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2章 朕欲疯狂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862章 朕欲疯狂

“砰!” 楚帝抬手将奏折拍在面前木案上,面带愤怒之色,这道奏折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但同样他心中充满了疑惑。 房玄龄,张良,刘伯温,郭嘉四人面面相觑,不知楚帝刚才话中之意,但他们已经猜到应该是蒙古大军向黄沙城发起攻击了。 张良移步上前将木案上奏折取下,其他三人纷纷围上前,看着杭奏折上内容,皆是一惊。 “蒙古大军突然放弃攻打北魏和元丰,调转兵马向吾楚发起攻击,这其中一定另有玄机。” 张良拿着奏折喃喃自语,郭嘉三人也有些摸不清头脑,此时楚帝雄浑坚定的声音响起。 “铁木真又何妨,既然他已主动出击,那朕就先夺下蒙古帝国,不灭他的威风真以为吾楚可随便欺辱。” “敢犯吾楚者,虽强必诛,这次朕要通过蒙古帝国之事,告诉天下这句话不是口号。” 刘备在奏折中提到蒙古铁骑有备而来,接连向黄沙城发起数十次攻击,原本即将完工的城池已是断壁残垣,怕是用不了多久杭黄沙城就会被攻破。 “皇上,此时蹊跷,蒙古大军的出现太过蹊跷,如果铁木真要想攻楚,不会推迟三个月。” “是啊,皇上微臣总觉得此事和往昔前来面见圣上的北魏使臣有关,当日皇上拒绝和北魏结盟,可哪位使臣离开时,并没有丝毫的紧张和担忧,反之却是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 郭嘉出言说道,楚帝这才反应过来,贾诩毒士之名,会不会真的是他在背后操纵。 可仅凭贾诩一人就可以让蒙古数百万大军调转马头,放弃进攻北魏帝国,这简直有些匪夷所思,一人之能真的有如此可怕? “不管铁木真为何进攻吾楚,既然他来了,那朕就和他一较高下。” “天下之霸者,到底有何能耐!” 楚帝转身目光停留在地图上,目光掠动,脑海中思绪飞转,少顷,回身示意四人上前。 “子房,奉孝你们看,距离蒙古帝国最近的还是北寒王城,越过古纳河流便可直接插入蒙古帝国心脏,此时蒙古大军集结在这里,我军可兵分两路前后夹击,如此以来不但可以击溃蒙古大军,还可将他的老巢给彻底端了。” 楚帝手指在地图上,询问之声响起,四人看着地图上线条,神情不禁有些凝重。 “皇上,古纳河曲折婉转,大军孤军深入,地理环境不熟,要想越过古纳河怕是至少需要俩月之久,如此以来正面迎敌的诸将压力太大。” “倒不如孤注一掷,黄沙城一带设伏,将蒙古大军击杀在这里。” “房大人之言我不赞同,黄沙城之内是江陵城,紧接着便是乐陵城,两座城池重新修缮后早已固若金汤。” “蒙古大军多是骑兵,擅于长途奔袭作战,闪电战,可攻城掠地并非他们的强项,即便是黄沙城失守,江陵,乐陵两座城池足以抵挡他们两个月之久。待我突破古纳河冲击蒙古大军后方,定可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如此以来岂不胜算更大。” 张良曾在江陵城待过,对于那里的情况非常清楚,他有信息楚军诸将可以镇守两城数月不失。 “众卿不必担忧,沙场风云变幻莫测,胜负只在瞬息之间,朕有信心可以将蒙古大军全线歼灭。” “霍去病,岳飞二将都有进入草原的经验,加上北寒王单黎麾下士兵,穿过古纳河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丝毫困难。” 楚帝坚定的声音响起,侧目看了眼小桂子,道:“传京中所有将领入宫,朕要亲自部署,此战要痛击蒙古帝国,让他们知道吾楚常胜的记录并非传说,而是真正的神话。” 小桂子领命离开,一炷香时间不到他却去而复返,背后带着一位风尘仆仆的传信兵。 御书房。 小桂子让传信兵在殿外等候,匆忙的进入殿内,整个人好像霜打的茄子,真是多事之秋,短暂的平静后迎来的的确是暴风雨,因为他接下来要告诉楚帝的还是一则惊天的消息。 楚帝正在和四人商榷粮草之事,忽见小桂子到来,见其匆忙的样子,完全没有往昔的沉稳。 “皇上,永江城传信兵入京,有重要事情禀报,已在殿外等候。” “永江城,孔明有何事禀报?” “让他入殿!” 楚帝脑海中思索着,朗声说道,少顷,殿外传信兵进入,跪地施礼,面带惶恐之色,颤抖的声音响起。 “禀皇上,沿海诸城遭受到扶桑帝国偷袭,百姓死伤无数,被掠夺的钱财不计其数,诸葛大人让末将回京,希望皇上派兵增援。” “扶桑帝国偷袭沿海各城池,他们到先动手了。” “以蝼蚁之力而撼泰山,何其愚也,扶桑帝国如果真有实力,他们不会袭扰,定是剑之吾楚,兵临城下。” 楚帝面带冷笑,轻蔑的声音响起,对于扶桑帝国袭扰沿海城池觉得非常可笑,以他对扶桑帝国的了解,他们野心十足,袭扰掠夺根本就不是他们的目的,只是在试探楚国的兵力。 众卿没想到蒙古和扶桑同时出兵,这一下事态变得紧张起来,单单一个蒙古帝国已让人头痛不已。 “孔明,子房,伯温,你们都提出休养生息,朕本无心征战,可诸国步步紧逼,既然如此血染天下又何妨。” “不能一统天下,何来宁静的生活?” 楚帝双目睥睨,拂袖落座于木案前,雄浑磅礴的声音再次响起。 “朕意已决,海陆两军,齐头并进,灭扶桑,驱蒙古,从今往后。” ............ 黄昏时分。 巍峨的楚宫长阶上,诸将身披戎装,阔步向台阶尽头走去,受到楚帝的诏令,他们没有一刻耽搁。 进入御书房中。 冷冽的气息让他们神情一凝,诸将很久没有见到楚帝如此严肃的样子,他们前来的路上已经知晓蒙古和扶桑用兵之事,可现在的情况好像要比他们想像的严重。 “末将参见皇上!” 数十人跪地施礼,戎装的撞击声传开,打破了御书房的宁静,楚帝抬手示意他们起身。 “前方战事紧张,朕就不再多言。” “苏烈,楚崖二将听令,命你二人带领战虎兵团前往黄沙城。” “典韦,宋无缺,王彦章三将,带领麾下军团前往黄沙城!” “马超,仇锋二将带领朱雀军,龟背军,独孤伐带领赤锋营,你等三人前往北寒王府。” “杨大眼,张飞,孙尚香,花木兰,秦良玉,单雄信诸将,带麾下诸将前往永江城。” “黄忠,麴义,高顺,杨再兴四将带领麾下士兵分别前往沿海诸城,击溃扶桑帝国敌兵,前往永江城与诸葛军师汇合。” 言讫。 楚帝猛地腾起身影,从木案前走下去,将手中两封圣旨交给独孤伐和楚崖,让他们分别将圣旨交给岳飞和诸葛亮。 诸将领命,楚帝让他们下去准备,明日黄昏时分出发离开皇都奔赴各地。 ............. 时秋末,凉风透骨,黄昏将近,霞光遍野。只听得虎啸城下马鸣长嘶声震天响起。 诸将在城们外两拜别楚帝,六十万大军披甲离去,声势浩大,惊天动地,遥望狼烟,跃马扬鞭。 烟尘滚滚中,大军兵分四路而行,分别消散在官道上,楚帝,张良,刘伯温三人站立在城池上。 凉风微徐,衣袂飘决,一道黯然的声音响起:“六十万儿郎奔赴沙场,有多少人可以战功赫赫,又有多少人埋骨他乡?” 楚帝说出这番话突然觉得有些凄凉,自己何时变得如此多愁善感,或许是因为看惯了生死后的有感而发。 “皇上,此役海陆两军,同时征战,以一国之力对战蒙古和扶桑,怕是也只有吾皇能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 张良自认为他比较了解楚帝的心思,可有些时候他却看不清楚帝到底在想什么,就像此刻一样。 “疯狂?” “朕觉得一点都不疯狂,因为疯狂的事情还在后面!” 楚帝面带诡诈笑意,眺望远处西落的残阳,拂袖向城池下走去。 张良,刘伯温皆是一愣,不知楚帝最后一句话到底是何含义,两人喃喃自语道。 “不疯狂?” 见楚帝走远,两人拂袖追了上去,三人的身影消失初上的夜幕里,而此时的虎啸皇都依然热闹非凡,已经纷飞的战火对这里没有丝毫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