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6章 进入金陵,精密部署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816章 进入金陵,精密部署

烽烟迭起,战火蔓延,楚军势如劈竹,一路披荆斩棘,攻城拔寨。 可眼下抵达金陵,诸将却有些弄不清楚梁军的意图,突然打开城门,难道是要开城投降。 显然以他们对萧战,萧禹二人的了解,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金安城下,萧禹御驾亲征,楚军与其整整鏖战三天,损兵折将数万,才将金安城攻下。 现在抵达梁国皇城,他们却没有丝毫的抵抗,直接打开城门让楚军入城,如此举动不得不让诸将警惕。 “岳将军,梁军城门大开,似有引我军入城之意,想必城中定有伏击。” “那也未必,梁军早已是闻风丧胆,打开城门或许就是疑兵之计,故意如此,为他们撤退争取更多的时间。” “不管梁军此举有何用意,本将愿意带领麾下将士入城一探究竟。” “就算梁军不打开城门,我军强攻亦可拿下金陵,现在城门敞开,免去我们多少麻烦,就算城中有诈,他有能奈我雷虎轻骑几何。” 诸将各有怀疑,唯霍去病丝毫不担心,提出愿意带领雷虎轻骑杀入城中。 “霍将军小心应对,若有伏击,马上带兵撤出金陵!” 岳飞话音刚刚响起,霍去病提起平蛮枪,纵马狂奔而起,李元霸见状,纵声大喝道。 “霍将军莫急,某随你一起前往!” 霍去病,李元霸二将带领雷虎轻骑杀入城中,冉闵,岳飞,赵云,吕布,楚崖纷纷紧握手中兵戈,时刻准备带兵入城。 雷虎轻骑大军进入金陵城,大约一炷香时间,城内一名斥候纵马狂奔而出。 “禀众将军,城中梁军踪迹全无,已是一座空城,霍将军命属下前来通知,请诸位将军入城!” “空城?” “难道真如冉闵猜测的一样,萧禹,萧战二人已带领残部撤出金陵。” 岳飞神情一凝,侧目看了眼冉闵,提枪拍马,快速向金陵城内奔袭而去。 大军入城与李元霸,霍去病二将汇合,诸将下令麾下士兵镇守四座宫门,带领剩余兵甲前往皇宫。 皇宫可是梁国至高皇权的象征,只有将皇宫攻下,才算是彻底粉碎了梁国的政权。 诸将拍马浩浩荡荡向皇宫逼近,此时萧战已经接到禀报,知道楚军已经入城。 “楚军强势,本以为他们至少要等到入夜才会入城,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进来了。” “不过也好,既然尔等想要提前步入黄泉路,那本将就成全你们。” 萧战面无表情,沙哑森寒的声音响起,目视前方宫门,等待着楚将的到来。 良久。 隆隆马蹄声响起,地面发出微微的轻颤,萧战知道楚军已经抵达宫墙外。 此时。 夜幕初临,清风微凉,广场上火光冲天,四周的火盆里火蛇吞吐,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肃杀之气。 “哒哒哒~” “哒哒哒~” 战马出现在萧战的视线里,看着不断进入宫墙内的楚军,他微眯的眸子里闪烁着狠辣之色。 “来吧,全部进入宫墙内才好,你们要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萧战脸色狰狞恐怖,袅袅升起的火焰照耀在他脸颊上,显得更加恐怖,凌厉的眸光注视着赵云,吕布,岳飞等人,心里一阵腹诽。 “哈哈,原来幽州王萧战并没有逃走,竟在皇宫里等待我们的到来。”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霍去病纵声说道,声音里充满轻蔑,一副藐视萧战的样子。 “萧战,你已是穷途末路,放下兵器投降,吾皇或许可以善待于你。” “眼下大梁皇城已落入我们手中,皇宫更是在我军的包围中,你麾下只有不到千余兵甲,如何同我军抗衡?” 岳飞神情凝重,雄浑的声音响起,目光打量着萧战,看着他云淡风轻的样子,看似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可他却总感觉其身上散发着一股阴冷的杀气。 “岳飞,冉闵,赵云,吕布尔等的确是千古难遇的悍将,某败在你们手中心服口服。” “今吾大梁已是大厦将倾,但绝非是气数已尽,尔等想要夺下皇城,那便踏着本将的尸体过去。” 萧战寒甲在火光下闪闪发光,紧攥手中长枪,注视着眼前楚将众人,铿锵之声响起。 “大势已去,却还是如此执迷不悟,实乃死不足惜!” 冉闵啐了句,提起双刃矛,身影从马背上掠下,几纵之下向萧战冲了过去。 看着迎面袭杀而来的冉闵,萧战横枪一指,身影稳如泰山,只见背后铁甲死士分两列而行,快速向前冲去迎战冉闵。 “萧战也算是一方枭雄,怎奈不属于一个阵营,所以一世枭雄,穷途末路。” “萧战,本将敬你是一位英雄,亲自和你一战。” 岳飞战马长嘶,霸枪纵横,双脚点在马背上,战袍迎风而起,长枪负于后背,杀气凛然的向萧战冲了过去。 “想和本将一战,先将面前铁甲死士摧毁再说!” 萧战并没有选择迎战岳飞,而是再次派出背后死士,将其冲杀而至的身影拦了下来。 见状。 赵云,吕布二将掠下马背,提枪握戟,狂奔而起,萧战看着楚将倾巢而出,微眯的眸子中杀气掠动。 “统统都去死吧!” 言讫。 萧战提枪向广场后高台上退去,背后铁甲死士疯狂向前奔涌,白马义从和铁鹰锐士出动加入厮杀之中。 火光冲天,狂飙的热血飞溅,一道道身影倒下,又有一道道身影出现在。 惨叫哀嚎声响彻天地,金殿外广场此刻好似人间炼狱,杀戮战场。 血染漆黑夜空,兵戈交错纵横,岳飞,赵云铠甲上布满血渍,负于后背的长枪,血滴子不断滴落而下。 冉闵,吕布亦是如此,狂战铁甲死士,众人身形不断向萧战逼近,脚下残尸堆积如山,刀枪剑戟横七竖八。 萧战自知不如楚军众将,往昔各城下鏖战,他和诸将皆交过手,可无一次胜出,每每都是侥幸逃离,从鬼门关走上一遭。 看着眼前铁甲死士不断倒下,汩汩而流的鲜血将白玉石板侵染,萧战神情睚眦欲裂,拔起身旁长枪,直指高台下楚军诸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