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0章 杨再兴VS马超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800章 杨再兴VS马超

乐陵城门打开。 马超黑马银枪,银甲白袍,一副吐千丈凌云之势,散发出浩瀚无边的威压之力。 背后带领数千兵马,迎风狂奔,叱咤沙场上,距离楚军尚有千米之遥时,马超横枪立马,目光停留在楚将身影上。 空气中肃杀之气弥漫,清风微徐而过,地面尘埃迎风飘扬,黄忠,薛仁贵二将打量马超。 “诸将,何人愿上前激战敌将?” “薛将军,末将愿前往!” 言讫。 杨再兴提枪纵马,战袍嘶吼咆哮,气势恢宏,战意滔天,几息之间以冲杀到距离马超百米之遥。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某长枪下不杀无名之鬼。” “楚将,杨再兴在此,尔放马一战!” 沙场上,杨再兴,马超一样的银甲长枪,胯下战马一黑一白,一阵烟尘弥漫而起,只见两人提枪纵马疯狂向对方奔袭而去。 史称马超不减吕布之勇,作战英勇异常,他善于使用钩镰枪,手中长使用的出神入化,更是掌握长枪快,准,狠之绝技,出招奇快无比,总让人猝不及防。 而杨再兴骁勇善战,以一挑百,亦非善类,手中一杆铁枪,变幻莫测,神话无穷。 两人好似天神降临,勇猛无敌,两柄长枪纵横交错在一起,上下翻飞,如白蛇吐信,蛟龙出水。 接连数十个回合过去,两人周身上狂战之气更加浓烈,纷纷回马怒视对方,显然都被对手的实力震撼。 “敌将枪法刁钻,凌厉,竟和杨将军不分伯仲,真没想到乐陵城中还有如此骁勇战将。” “是啊,两人皆是使枪高手,一时之间胜负难分,恐要想分出收服,就要看两人谁先露出破绽。” 黄忠,薛仁贵二将紧勒缰绳,神情凝重,他们自知两人旗鼓相当,谁要是失误露出破绽,那可是要付出生命代价的。 乐陵城上,张绣亦是震惊不已,他没想到楚军战将中随便出现一人,就可以和马超激斗的不分胜负,这让他不得不重新审视城外楚军。 “将军,没想到楚军如此棘手,也不知董将军带领大军和楚军交锋战况如何。” “这几日董将军那里音讯全无,想来应该已和楚军短兵相接了,待某将城外楚军击溃,大军出城前往江陵寻找董将军。” 张绣已和董卓失联多日,不知眼下董卓正带着残部向乐陵城逼近,狼狈不堪。 此时。 楚帝带领大军行驶在荒野上,战马狂奔,烟尘滚滚,他目光遥望远方,脑海中突然传来小贱的提示音。 “滴,系统传来实时消息,宿主麾下战将杨再兴在乐陵城下和敌将马超交战,已有一百回合,却久攻不下。” “马超?” “马孟起?” “锦马超,蜀国五虎上将之一,实力强悍,勇猛无敌。” 楚非梵脑海中瞬间出现马超的信息,他深知其强悍,只是没想到乐陵城中有枪王张绣,现在又多了个马超,他瞬间意识到乐陵城下事态的严重。 刘备道出,董卓正挥军前往乐陵和张绣会师,如果两军前后夹击,楚军将腹背受敌,恐有全军覆没之危。 念及于此。 楚帝拍马上前,侧目看了眼诸葛亮,道:“孔明,子房,大军交给你们二人统领,朕带领李傕,郭汜,苏烈,孙尚香,李广,庞德,刘备先行前往乐陵,到时朕在乐陵等候两位爱卿到来。” 诸葛亮,张良不知楚非梵为何突然提出急行军,但他们知道楚帝行事向来都有章法,随即便不再多问。 楚帝点将,诸将率领麾下士兵,纵马狂奔,快速消失在荒野栈道上。 而此时乐陵城下,杨再兴和马超的鏖战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两人酣战不下三百回合,依旧未能分出胜负,且两人愈战愈勇。 杨再兴持铁枪驰突,奋疾如飞,身影从马背上凌空而起,这已经是两人第五次从马背上激斗到地面。 马超钩镰枪负于后背,纵身狂奔,背后战袍迎风嘶吼咆哮,只见其暴喝一声,双手抓住枪柄,奋力一击,四周空气瞬间斩裂。 “砰!” “砰!” “砰!” 枪锋交错,枪柄如蛇,相互缠绕,地面上飞沙走石反卷而起,浓郁尘埃将两人身形包裹。 “轰隆!” 一声狂暴的爆炸声响起,城池上张绣突然提枪,转身疾步向城下狂奔而去。 他知道马超如此战法是要和杨再兴两败俱伤,就是俗称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手段。 狂暴的爆炸声响起,马超和杨再兴身影同时向后暴退数十米,两人脚踩在地面上,只见脚下碎石在巨力的冲击下,向四面狂飞而去。 “杨再兴,不得不承认尔在枪法上的造诣不再某之下,不过今日你我之间必须分出胜负。” “看枪!” 马超斗然间拧腰纵臂,回身出枪,直刺杨再兴面门,这一枪刚猛狠疾,正是马超枪法中临阵破敌,屡杀大将的一招“回马枪”。 “正有此意!” 杨再兴啐了句,忽见眼前尘埃雾气里一柄寒芒四射的枪锋袭来,他神情一凝,提枪向后暴退而去。 对于马超和杨再兴的交战,两军都瞪直了双眼,此时见杨再兴向后暴退,薛仁贵神情一凛,急促的声音响起。 “杨将军有危险,本将上前助他一臂之力!” 薛仁贵纵马向前狂奔而去,只见乐陵城内张绣提枪纵马,在同一时间冲出城。 此时。 马超一击回马枪向杨再兴心脏处刺去,杨再兴暴退数十米后,身影突然停驻,眸子中一抹寒光掠过,脚下步伐快速旋转,长枪似霹雳玄惊,破空掠出,向马超身上穿刺过去。 “唰!” “唰!” 长枪依旧寒光四射,不过此时两柄寒枪分别没入在对方体内,两人完全没有丝毫的停留,手执枪柄疯狂向前冲去。 “啊!” “啊!” 狂暴的声响激荡天穹之上,两人身形撞击在一起,两柄长枪透体而过,枪尖上血滴滴落在地面上。 两人怒视对方,神情狰狞恐怖,可嘴角却都噙着疯狂的笑意,策马而来的张绣和薛仁贵亦被两人的疯狂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