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9章 退敌,只需一封信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859章 退敌,只需一封信

玉龙苑。 凉亭里,张良和郭嘉出言,两人皆不赞同楚帝和北魏帝国联盟。此时,贾诩脸色骤变,眼眸深处掠过一抹担忧,不过一闪即逝的担忧,很快就被他掩饰过去。 楚帝将手中信件放在木案上,注视着贾诩,道:“先生既是奉命前来,朕不可能让先生空手而归。” “对于和北魏联合之事,朕并不感兴趣,先生回去告诉北魏皇。” “楚帝,当真再考虑下,蒙古帝国联合西辽,西夏两国,雄兵百万,气势长虹,有横扫五品帝国之势。” “楚帝要想独善其身,怕是只能争取一年喘息的机会,要是铁木真攻下北魏,元丰两大帝国,实力暴涨,回头来横扫楚国简直易如反掌。” “莫要因为今日的错误决定而酿成大祸,来日只能后悔莫急。” 贾诩没有丝毫的保留,将蒙古帝国联合西辽,西夏两国的事情告知楚帝,他此举是想让楚帝明白眼下事态的严重,同时也算是传递给楚帝一则有价值的消息。 楚帝,张良,郭嘉三人不曾怀疑贾诩之言,北魏帝国能在五品帝国长久不衰,若非面临强大不可敌之对手,怕是以曹操的秉性根本不会传亲笔书信来结盟。 “先生之言,让人惊恐,吾楚久经战火摧残,早已是满目苍夷,将领和士兵需要休息,百姓同样需要休息。” “一年之后的事情谁能说的清楚,此消彼长,两败俱伤的事情也会出现,说不定到时吾楚还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此时的楚帝狡黠的像一只狐狸,他说的没错,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也可能出现两败俱伤的情况,可楚国经过一年的修养,国力蒸蒸日上,各方面都在飞速发展,孰轻孰重,不用言明。 贾诩心思缜密,楚帝话中之意他岂非不明,拂袖起身,禀拳施礼。 “今玉龙苑相见,楚帝当以为没有发生过,某这就离去,恕不远送!” 贾诩甩袖离去,前行的脚步奇快无比,来到玉龙苑门口,嘴里不时喃喃自语道。 “大争之世,岂容你独善其身?” 不远处。 茶楼里,阿福看到贾诩出现,眉宇间浮现出一丝疑惑,从怀里掏出一把碎银放在桌上,抬手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拿起凉帽,跳上马车快速向贾诩靠近。 “老爷,这就离开?” “使命已经完成,出城前往望峰坡。” 楚帝显然没有答应贾诩的联盟,可他却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好像早已稳操胜券。 望峰坡,贾诩带来的北魏帝国高手都在此处藏匿,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贾诩让他们全部装扮城楚国百姓的样子,隐藏之深,暗卫和锦衣卫没有丝毫的察觉。 ........... 此时。 玉龙苑内,凉亭里楚帝身形站起,背对着张良和郭嘉,看着池中假山,自言自语道。 “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贾诩之言绝对真实,蒙古帝国,北魏帝国都已崭露头角,开始兵锋相见,怕是很快战火就会蔓延到吾楚。” “不想有亡国之危,就必须提前准备,防患于未然!” “皇上,大世争锋,五品帝国往上都是庞然大物的存在,他们根深蒂固,经历数十年战火却依然经久不衰,吾楚将面临的对手越来越强。” “未雨绸缪,提前准备,兵甲,粮草辎重,甲胄装备才是根本。” 张良闻声起身站在楚帝背后,凝重的声音响起,显然对于即将发生的战事有些忧愁。 一年时间弹指一挥间,可楚国将要面对的对手,却并非只有蒙古帝国。 楚帝神情惆怅,铁木真,曹操的出现让他意识到战争大陆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历史中铁木真天下霸者,横扫天下版图之大让人咂舌,素有疯皇之城。曹操更是在群星璀璨的三国中杀出一条血路,为魏国的建立奠定了基础。 现在恐怖如斯的两人在战争大陆却只是五品帝国的帝王,他不敢想象五品以上的那些帝国,还会又谁出现。 千古一帝? 念及于此。 楚帝神情一凝,心中更加确定接下来的方针,扶桑帝国必须灭,在面对铁木真和曹操之前,必须先将这条毒蛇处理,不然永远都要精神紧绷,时刻防备他撕咬你一口。 “回宫!” 突兀的声音打破了凉亭里的寂静,张良和郭嘉皆是一愣,紧跟在拂袖离去的楚帝背后。 黄昏时分。 望峰坡一直飞鸽腾空飞起,挥动着翅膀朝着北魏帝国方向飞去,此去它翻山越岭,漂洋过海,却带着重要使命。 贾诩站立一颗参天古树下,眺望天穹上远去的飞鸽,喃喃自语道。 “退敌,只需一封书信!” “为何要想的如此复杂?” 微冷的清风袭过,迟暮的霞光挥洒在地面上,贾诩转身向望峰坡背后的山村走去。 此时。 楚宫中。 楚帝召见了白起,黄忠,麴义,高顺,杨再兴,高宠,马超,苏烈,王彦章,罗世信,仇锋,张飞诸将。 “诸将听令,朕给你们三个月时间,麾下选拔出五千名修为最强的士兵。” “并且这三个月时间,诸将必须严格训练麾下所部,大战在即,刻不容缓,接下来吾楚将面对的对手更加强大,沙场上刀剑无眼,朕不希望尔等麾下的士兵成为炮灰。” “皇上放心,我等必将完成任务。” 楚帝知道诸将麾下士兵都是久经沙场的悍卒,可他还是不得不在这紧要关头,给他们加大压力,毕竟未来是未知的,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今日多流汗,他日沙场上才有机会活下去。 黄沙埋骨,客死他乡,是谁也不愿意的。 诸将领命离开御书房后,楚帝坐在木椅上,整个人略显疲累,今日贾诩的出现让他对未来的格局有了新的认识,当真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入夜。 小桂子前来询问,今夜前往何处,楚帝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起身一人向御书房外走去。 月光韶华,星斗璀璨,楚帝一人踏月色而行,不知不觉却来到阿刺海别居住的宫殿外。 再次听到略显凄凉的笛音,楚帝轻笑一声,倒也觉得今夜的笛音非常应景,和他心情一模一样。 总感觉悠扬的琴音好像有魔力一样,楚帝不自觉移步向宫殿门口走去,可前行不到百米,他折身离开前往碧霄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