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4章 海盗(一)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844章 海盗(一)

“凤凰涅盘,浴火重生,九万里苍穹,任由其翱翔!” 楚帝声如平地惊雷,响彻云霄,众女皆是心死之人,她们岂会惧怕死亡,纷纷跪地施礼,纵声答应。 “我等愿意加入凤凰军团,为国效命,征战沙场!” 战争大陆,烽烟迭起,硝烟弥漫,楚国眼下虽为一方霸主,可楚帝志在天下,所有他无时无刻都在想着如何可以争强帝国实力。 组建凤凰军团,是他很早就已经拥有的想法,眼下不过时机成熟,正好这千名女子无路可退,她们加入凤凰军团是最好的选择。 “公瑾,下令登船!” 今日风和日丽,海面上风平浪静,龙舟和黑翼战舰起航,楚帝虽然心中有些不舍,可他还是强行压制着内心的情绪。 甲板上。 貂蝉和陈圆圆二人拿着望远镜戏耍,时不时传来一道悦耳的娇笑声,不远处,楚帝,诸葛亮,周瑜,戚继光,阮家三雄和张顺正在商榷返回永江城,重新训练水师的事情。 众人各抒己见,都要自己的想法和建议,周瑜和戚继光更是通过舟山岛一役总结经验,决定要强大水师首先要从兵器和甲胄上下功夫。 现在楚军水师的装备还是和步兵的相同,本来就比较沉重,遇水重量增加,很是影响水军将士移动速度。 时间在商榷中不知不觉溜走,最后出现一道难题就是水军人数的增加,永江城本属于翰清帝国,可翰清帝国遭受烟土的荼毒最为严重,适龄征兵的男子太过稀少,周瑜和戚继光两次征兵才勉强征集五万之众,现在想要增加兵力怕是要从其他帝国征调。 “军师,将帝国各大军团士兵全部征调到永江城,就算他们是旱鸭子,每天给朕泡在水里,迟早有一天也会成为像张顺一样的。” 楚帝浑厚的声音响起,周瑜轻笑一声,道:“皇上,南北本就有差异,单单水土不服,就得让众将士在床上趴几个月,更别说下水了。” “哈哈,话虽如此,也非不可一试。” 诸葛亮朗声大笑,轻摇手中羽扇,微眯着眼眸,目光朝着远处海面看去,神神叨叨的自语着。 “皇上,上天将水师给吾楚送来了,就看能不能抓住这次机会。” “孔明何意?” 楚帝询问道,只见诸葛亮玉扇直至前方,楚帝眺首看去,脸上腾起浓郁的疑惑之色。 “皇上,这数十艘船从南面而来,显然不是扶桑帝国的战船,那么他们到底是谁?” “东吴帝国就更不可能,距离这里太遥远了!” 经诸葛亮这一提醒,楚帝恍然大悟,脑海中瞬间出现一座岛屿的名字。 “金银岛!” “这些人都是盘踞在金银岛上的海盗?看他们来势汹汹,倒是有一股加勒比海盗的气势。” 楚帝喃喃自语,这是他第一次遇到真正的海盗,脑海中不禁想到电影里,凶神恶煞,无恶不作的加勒比海盗。 “公瑾,元敬传令三军将士准备御敌,这金银岛上的海盗可是恶名昭著,下令众士兵不可掉以轻心。” 楚帝一声令下,龙舟上战鼓声惊天响起,两侧黑翼战船纷纷向龙舟靠近,黑翼上众女看着远处黑压压的船只靠近,一个个花容失色,脸上充满慌乱之色。 她们虽有心加入军队,可现在尚未受过训练,没有经历过血与火的淬炼,面对穷凶极恶的海盗,她们还是吓得瑟瑟发抖。 战鼓声响起,远处海盗的船只上,为首三人神情一凝,脸上浮现震惊之色。 “大哥,前方战船不像是扶桑帝国的,如此霸气磅礴的船只,真是让人向往啊!” “是啊,我们要是拥有如此战船,东海之上我们也将成为一方霸主。” 一男一女出言说道,只见为首的男子眉宇紧蹙,脸上的刀疤显得愈发狰狞。 “二弟,三妹,不要掉以轻心,前方战船上之人怕是我等惹不起,他们装备精良,人数众多,就算不是扶桑帝国战船,怕也是属于其他帝国。” “不像是普通的商船,怕是一块硬骨头啊!” 刀疤男子面带担忧,微眯的眸子里精芒掠动,抬手示意麾下所有船只停止靠近。 “大哥,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一旦要是错过,以后要想遇到就难了。” “是啊,我们金银岛兄弟两万,各个都是过江之蛟,水底之龙,难道大哥对众兄弟没有信心?” 两人附和,让刀疤男子陷入为难,到底攻还是不攻,他此时也拿不定注意。 刀疤意思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可身为海盗没有点冒险精神,那还算是什么海盗? 这三人是金银岛上的首领,分别是霸主陈祖义,僧侣徐海,黑蜘蛛郑石氏。 陈祖义沉思良久,面露狰狞之色,厉声道:“干他娘的,夺下这数十艘战船,老子返回金银岛也自立为王,到时看谁还敢小瞧我们!” “哈哈~” “哈哈~” 徐海和郑石氏仰头大笑,纷纷附和道:“这次是我们的大哥,我们金银岛的首领。” 陈祖义微眯眼眸,抬手挥动示意两旁船只向龙舟靠近,纵声咆哮道。 “兄弟们,夺下面前巨船,东海沿海所有城池任由我们掠夺,到时众兄弟就可飞黄腾达,我们金银岛将成为名副其实的金银岛。” 海面上,海盗数百只小船快速向龙舟靠近,好像翻越在浪尖的鲫鱼一样。 船只上海盗拈弓搭箭,时刻准备着向楚军发起攻击,虽然陈祖义三人的如意算盘打的不错,可他们却遇到了楚军。 此时。 龙舟甲板上,船廊上尽是楚军将士,他们寒光四射的箭矢搭在弦上,居高临下,直指在海盗身上。只要他们敢进入射击范围,如蝗的飞箭顷刻间便可将他们吞噬。 吕布手执手执龙舌弓,箭矢直指陈祖义,只待楚帝一声令下,飞箭穿透虚空,定可夺其性命。 而另一侧李元霸不善使弓,擂鼓瓮金锤离体,面前竖立着数百柄长枪,很显然这家伙是准备表演标枪艺术。 “杀!” 一道惊雷声打破了海面上的平静,遮天蔽日的飞箭纵横交错,就在此时一支穿云箭,透过千万支箭矢快速流星向陈祖义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