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兵败如山倒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80章 兵败如山倒

血,染红了天地,地面上血流成河,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之气。 望去,残尸遍野,断剑残戟凌乱的遍布地面之上,柳擎苍被楚非梵斩断手筋弃枪而逃,嘶风骏马疯狂的向风阳城奔袭而去。 此刻。 柳擎苍心中所有的一切都是过眼烟云,只有保住自己的性命他才有机会东山再起,可楚非梵丝毫不给他逃走的机会,策马扬鞭,飞速的向他追了过去。 “咯吱!” “咯吱!” 一道道刺耳的声音传来,柳擎苍乍然抬首直视前方,眼眸中奔涌出一股冰冷的绝望之色,声音黯淡:“吾命休矣!” “英战,你不能如此对我,本将军可是风云军团的龙武大将军!” “你不能这样对我!” 柳擎苍神情睚眦欲裂,眼眸中涌现出万般的不甘之色,声音歇斯底里的厉声咆哮道。 楚非梵策马而来抬头发现风阳城的吊桥正在缓缓升起,城门已经关闭,他遥看城墙上的英战和公孙洵知道他们为了守卫风阳城,彻底放弃了城外的数万大军。 柳擎苍见进入风阳城已经没有任何希望,转身策马向城墙下另一端狂奔而去,此时他已经是万分恐惧,宛若无头的苍蝇一样,希望可以逃离楚非梵的追杀。 楚非梵勒马刚欲起身再次向柳擎苍追去,嘉远的策马来到他的身旁,声音雄浑道:“皇上,那厮交给末将去追,皇上还是留在这里吧!” 言毕。 楚非梵还没有缓过神来,嘉远已经驾马疯狂向柳擎苍追了过去,消失在城墙下的转角处。 “风云国众将士听令,风阳城城门已关,你们的主将也弃你们而逃,还是放下手中兵刃投降吧!” “降者不杀,如有负隅顽抗者,就地斩杀,绝不留情!” 风云国众士兵听到楚非梵的声音,目光全部汇聚在他的身影之上,此时他披着满身日光,身长八尺,金甲上血迹斑斑,手中长剑还在滴血,身影上散发着一股屠戮天下的王者霸气。 “哐!哐!哐!” “砰!砰!砰!” 一阵兵刃和战盾撞击地面的声音响起,风云军团仅剩的不到两万士兵全部投降,身影战战兢兢的靠拢在一起。 “忠武将军,虎豹将军,寡人将这些降兵就交给你们了,剩下的事情你们自己看着去办!” “紫楚国众将士听令,此战我们大获全胜,待攻破风阳城之日,寡人犒劳三军,定要好好封赏众将士!” “吾皇英明,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英明,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英明,万岁万岁万万岁!” .......... 风阳城高耸的城墙上,英战和公孙洵看着有条不紊撤退的紫楚国大军,眼眸中充满了浓烈的惊愕之色。 “如此豺狼虎豹般的士兵当真是紫楚国之军团?看来列国真的是小瞧紫楚国了!” “是呀,环顾周边列国星洛,天龙,就连八品帝国大乾国的虎狼之师也莫过于此了!” 公孙洵说着目光停留在了神情暗淡的英战身上,声音担忧道:“英将军,现在城中只剩下将军左翼大军四万人,父帅返回帝都一时半会恐无法返回,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先紧闭城门回去再说吧!” 英战骤然转身手掌轻轻的拍在公孙洵的肩膀上,脸颊上浮现出一丝忧虑之色,声音低沉的说道。 一阵清风袭过,空气中弥漫的血腥之气四处飘散,风阳城上的守城将士注视这城池下的尸山血海,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眼眸中腾起一抹浓郁的担忧之色。 城外。 紫楚大军的军营,帅帐中楚非梵卸下身上布满血色的战甲交给身旁的小桂子,示意身后的诸将坐下后,刚毅的脸颊上腾起一抹兴奋之色。 “诸将辛苦,此战我们一举击溃风云国四万大军,众将士可谓是劳苦功高,不过现在并不是我们松懈的时候,风阳城尚未攻破,不知诸将有何良策可破城?” “禀皇上,风阳城中敌军至少还有四万之众,我们并没有大型的攻城器械,想破城怕是要耗费一些时日了!”雷武锋起身抱拳施礼,声音淡然的说道。 “皇上,臣以为我们还是等南宫姑娘的消息吧,一旦南宫姑娘成功烧毁常林县的粮草,风阳城到时将不攻自破!” 嘉靖说完侧目向一旁的温伯牙看去,见他一副云淡风轻,神色镇定自若,好像完全没有将破城之事放在心上一样。 “嘉靖军师说的不无道理,可寡人并不想久等,现在我军士气正旺,如果一鼓作气破城拿下风阳城定可震撼整个风云国。” 林狂听到楚非梵的声音,眼眸中掠过一道精芒,起身抱拳道:“皇上,末将有一事启奏,也会对破城有所帮助!” “林爱卿请讲!” “皇上,末将刚在风云国俘虏中看到上次向皇上提过的苏白了,也许他可以给我们带来破城之法!” “苏白?” “林爱卿,寡人命你现在去将苏白给我找来,刚好寡人可以向他了解下风阳城中之事。” 楚非梵脑海中回想起林狂那晚对自己说过关于苏白的信息,两人师承一处被其称之为风云军团中必须提防之人,可以得到林狂的高度评价想来应该也非等闲之辈。 良久。 大帐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嘉远狂暴的声音从大帐外传来,众人循声看去眸光全部停留在大帐门口。 “禀皇上,风云国敌将柳擎苍被末将擒获,现押在大帐之外请皇上发落!” “哈哈,仁勇校尉辛苦了!” “唰!” 楚非梵的身影骤然腾起,如刀的眸光从诸将身上扫视而落,声音雄浑道:“诸将走吧,随寡人一起去瞧瞧敌将柳擎苍!” 大账外。 楚非梵带领诸将来到了柳擎苍的面前,他神情冰冷,眸子中寒芒四射,抬手示意押着柳擎苍的两名士兵将他放开。 “柳将军,我们又见面了!” “狗皇帝,本将既然已经落入你的手中,要杀要剐本将悉听尊便。” 柳擎苍头顶之上发簪脱落,凌乱的发丝遮盖在布满血渍的脸颊上,充满怒火的眸子注视着楚非梵,声音冰冷蚀骨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