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2章 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生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792章 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生

烈火卷雄风,红云映碧空。 枪戟挑兵将,万里染血红。 荒野上。 残剑断戟,纵横交错,旌旗铺地,尸山血海,杀气滔天。 吕布,赵云二将血染战袍,甲胄残破,身形摇摇欲坠,脚下尸体堆积如山。 两人后背互倚,手扶枪柄戟身,汩汩而流的鲜血顺着指缝流下,滴滴答答声响传开。 看着眼前两尊血人,萧战,刘备,关羽,战东野四人肃然起敬,眼眸中亦是战意沸腾,却丝毫不敢逼近。 四面敌兵战战兢兢,瞳眸里闪烁错愕之色,手臂颤抖不已,内心早已惊得肝胆碎裂。 “子龙,还能不能再战一次!” “温侯,此话何意,再战一次又何妨,不能屠敌数万,斩杀百人还是易如反掌。” 赵云干裂的嘴角浮现一抹轻笑,厚重的声音响起,乍然抬首,寒光一瞥,视线停留在萧战身上。 “幽州王萧战,有本事亲自上来一战,让麾下士兵送死,你于心何忍。” “就是,大梁兵甲真是可怜,明知不敌却还要送死,真为你们感到不值。” 赵云,吕布你言我一语,气的萧战脸色涨红,心里怒火攻心,紧攥手中长枪,愤怒的咆哮声激荡而起。 “众士兵听令,楚将已油尽灯枯,强弩之末,弓箭手准备,乱箭将他们射杀!” 众将士已经冲杀数十回合,却都被两人杀退回来,听到萧战下令放箭射杀,他们从慌乱中回神,纷纷拈弓搭箭,直指吕布,赵云二人。 “奉先,就是死,你我也是顶天立地的汉子,楚军之威尚在,决不能让敌兵小觑我等。” “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生!” 铿锵之声回荡虚空,二人手扶兵戈慢慢站直身子,眸光飞出,手握巨弓的敌兵一阵骚乱,步伐不自觉向后退去。 “放..........” “温侯,子龙,某来助你们一臂之力!” 人未至,声已达。 紧接着背后一阵雷霆般马蹄声传来,只见万里扬沙而起,狂奔而来的雷虎轻骑,好似气吞山河,翱翔虚空的腾龙一样。 雷虎轻骑首列几匹飞纵的战马上,霍去病,北笙烈,嬴离三将,箭矢上弦,飞箭碎空。 “放箭!” “赶紧放箭,给本将军杀了他们!” “快!” 萧战见楚国援军到来,神情睚眦欲裂,怒声咆哮,可在雷虎轻骑的冲击下狂龙兵团士兵早已溃不成军。 而他麾下士兵却无一人放箭,完全被赵云,吕布二人气势震慑。 “拿弓来,今日赵云,吕布二人必须死!” 萧战侧目厉喝,一旁士兵神情惶恐,抬手将巨弓递给萧战,只见他张弓搭箭,直指眼前赵云。 “唰!” 就在萧战刚欲放箭的时候,一柄大刀横空斩落而下,箭矢一分为二。 萧战回首看去,只见关羽面带怒色,偃月刀横空而立,雄浑有力的声音响起。 “萧将军,胜负已分,楚将气魄无双,值得尊敬,他们的宿命是战死沙场,马革裹尸,并非死于暗箭之下。” “将军亦是一方枭雄,如此做法怕是有损将军威名,云长独胆,望将军收回巨弓。” “刘将军,尔麾下将领这是何意,难道要通敌造反?” 萧战怒视刘备,放声厉喝,只见刘备放声轻笑,道:“云长言之有理,将军此举实在不妥。” “既然将军觉得我等误了将军大事,某这就带人离开!” “云长,下令众将士撤退!” 刘备淡然自若,眸光从萧战身上瞥过,回马扬鞭远去,脸上尽是厌恶之色。 “大哥,某此举是不是有些不妥!” “云长,楚军战将神勇无双,忠肝义胆,普天之下少有之。今你如此做法,大哥非常赞同,至于他们二人能否躲过此劫,就要看他们的造化了。” 言讫。 刘备,关羽纵马狂奔,绝尘远去,萧战嗤之以鼻,脸上尽是不屑,抬手再次拈弓搭箭,可霍去病带领轻骑以出现在赵云,吕布二人身旁。 放眼看去,狂龙兵团敌兵已在雷虎轻骑的冲击下,彻底阵脚大乱,慌不择路而逃。 “北笙烈保护两位将军撤退,其他人随本将一起屠戮眼前敌兵。” “去病,莫要鲁莽,再往前就是联军大营,且不能让众将士身陷危难之中。” 嬴离出言阻止,霍去病平蛮枪横空,道:“联军大营又何妨,先将面前敌将斩杀,重伤吾楚二将,他们必须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杀!” “杀!” 霍去病狂暴无匹,纵马飞奔,长枪直击萧战,战东野而去,嬴离不可能让他以身犯险,带兵紧随其后冲杀过去。 “萧将军,楚军援军已到,我们根本无法撼动,还是下令先撤回大营再从长计议。” 战东野看着不断逼近的霍去病,急切的声音响起,显然有一丝慌乱。 “撤!” “撤!” 萧战无奈下令后撤,抬手将巨弓扔在地面上,脸上布满恼怒之色,显然非常不甘心,仰天长叹道。 “赵云,吕布二将破吾一万之众,撼山易,撼楚国军难!如此强将尽归楚帝,这东海以南天下,皆要易主啊!” 惆怅之声回荡云霄,萧战,战东野,司空落几将带着残兵逃回大营。霍去病,嬴离勒马而立,看着仓皇而逃的大梁敌兵,黑眸中杀气掠动,神情充满不屑。 “撤回江陵!” ............ 皓月当空,群星灿烂。 江陵城将军府里,楚帝和诸将都齐聚在后庭一处院落内,脸上布满担忧之色。 “咯吱!” 一道开门声响起,只见一名军医挎着药箱走出,禀拳施礼后,道:“禀皇上,吕将军身上三处伤痕深可见骨,但并无大碍,微臣已经处理伤口,为将军服下丹药。” “眼下吕将军只是力量枯竭,真气损耗严重,恢复一段时间便会痊愈。” “倒是赵将军伤势严重,身上多处剑伤,枪痕,加上肩膀有箭伤,失血过多,力量耗尽,微臣虽已为将军处理伤口,可依旧没有脱离危险。” 闻声。 楚非梵抬手扶起面前军医,温厚的声音响起:“辛苦了,退下吧!” “诸将也都退下,严密注意联军动向,朕进去看看两位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