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5章 海盗(二)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845章 海盗(二)

狂潮拍石,万里海岸同时金钟齐鸣,铿铿锵锵,很有节奏。 海面上浪花翻飞,虚空中箭矢如蝗,遮天蔽日,肆意纵横交错,楚军和金银岛匪徒对峙。 “咻!” 一支穿云箭,快如流星,一闪即逝。 海盗为首战船上,霸王陈祖义乍然抬首,大睁的瞳眸里映射出一只飞矢,刀疤抽搐,神情慌乱不堪。 吕布射出的箭矢,碎空而去,遇浪破之,疯狂的摩擦下,空气里出现一道浓烈的火焰,好似子弹般直击陈祖义面门而去。 “啊!” 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陈祖义抬手捂着耳畔,汩汩而流的鲜血顺着指缝喷出。 “奉先,你这一箭竟射下匪首一只耳朵,真是神技也!” 诸葛亮放下望远镜,朗声赞许道,吕布拈弓搭箭,接连又是三道箭矢飞出,这才回身注视孔明。 “军师谬赞了,刚才那一箭还是有些偏差,末将是冲着匪首的性命去的。” 吕布雄浑的声音响起,语气中充满自信,显然对于刚才一箭不甚满意。 “奉先之箭,神乎其技,恐只有箭神可与之匹敌!” 诸葛亮羽扇轻摇,赞许之声再次响起,可楚帝却嘴角轻扬,面带笑意,对于吕布精湛的箭技并没有太多的戟惊讶。 三国时,袁术遣大将纪灵攻刘备,约吕布夹攻;刘备也求援于吕布。吕布设筵为两家解和,纪灵不听,吕布射戟,纪灵惧而撤兵。 吕布将画戟插到辕门外一百五十步地方,如果我一箭射中画戟的枝尖,你们两家就不要打了。吕布叫人端上酒来,各自饮了一杯,酒毕,取出弓箭,搭箭拉弦,只听“嗖“的一声,那箭不偏不倚,正中画戟的枝尖。 辕门射戟如此而来,吕布以他精湛的箭法平息了一场厮杀。 吕布手执画戟,背负龙舌弓,这两件兵戈皆是他最擅长的,刚才那一箭的确没有发挥出他最巅峰的水平,同时也足以表明匪首的强悍,绝非是普通庸人。 陈祖义左耳中箭,噬神的痛楚让他狰狞,侧目看了眼身旁徐海和郑石氏,愤怒的咆哮声响起。 “二弟,三妹,今不惜一切代价,将面前战船上士兵全部斩杀。” “我要让他们血债血偿,射我一只耳朵,就要用他们的生命来偿还!” 郑石氏起身从背后士兵身上将飞箭拔下,微眯的水眸从箭身上扫过,脸上浮现出一抹狠毒,森寒的声音响起。 “吕,奉先?” “敢伤我大哥,攻上战船,老娘要将你大卸八块,扔进海里喂鱼。” “兄弟们,不要和他们死拼,全部下水偷袭他们!” 郑石氏一眼就看出他们和楚军装备的差距,死拼激战根本占不到任何好处,只能损兵折将,削弱他们的战斗力。 可金银岛上盗匪都是水下好手,他们灵活如鱼,快如雷霆,闻声,盗匪一个个手执三叉戟,纵身一跃,全部没入海中。 瞬时间。 数百只船上的盗匪全部踪影全无,楚军士兵手执巨弓,警惕的注视着海面上的变化。 “放箭!” “绝对不能让他们靠近战船!” 戚继光纵身咆哮,众士兵纷纷放箭,一道道箭矢没入水中,海底盗匪灵动如鱼,箭矢在阻力的影响下,根本无法对他们造成任何伤害。 密密匝匝的箭矢没入水中,但却被他们轻松躲过,这些盗匪盘踞在金银岛上数十年,他们掠夺过往商船,沿海城池,都是一等一的好手。 “唰!” “唰!” “唰!” 一时之间,数百道身影冲出水面,手中三叉戟向黑翼战舰上抛去,三叉戟,铁锁钩才是他们最擅长的兵器,用来偷袭战船是最尖锐的利器。 “砰!” “砰!” “砰!” 水花四溅,楚军士兵被突如其来的三叉戟和铁锁钩攻击的触不及防,瞬间战船上士兵跌路,没入深海中。 不到一炷香时间,两艘黑翼已经被盗匪攻占,他们好似鲤鱼跃龙门一样,来的快去的也快。 每次出现抛出的三叉戟和铁锁钩必将夺走一名士兵的生命,龙舟上楚帝看着海面上翻飞的盗匪,神情大惊,喃喃自语道。 “好厉害的进攻手段,小七,你觉得他们下水功夫如何?” 阮小七听到楚帝的询问声,微眯眼眸,紧握腰间龙王刺,冷冷道:“皇上,这些海盗水下功夫不及张顺大哥,到时手中利器威胁十足,可在水底下三叉戟和铁锁钩,完全发挥不了威力,末将手中龙王刺刚好适合给他们放血。” 阮氏三雄的兵器分别是,玄铁霸王刀,鳄鱼爪,龙王刺,张顺的兵器是鱼肠剑,四人皆是使用短兵器,可在水下却威力十足,只要和对方相遇短兵相接,便可夺其性命。 “皇上,我等四人愿意潜入海底,捣毁斩杀盗匪。” 阮小七雄心勃勃的样子,坚定的声音响起,只见楚帝却轻轻摆手,出言道。 “小七莫急,海盗人数众多,非你们四人可以抗衡!” “孔明,传令众士兵冲上黑翼战船最高层,海盗三叉戟和铁锁钩攻击范围有限,战船最高层他们根本无法抵达,只要他们冲出海面,敢登上战船,众将士斩杀他们易如反掌。” 黑翼战船虽然没有龙舟高丈余,可共有两层,顶层投石车,连弓弩皆已装备,其高度根本是海盗兵戈无法抵达的。 一声令下,战船上士兵快速向鼎城冲去,远处陈祖义,徐海,郑石氏见状,面带戏谑之色,以为楚军阵脚大乱,指挥船只向龙舟不断逼近。 海底盗匪见楚军仓皇而逃,发现战船上暗藏千名女子,一人快速向陈祖义船只游去,脸上噙着兴奋的笑意。 “禀大将军,前方战船上发现千名女子,这次可是一笔大买卖!” “千名女子?” 陈祖义这一瞬间忘记了耳畔传来的痛楚,狰狞的脸颊上浮现出喜悦之色,千名女子的确是一笔大买卖。 往昔。 他们在东海上掠过商船,抢来的财物全部运往金银岛上,女子除了岛上兄弟凌辱外,其他人全部贩卖到诸国城池里,那可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念及于此,陈祖义厉声下令,所有船只向龙舟靠近,务必要将战船上女子全部掳走,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