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4章 蒙古撤军,楚帝部署(四千字一大章)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864章 蒙古撤军,楚帝部署(四千字一大章)

战场风云,变幻莫测。 一个月的时间,蒙古大军久攻黄沙城不下,铁木真震怒,西夏,西辽两国统帅已有退意。 时秋末冬初,凉风透骨,黄昏将近,霞光遍野。 铁木真带领四杰从大营中走出,注视远处冷风里耸立的黄沙城,久经战火摧残,新建的城池已是断壁残桓,箭痕,炸裂的痕迹满布。 “一座边关孤城,阻我大军一月有余,楚军的确不能小觑。” 铁木真东征西讨,横扫草原上各部族,击败花拉子模国,大小战役成千上万,可从未遇到一月时间攻不下的城池。 “汗王,进攻黄沙城数百次,敌兵闭城不出,城内守城器械精良,我军多以骑兵为主,无法发挥最大的优势。” “现在西辽,西夏已有退走之意,初冬将至,一旦飞雪降临,我军粮草补给短缺,末将担心军心会受到影响。” “是啊,曹操一纸书信让我大军无功而返,真是气煞我也,好不容易说服西夏,西辽,要是不能一举攻下黄沙城,就算大军入楚地又何妨,只能腹背受敌。” 铁木真神情惆怅,声音黯然,侧目看了眼一旁木华黎出言道:“木华黎,北寒王城方向军师没有传来消息?” “汗王,半个月没有消息了!” “末将以为下令撤军返回乃上上之策,军师和圣人离开前曾说过入冬前若不能击败楚帝,必须撤军返回斡难河。” 木华黎,本是其他部族之人,战败后投诚铁木真,现在和博尔忽,博尔术,赤老温为铁木真麾下四杰之一,为人沉毅多智,雄勇善战。 铁木真侧目看了眼木华黎,拂袖转身向牙帐走去,此时黄沙城方向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一匹快马飞驰而来,马背上来人衣袂飘决,青丝飞扬。 “汗王,好像有人来了!” 赤老温提醒道,铁木真驻步回身看去,手握腰间阔剑,微眯眼眸注视着。 “汗王,马背上来人好像是三公主!” 木华黎一眼就看出马背上是阿刺海别,闻声,铁木真神情激动,阔步向前走去。 “是!” “是!” “是,海别回来了!” 铁木真说着眼眸中浮现出一抹疑惑之色,蒙古与楚两军对决,楚帝应该将阿刺海别囚禁才对,为什么是个时候会放她回来? “哒哒~” “哒哒~” 马蹄声逼近,阿刺海别飞身跃下马背,不知不觉中半年未见,此时看到铁木真,她莲步生风上前,欠身施礼。 “父王,孩儿回来了!” “回来就好!” 铁木真此刻铁血杀气尽是,一副慈父的样子,虎目大睁,看着阿刺海别。 “孩子,瘦了!” “父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回去!” 铁木真察觉到异样,往昔激灵活泼的阿刺海别,好似草原上飞奔的小马驹,今日相见她看上去忧心忡忡,俏脸上布满惆怅。 少顷。 铁木真,阿刺海别,四杰移步回到大帐里,众人落座后,阿刺海别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们四人先退下,去各营看看!” 木华黎四人起身施礼离开,铁木真溺爱的看着阿刺海别,道:“孩子,这段时间让你受苦了。” “父王,下令退兵吧!” 阿刺海别突兀的声音响起,铁木真先是一愣,紧接着面带疑惑,出言询问道。 “为何突然下令父王撤兵?” “父王,楚国国力雄厚,孩儿亲眼见过楚国皇都的繁华昌盛,绝非以往我们攻打的草原各部,楚国战将云集,悍卒百万,百姓在楚帝的统治下安居乐业。” “楚国已非往昔,并非熟睡的雄狮,而是睥睨天下的王者,孩儿得知楚帝与父王交战,同时还发兵扶桑帝国,以一国之力对战四大五品帝国,便是父皇怕也没有这份雄风气魄。” 阿刺海别在楚宫中居住半年之久,对于楚帝的行事风格颇有了解,他不希望铁木真在没有完全把握的情况下和楚帝为敌。 铁木真陷入沉思,阿刺海别说的没错,他的确雄风不同往日,可能是年龄大的缘故,不然不会被曹操一纸书信欺骗。 以一国之力对抗四大五品帝国,这楚帝的确疯狂,难道他真的有信息可以将四国击溃? “海别,现在要是此时下令撤军,我们只能空手而归,得不偿失,父王何时无功而返过?” 铁木真面有不甘,雄浑的声音响起,阿刺海别起身来到他旁边落座。 “父王,无功而返又何妨,至少我军可以保存实力,临近初冬,很快大雪就会封山,草原上万里冰封,每逢严冬都是我们帝国最艰难的时候,父王还是要以子民为重,他们才是国之根本。” “明年春天草长莺飞,我们蒙古帝国的版图延绵数万里,休养生息一年,恢复国力,让百姓平安度过这个冬天,到时在放眼天下,父王在做定论。” “师傅和圣人没再父王身边,木华黎他们难道没有看出黄沙城的端倪?” “端倪?” “海别,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铁木真神情凝重,微眯眼眸,急切的声音响起。 “父王,一月有余不曾攻下黄沙城,这只是楚军刚刚修建的新城而已,父王可知这是为何?” “为何?” “黄沙城里军民合一,守城将领刘备,大能之才,善待百姓,现在我军出师无名,楚军却有百姓支持,父皇如何可以攻下?” “而且孩儿这两日在黄沙城里,发现楚国强将云集,他们麾下军团皆是楚军精锐,为何他们却闭城不出,明显是在时机未到,父王有没有想过,楚军会偷袭斡难河,黄沙城只是又来牵制父王大军的。” 阿刺海别之言似惊雷灌顶,恍然大悟的同时,后背传来一阵刺骨的寒冷。 “偷袭斡难河?” “来人啊!” 铁木真纵声厉喝,大帐外两名蒙古士兵冲了进来,跪地施礼,只听他厉声道:“传令四杰,四獒,八虎,前来大帐议事。” 从楚国宛城出,过北寒王城,穿过古纳河,便可抵达蒙古帝国腹地斡难河汗王城。 铁木真素来征战,汗王城只会留守少量兵甲,其他的都是老弱病残,如果楚军真的可以击败他北寒王城外的两大军图,那长驱直入前往斡难河之畔也并非没有可能。 楚国三年,初冬。 铁木真大军从黄沙城下撤走,历时半年的蒙古大军征战无疾而终。 此番征战铁木真内心遭受到巨大的冲击,整个人仿佛苍老了十岁,黄沙城中刘备得知铁木真退兵,召集诸将在将军府中议事。 往昔。 暗卫将阿刺海别送往黄沙城的时候,同时送来两道圣旨,刘备没想到楚帝运筹帷幄,了事入神,既然现在蒙古大军已经撤走,他决定执行楚帝信件中传达的第二道诏令。 少顷。 吕布,赵云,关羽,苏烈,楚崖,庞德,张绣,李傕,郭汜,典韦,马超,仇锋诸将抵达将军府,诸将疑惑,蒙古大军已经撤走,刘备让他们起来会有什么事情。 刘备见众人齐聚,转身从背后木案上拿起圣旨,诸将见状纷纷出列跪地施礼,雄浑的声音响起。 楚帝早就猜到铁木真会撤军,所以他传圣旨让诸将前往永江城,对战扶桑帝国才是楚帝此番最大的军事行动。 张绣,李傕,郭汜依旧留在黄沙城和刘备一起镇守,其他诸将离开将军府纷纷赶回军营下令三军准备,第二日黄昏黄沙城中楚军大规模离开。 “吾皇智谋无双,运筹帷幄,胜在千里,当真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刘备身影笔直而立,眺望黄沙城外冲天的黄沙尘埃,看着浩浩荡荡离开的楚军,眸子里浮现坚定之色,喃喃自语声消散在寒风里。 ............. 东海上,一处海边渔村外的码头上,一艘船只停泊,远处寒山若隐若现,海天相接处,袅袅升烟。 三道身影从船只上掠下,只见一人转身付了船费,三人站立在码头上,为首的男子客气道:“老人家,这里是不是已经算是东吴之地了。” “哈哈,老朽早就看出你们三人是外来的,这里就是东吴之地,不过只是一处小渔村而已。” “三位器宇轩昂,一生富贵,看样子像是商贾,你们应该是要前往皇都。” “没错,老人家我们就是要前往东吴皇城,不知从怎么前往?” 询问声响起,老者将船只绑在码头的木桩上,再次开口道:“穿过鱼龙村,前行百里之地有城池,到了那里三位公子可以买快马前往皇都,约莫就十天时间吧。” 老者话音落,三人再次将一些碎银交给老者,起身像面前鱼龙村走去。 “公子,海上漂泊一个月之久,我们来这里到底为了什么?” 此时。 说话之人正是罗世信,那被称之为公子的当然就是楚帝,一个月前,他秘密离开皇城,只带白起和罗世信两人,出海经历一个月的转折,终于来到了眼前的鱼龙村。 此番楚帝之行知晓之人很少,他准备悄无声息的走遍东海上诸国,说是了解风土人情。 你信? 反正我不信! 楚国沿海城池扶桑犯境,狼烟迭起,他怎么可能有心思游山玩水? “世信,记住我给你交代的,不该问的不要多问,言多必失!” 楚帝厉声训斥,拂袖带着二人进入鱼龙村,这座村寨位于东吴帝国最北边,数十年不曾经历过战火的摧残,百姓男耕女织,平日打点鱼出售,日子过得倒也平静。 三人穿过鱼龙村因为是外来人,所以村子里百姓并没有和他们有太多的交集,白起用高价在村寨里买了三匹马匹。 看着三人策马离开的背影,买马的汉子颠了巅手里钱袋,冷笑一声,眼角闪烁着狡黠之光,轻蔑的声音响起。 “真是三个冤大头,三匹老马而已,竟然愿意用三倍的价格购买!” 汉子面带兴奋之色,将钱袋揣进衣衫里,回身冲着院子里大喊一声:“我去阜阳城了,过些时日再回来!” 少时。 院子里出现一位妇人,打扮朴素,看着汉子远去的身影,侧目向一旁看去,破口大骂道。 “你个杀千刀的!” “是不是买了马,又准备前往阜阳城找你相好的!” 阜阳城,虽是东吴帝国最小的城池,可这才刚刚入夜,城里就热闹一片,灯红酒绿,喧哗吵闹。 楚帝三人赶在阜阳城门关闭前进入,此时他们已经在一家酒楼里,三人临窗而坐,街景尽收眼底。 饭菜尚未上座,酒楼里一片嘈杂,很快一旁几人的谈话引起了楚帝的注意。 “听说了没有,北魏帝国大军前来已经在南线攻下三座城池了,皇上下令让太史将军和鲁将军前往御敌,也不知道此番能不能将北魏帝国击溃。” “你这消息怕都是一个月前的,前线最新消息太史将军和鲁将军已经收复三城,正和北魏大军在湘东城下对峙,孰强孰弱现在还尚未可知。” “铁牛,你的消息太落后了,算了还是喝酒,就算战火蔓延也不会到阜阳城,北魏窥觊我东吴以非一日,何曾越过庐陵郡。” “是啊,国家大事其实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可以左右的,好好过好小日子就行了。十年前庐陵郡一役,北魏帝国觉得它十二万悍卒无人敢迎其锋芒,可结果呢,皇上御驾亲征将他们击溃,北魏大军险些全军覆没。” “庐陵郡一役我知道,那一战皇上亲率大军,势如破竹,气势如虹,杀的海水赤红,哀嚎如雷,这才换来东吴这十年的太平。” 铁牛兴高采烈的说道,可其他两人皆是鄙视,纷纷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铁牛,十年前的庐陵郡一役东吴百姓人尽皆知,还用你说,每次就不能说点新鲜的事情。” 面对两人的鄙视,被称为铁牛的壮汉,脸色涨红,不知是酒劲上来,还是被同伴气的。 楚帝见三人谈话结束,回身小二已经将饭菜放下,他刚欲示意白起和罗世信用饭时,只听到铁牛不悦的声音响起。 “谁说我们有新鲜的事情,我知道的这件事情你们绝对不知道。” 两人放下手中酒杯,相视一笑,异口同声道:“那你倒是说啊,不会又要说你偷看张寡妇洗澡的事情吧!” “狗眼看人低,我铁牛是那样的人?早都不偷看了,她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 “行了,今天就让你们知道,我铁牛也是干大事的人!” 铁牛面带骄傲之色,抬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环顾四周压低声音道。 “阜阳城外,有一群人在地底找到宝藏,据说是千年之前.........” 铁牛话还未说完,脑袋直接撞在酒桌上,两名同伴纷纷大笑,嘲讽道。 “就这点酒力,还出来吹牛,真是笑死人了。” 两人大笑着,抬手摇晃铁牛,只见桌面上出现一滩血水,两人大惊失色,抬手将铁牛扶起,只见他额头上鲜血汩汩而流。 “砰!” “砰!” 两人惶恐不已,身形从木凳上栽倒下去,手扶在地面,快速向后退去,颤抖的大叫声传开。 “杀人了!” “杀人了!” 酒楼中众人震惊,循声看去,皆是慌乱不堪,而此时窗口座位上,楚帝三人早已踪影全无,只剩下香气四溢的饭菜袅袅升烟。

下一篇   第865章 路遇甘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