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7章 朱雀,龟背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857章 朱雀,龟背

兵工厂外。 温风从三名士兵身上掠过,只觉得瞬间变得清凉,楚帝听到干将的声音,脸颊上尽是喜悦之色。 干将话中之意显然是告诉楚帝,四品帝国以下身披青龙铠甲的士兵可立于不败之地。 “干将,这青龙铠甲现有多少?” 楚帝出言询问,干将见其眸子里尽是喜悦,知道楚帝对青龙铠甲非常满意,朗声说道。 “回皇上,经过三个月的铸造,现在兵器库里青龙铠甲共有六千具。” “六千具还是有些不够!” 楚帝不敢想象要是楚国水军装备上青龙铠甲,会恐怖到什么程度,可只有六千具根本无法满足楚国水师大军,他的目标是未来楚军水师必须全部装备青龙铠甲。 强行压制着心中兴奋,移步来到身披朱雀铠甲的士兵面前。 “赶紧给皇上展示下朱雀铠甲的威力!” 干将催促道,士兵身披墨黑色朱雀铠甲,起身快速向前狂奔而去,双手同时拉开铠甲两侧按钮,只见他背后铠甲上出现两道锋利的玄铁羽翼。 “唰!” “唰!” 士兵身形好似翱翔天穹的大雁一样,展翅高飞,快速向前方掠去,所过之处草木夭折,残渣飞溅而起。 “朱雀双翼,锋利如刃,这朱雀铠甲有点意思!” “干将,这朱雀铠甲是不是只能飞行如此高度?” 楚帝看着面前远去的士兵,发现他前行的高度也就不到两米,干将目光注视着远方,出言为楚帝解释道。 “皇上,朱雀铠甲飞行的高度和使用者的修为有关系,眼前士兵修为不高所以只能达到如此高度。” “若是让楚将军和罗将军装备,高度要远远超过现在。” “原来如此!” 小贱将朱雀铠甲的三维构造图传送到楚帝脑海中,他深深被欧冶子的才华折服,这朱雀铠甲不但需要掌握精湛的锻造技术,其中还隐藏着机关术。 “皇上,兵器库里朱雀铠甲只有三千具,配备上裂天枪,吾楚士兵装备沙场上定可所向披靡。” 干将出言说道,楚帝心中早已是波涛汹涌,都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同时他在想要是将灭魂臂和朱雀铠甲合二为一,那沙场上简直就是超级大杀器。 朱雀铠甲带来的震撼久久不能平复,干将再次挥手示意身着龟背铠甲的士兵上前,夺过他手中两名巨刀递给楚崖和罗世信。 “两位将军,请!” 罗世信和楚崖都是身藏万斤巨力的悍将,只见他们二人手起刀落,震天的撞击声响起,身着龟背铠甲的士兵身形快速向后暴退数十米之遥。 “砰!” “砰!” 两道断裂声传开,罗世信和楚崖手中巨刀一分为二,两人手握刀柄,刀身已跌落在地面上。 跌倒在地的士兵阔步上前,脸色涨红如血,显然刚才异常紧张,可在罗世信两人的攻击下,他却安然无恙,毫发无损。 “好一具龟背铠甲,干将莫邪你们二人当真为吾楚立下大功。” 龟背铠甲防御力变态,沙场上即便遭受战马的践踏,刀枪剑戟的穿刺,有了它的防御完全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欧冶子锻造的这三套装备,已经属于楚国当前最顶尖的铠甲,楚军一旦身披如此铠甲,战力至少可以提高一倍有余。 “好!” “好!” “好!” 楚帝接连三道好字,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一口气封赏欧冶子,干将莫邪黄金万两,府邸两座,良田百亩,绫罗绸缎上百匹。 干将莫邪受宠若惊,没想到楚帝给予如此丰厚的封赏,纷纷跪地施礼,感谢皇恩。 “皇上,兵工厂里数千名工匠跟随在微臣夫妇身旁,没日没夜的锻造,他们都有家室,微臣希望将万两黄金平分给他们。” 楚帝没想到干将莫邪二人有此觉悟,两人在他心里的地位再次提升,雄浑的声音响起。 “朕就依你们所奏,传令户部将万两黄金分发给兵工厂里的工匠师傅。” 楚帝抬手将两人扶起,心里非常清楚,楚国可以横扫东海以南是因为诸将沙场浴血拼杀而来,可兵器加工厂干将莫邪,欧冶子一行人同样是功不可没。 这万两黄金封赏给他们也算是对他们的奖励,这一年来日夜辛苦的回报。 接下来。 楚帝从干将口中得知龟背铠甲有两千具,三套装备加起来共有一万一千具,楚帝决定返回皇城就让兵部派人将青龙铠甲运往永江城。 至于朱雀铠甲和龟背铠甲,他准备在三军中挑选出五千人,他们将成为楚军中的最尖锐的兵锋。 .............. 夜幕降临,繁星悬空,荒野官道上楚帝,楚崖,罗世信三人策马扬鞭,快速向皇都狂奔而去。 午夜时分。 三人勒马而立,出现在皇都城池下,守城士兵知道楚帝下午出城,看到三人出现急忙从城池上跑下去。 打开城门,守城众士兵全部跪倒在地,楚帝并未下马,扬鞭消失在长街尽头。 众士兵紧闭城门,看着灯光下飞驰消失的三匹战马,脸上纷纷腾起自豪之色,感觉成为楚军士兵是一件非常骄傲的事情。 返回皇宫,楚帝下令让罗世信和楚崖早些回去休息,只身一人向养心殿走去。 前往养心殿必须经过摘星楼,楚帝前行距离摘星楼还有百米之遥时,一阵鹰笛声传来,清越婉转,哀而不伤,但却有一丝悲凉。 楚帝循声而去,抬首向摘星楼上看去,只见一道倩影出现在他视线里。 “这女人是怎么了?” 楚帝喃喃自语着,移步向摘星楼走去,眼前的摘星楼并非像纣王为妲己修建可摘星辰的摘星楼,而是楚宫中最高的建筑,所以楚帝为它重新命名为摘星楼。 来到摘星楼上,小桂子刚欲起身施礼,楚帝抬手将他喝止,挥手示意小桂子离开。 阿刺海别完全沉浸在鹰笛中,完全不知楚帝已经到来,笛声好似空谷幽兰,婉转悲凉,完全不像是一位久居蒙古蛮族部落里的女子可以吹奏出来的。 月光斜射在她脸上,妖媚神色愈发动人,楚帝不察就深陷其中,笛音美,人更美。 一曲终了,阿刺海别回身,悦耳的声音传开:“劳烦公公,送我回去。” “楚,拜见楚帝!” 阿刺海别没想到转身那一瞬间,站在她背后的竟然是楚帝,立即欠身施礼。 “公主不必多礼,楚宫住小憩是否还习惯?” “有劳楚帝挂念,一切还习惯,今夜偶思家乡,所以劳烦公公带我来此,登高朝着月亮出现的地方轻笛一曲,若是打扰到楚帝,还望楚帝受罪。” “无妨,楚宫百廊回转,曲径千折,还是朕送公主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