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5章 路遇甘宁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865章 路遇甘宁

夜幕低垂,灯光昏暗,街角的酒楼里一片混乱,掌柜的震惊不已,这酒楼里发生命案可不是小事,立即派人前往州府衙门报官。 “掌柜的,刚刚窗口座位上有人三人,可此时却踪迹全无,会不会是他们杀人逃走了。” 小二眸光掠动,瞥了眼地面铁牛,颤抖的声音响起。 “怎么现在才说,你还记得那三人的样子?” 掌柜的厉声训斥,小二不住颔首,掌柜再次开口:“知道他们的样子就行,一会官府来人你告诉他们,敢在我的酒楼里杀人,大爷的,老子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此时。 从酒楼中追出去的三人停在长街尽头,环顾四周,看着来往若无其事的行人,楚帝眉宇微蹙,出手之人修为高强,这么快便销声匿迹,隐遁于城中,可他为什么要杀铁牛,是因为他提到城外地底宝藏? “公子,此人修为不在我之下,应该掌握高超的身法武技,不然不可能这儿快逃走。” “走吧,回酒楼去!” 楚帝朗声说道,拂袖转身向酒楼走去,罗世信,白起紧随其后,三人离开后不久,一道身影出现不远处的楼阁上,一闪即逝,顷刻间消失在夜幕下。 街角上,楚帝前行的脚步突然停驻,看着不断涌入酒楼的官府士兵,回身看了眼白起二人。 “重新找家酒楼过夜,明天离开阜阳城。” 约莫一个时辰后,白起重新找到酒楼,登记好房间后,他让小二送饭菜到房间。 此时。 楚帝背对二人,看着窗外浓郁夜色,脑海中回想着铁牛三人的谈话,喃喃自语声不禁响起。 “曹操发兵攻打东吴,北魏帝国也将目标停留在东海上,看来要加快时间赶往南龙城了。” ............ 第二天清晨。 三人从酒楼里走出,白起早早就将马匹更换,这次重金马买下三匹日行千里的良驹,就算楚帝看到就楼外三匹马也是非常满意。 离开阜阳城,三人策马扬鞭,疾风如电的飞驰在荒野官道上,马鸣长嘶声响彻云霄。 白起紧勒手中缰绳,拍马和楚帝并驾齐驱,朗声道:“阜阳城门口士兵盘查,竟然还张贴公子的画像,真是一帮庸人。” “要不是一帮庸人,我们怎么可以轻松的离开!” 楚帝三人大张旗鼓从城门走出,即便上守城将士发现他们的踪迹,但一纸银票就解决问题,当真是有钱可是鬼推磨。 “哈哈~” “哈哈~” 两道豪爽的大笑声响起,楚帝和白起纵马飞奔,后面罗世信一脸迷茫,不知两人为何发笑。 正午时分。 三人来到荒野上一处驿馆中歇脚,此时正值初冬,天气微凉,驿馆外拴着数十匹马儿,楚帝三人纵身跃下,将缰绳交给驿馆小二。 东吴诸城之间都有这样的驿馆,最早是朝廷专用,后来才向百姓开放,让过往的行人歇脚。 三人进入驿馆,温了一壶酒,点了糕点,楚帝一杯温酒下肚,体内寒气尽是,这才开始端详驿馆中人。 “嗯!” “甘宁,甘兴霸?” 楚帝目光从驿馆里众人身上划过,脑海中小贱的提示音响起,他目光停留在一位高谈阔论的男子身上,眼角腾起喜色,喃喃自语道。 甘宁身材高大雄壮,孔武有力,唇上蓄胡,发浓须密,一身黑色华服,彰显出其身份尊贵。 历史上甘宁少有气力,好游侠,不务正业,他常聚合一伙轻薄少年,自任首领。他们成群结队,携弓带箭,头插鸟羽,身佩铃铛,四处游来荡去。 当时,百姓一听铃响,便知是甘宁这帮人到了,百姓称之为“锦帆贼”。 甘宁在郡中,轻侠杀人,藏舍亡命,大有名声。他一出一入,威风炫赫。步行则陈列车骑,水行则连接轻舟。侍从之人,披服锦绣,走到哪里,哪里光彩斐然。 可他却是勇敢坚毅,豪爽开朗,足智多谋,器重人才,轻财好施,关心部属,士兵乐于从命,成为三国时代有名的“斗将”。 今初次与甘宁相见,楚帝到觉得厉声对他的评价很贴切,此时甘宁身旁就带着数十人,他们皆是锦衣华服,身上萦绕着雄浑的真气之力。 “大哥,这次北魏发起战争,我们前往参军,当真可以建功立业,封侯拜相?” “那是自然,只要你们跟在我身后,到时沙场上立下大功,皇上定会大大封赏的。” “这阜阳城有什么意思,现在狼烟迭起,正是我们最好的机会。” 甘宁抬手将碗中酒一饮而尽,豪爽的声音响起,细长的眸子目光坚定如铁。 “公子,这十几人到都是一等一的好手!” “是啊,粗猛好杀,猛虎之将,真是让人心动!” 楚帝爱才之心腾起,这甘宁绝对算得上是一名神将,历史中孙权曾说:“孟德有张辽,孤有甘兴霸,足相敌也。” 今楚帝深信此言,至少在战争大陆上,眼前甘宁可进入强将之列。 “姓名:甘宁!” “字:兴霸!” “年龄:二十五!” “地址:临江人士!” “修为:武皇境巅峰(可成长)!” “武力值:一百三!” “体力:一百二!” “智力:九十二!” “统帅:九十五!” “政治:九十!” “神兵:霸江!” “坐骑:青砂兽!” “忠诚度:无!” “血脉:神鸦!” “神通:神鸦附体!” “系统测评:此人勇武盖世,善战嗜杀,封神斗将,宿主可将其收入麾下,必将成为一大助力。” 楚帝看着脑海中关于甘宁的信息,思绪飞转,想着如何找到合适的机会,可以将其收入麾下。 就在此时,甘宁一行放下银两,阔步向驿馆走去,临行之际甘宁驻步看了眼楚帝,微微蹙眉,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离开。 甘宁离开不久,楚帝三人也离开驿馆,三人纵身上马,轻捷如飞,快速消失在荒野官道上。 “公子,刚才驿馆中人实乃一员虎将,公子为何不将他收入麾下,要是他进入东吴军团将来恐会是一位棘手的敌人。” “不急,贸然表明身份,对方不一定会选择留下,如果有缘以后还会遇到,先前往南龙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