨记在脑海之中!” “好,那我们即刻出发!” “嘉靖军师城中之事就交给爱卿了,寡人去去就回!” .................. 此时。 风云国皇城。 盘龙城,公孙将军府外,一阵飞驰的马蹄之声传来,一道黑影纵身跃下马背,面前的侍卫快速向府门打开,放行让其进入。 公孙府后庭,公孙霸一身戎装穿戴整齐后快速向前厅走去,看到端坐在大厅中的小太监,眼眸中腾起一抹疑惑之色。 “兰公公,何事如此匆忙,现在离上朝也就少许而已。” “公孙将军,发生大事了!” “荆州城发来八百里紧急军报,风阳城被攻破了,皇上急召将军入宫!” “什么!”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风阳城中有风云军团八万铁骑,紫楚敌军怎能破城而入?”公孙霸眼眸中腾起一抹不可思议之色,声音雄浑有力的大吼道。 “公孙将军,军报是由贵府三公子亲笔书写的,风阳城沦陷城中八万大军几乎是全军覆没,只有他一人逃出这岂能有假?” “怎么会这样,那可是足足八万大军也,紫楚新帝有何本领可在短短三日之内将风云城攻破?” 饶是公孙霸这样久经沙场的铁血悍将,此刻听到这样的消息也宛若裂天惊雷一样,简直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砰!” 公叔霸颤抖的身影向后倒去,身子倚靠在木桌之上,眼眸中腾起无尽的自责之色:“八万风云军啊,老夫是风云国的罪人,整整八万大军就这样不知原因的被紫楚国敌军斩杀,老夫还有何颜面面对皇上?” “公孙将军,你可是我风云国大军心中的军神,你千万不能就此被紫楚国击垮,皇上还等着你进宫商量对策。” 兰公公的声音响起,公孙霸刚毅的脸颊上腾起一抹自嘲之色,声音黯淡:“哈哈,军神?” “未战先败,被敌军火烧右翼大营,现在擅自离开风阳城,导致八万大军殒命。如此失败之举,吾何以称之为军神?” “公孙将军还是先入宫吧,贵府三公子已经在回来的路上,相信很快风阳城发生了什么将军就可知晓了!” “进宫,对,我要进宫向皇上负荆请罪,我是风云国的罪人啊!” 公孙霸黯然伤神,凌厉的眸光变得涣散无力,声音低沉的喃喃自语着,起身向府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