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6章 楚帝,尔欺洒家无能?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796章 楚帝,尔欺洒家无能?

江陵城外。 荒野上,梁军和蒙古大军交锋,狼烟四起,战火蔓延。 袅袅烟尘席卷天穹,飞溅狂飙的鲜血染红碧空,梁军三大军团合计三十万人,而蒙古铁骑只有不到二十万。 董卓在萧战,沈炼的合击下,虽未有败绩,可却丝毫讨不到好处。 梁军人多势众,好似决堤之洪,三大军团从一处突围,硬是从蒙古大军中撕出一道口子。 “董卓,尔盲目自大,空有一身武力的匹夫,今日之后尔会为自己的愚昧付出代价。” “楚帝,非你可以抗衡,还是赶紧返回蒙古去,因为你们二人智谋,胆识,能力,有着天壤之别。” 萧战长枪横空劈落,不屑的声音响起,他心中虽然痛恨楚帝,可他也同样赏识,敬佩楚帝,而董卓在他眼中只是豪强土鳖而已,战争大陆乱世中,根本不会有大的作为,就算终其一生也不可能和楚帝匹敌。 言讫。 萧战,沈炼二将收回兵戈,回马扬长而去,带着突围大军飞驰在荒野上。 董卓被嘲讽的一无是处,心中怒火中烧,看着策马驰骋的萧战,沈炼二人,铜铃般的眸子里腾起愤怒的火焰。 “众将士听令,全力追杀梁军,本将军要让他们挫骨扬灰。” 董卓叱咤沙场多年,带领麾下铁骑驰骋草原,斩强敌,退悍兵,何曾受过如此讽刺。 萧战彻底将他激怒,好似发狂的雄狮一样,紧勒手中缰绳,飞燕长戟负于背后,双腿拍马,风驰电掣般向萧战追杀过去。 马鸣长嘶声响彻云霄,刀光剑影纵横,旌旗猎猎作响,清风微徐而过,虚空中烟尘变幻莫测,随风而动快速从众将士盔甲上划过。 就在此时。 大军后放传来一阵马蹄声,只见李儒,刘备,关羽三人策马扬鞭而至,李儒脸上布满慌乱之色,手中马鞭疯狂挥舞,想要追赶上董卓的身影。 李儒声嘶力竭的呼喊着,咆哮之声完全淹没在马蹄声里,董卓前行的战马快如飞箭,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萧战回首瞥了眼,发现董卓穷追不舍,侧目道:“沈炼,你麾下的死士营何在?” “死士营听令,拦下蒙古铁骑为大军撤退争取时间!” “得令!” 狂奔在沈炼右侧的黑甲士兵,纷纷勒马而立,回马长枪直指奔袭而来的蒙古铁骑。 沈炼麾下死士营共有一千人,他们全是走途无路或者身有重罪的犯人,加入沈炼麾下死士营,秘密受训,希望可以在沙场上建功立业。 此时。 死士营千人勒马而立,直视冲杀而来的董卓,一副无惧无畏,视死如归的样子。 “杀!” “杀!” “杀!” 面对迎面冲杀而至的千名骑兵,董卓横眉怒视,飞燕旋转,脸上横肉微颤,提戟纵马冲杀过去。 “萧战小儿,想用你们阻拦本将,真是痴心妄想!” 飞燕穿透虚空而去,迎面袭杀而至的死士将领被长戟挑于虚空,董卓纵声咆哮,手臂旋转,戟锋上尸体抛出,横穿虚空将拍马而来的死士撞飞出去。 “蒙古勇士,杀!” 飞扬直击苍穹,董卓胯在马背上,双目睥睨,声如雷霆,只见他两侧飞奔的铁骑奔涌而出,战刀银光闪闪,长枪锋芒四射。 蒙古铁骑和千名死士激战在一起,李儒催马上前,纵身跃下马背,疾步行风而至。 “将军,楚帝狡诈阴险,并不是真心与我军合纵,这一切都是他的计谋,有意分化联军,好逐个击破。” “什么,李儒你再说一遍!” 董卓面如死灰,对于李儒之言没有丝毫的怀疑,没想到真让萧战猜中。 “楚帝,尔欺洒家无能?敢如此玩弄于我,洒家定让你付出惨重代价。” “传令下去,放弃追击梁军,三军马上集结。” 董卓横肉微颤,眸光凌厉如剑,强行压制着心中愤怒,脑海中思绪飞转。 “将军,下令撤兵吧!” “迟者生变,再不走怕是就来不及了!” 李儒脸色苍白如纸,气喘吁吁,急切的声音响起。 “撤退!” “楚帝将洒家戏弄于鼓掌之中,某岂会让他称心如意,李儒休要再提撤退之言。” 董卓厉喝,而就在此时刘备和关羽到来,董卓眸光从两人身上划过。 “玄德,云长,楚帝阴险狡诈,彻底将某的计划打乱,现在我蒙古铁骑已是孤军深入,没有任何退路,所以洒家决定大军前往乐陵城与张绣大军会师,直取楚国皇城。” “关羽听令,本将命你带领五万铁骑前往麦城,帮助西晋大军一起镇守城池,切记不可让楚军攻下麦城,尔此去目的就是牵制楚军。” “眼下联军被楚帝瓦解,他定会将目标锁定在西晋和大梁身上,正好让我等有可乘之机,只要一举杀入楚国皇都在,这万里山河将会落入我等手中。” 此时的董卓到时有些智谋,话音刚落,刘备开口道:“将军,玄德愿前往麦城和二弟一起镇守,还望将军成全。” “玄德之能岂是一城可以容下,本将这次誓要夺下楚国皇都,到时千座城池需要玄德镇守,尔还是留在洒家身边。” 董卓知二人一直都并非真正臣服,眼下正是用人之际,他们情同手足,只要将刘备留在身边,关羽定会誓死效忠。 刘备还欲开口说话,只见董卓拂袖回马向背后看去,刘备面露为难之色,关羽轻轻颔首,示意其不用太过担忧。 蒙古铁骑集结,梁国死士营残兵催马而逃,董卓将五万兵马交给关羽,让他率军前往麦城。 关羽带兵飞奔而去,大军渐渐消失在董卓,刘备的视线里,李儒纵身跃上马背开口道。 “将军,要想前往乐陵城和张绣大军汇合,需兵行神速,楚帝早在两日前已经派兵前往乐陵,属下怕张绣大军无法抵抗楚军兵锋。” “李儒,张绣之能不再楚将吕,赵二人之下,乐陵城内兵多将广,粮草辎重充裕,楚军一时半会绝不可能攻破。” “传令三军沿七峰山方向疾行,连夜前往乐陵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