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0章 赵云,吕布,血染荒野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790章 赵云,吕布,血染荒野

言讫。 赵云,吕布拍马上前,将张良挡于身后,两人紧握手中兵戈,警惕注视前往。 “哒哒哒!” 一阵马蹄声传来,少顷,牧野带领麾下狂龙兵团一万兵马横于官道上。 “军师小心,敌兵有备而来,奉先这就护军师离开!” 吕布微眯眼眸,狂暴的战意四溢,手中方天画戟横空,声音坚定道。 “吕将军,大梁敌兵早有部署,硬拼毫无胜算,你我二人冲杀斩敌,他们不能奈何。” “为了军师安危,将军带军师速行,敌兵子龙自挡之。” 赵云提枪勒马,铿锵之声响起,示意吕布带着张良先行离开,他以一己之力迎战大梁敌兵。 “子龙,不可,我等共进退,子房岂能为了自身安危,而弃将军于不顾。” 张良拒绝赵云提议,执意留下共进退,吕布环顾四周,神情一凛。 “子龙,此处进退两难,左右皆是密林,进入其中敌兵追击,奉先更无用武之地。” “今你我二人一起,力战敌军,护军师冲杀出去,区区一万敌兵,奉先还未放在心上。” 吕布无畏无惧,一副狂战天下之姿,侧目看了眼张良,只见其依旧云淡风轻,显然对身旁二将信心十足。 “今你我二人就血染荒野,杀大梁敌兵个片甲不留!” 说话间。 赵云提枪纵马,迎风狂奔上前,厉声大喝曰:“吾乃常山赵子龙,谁敢与我决一死战?” 声如巨雷,梁军闻之,惶恐不已,胯下战马低吟长嘶,来回踱步,皆被赵云厉喝震慑。 “赵云?” 牧野和萧战一直收集楚将资料,赵云之名如雷贯耳,知其百万大军中,取上将之首,如探囊取物,今日相逢,不可轻敌。” “将军,楚将只有两人而已,末将这就上前将其斩于马下!” “赵子龙?汝之死期到了!” 牧野身旁战将神情戏谑,轻蔑的声音响起,飞纵战马,提大刀而行。 “尚瀚,不得鲁莽!” 牧野急声厉喝,可为时已晚,尚瀚大刀凌空斩落而下,一副必杀赵云之势,可大刀却未能击中赵云分毫,一杆长枪已透体而过,将其刺于马下。 “咋咋呼呼,不知所谓!” 赵云啐了句,一手执枪,一手青釭出鞘,飞纵胯下夜照玉狮子,疯狂向前狂奔而去。 战袍迎风猎猎作响,枪剑之影纵横交错,赵云之姿风华绝代,牧野神情一凝,挥手示意背后士兵出击。 一枪挑尚瀚于马下,如此骁勇神将,牧野自愧不如,然自己早有准备,麾下强兵一万有余,岂会让眼前三人逃之夭夭。 “弓箭手准备,全力射杀,死活不论!” 赵云青釭剑乱砍,手起剑落,战甲横飞,血如涌泉,所过之处威不可当,大梁兵甲无一人可靠近分毫。 “子龙,真乃虎将,一人足矣撼动敌兵数万,真是让人又喜又惊!” 张良佩服不已,心中生出敬畏之色,吕布见赵云杀入敌兵身形,抬手方天画戟纵横于空。 “军师,是时候离开了!” 吕布纵声说道,护在张良战马一侧,快速向前方奔袭而去,赵云听闻背后传来马蹄,回首看了一眼,脸颊上腾起兴奋的笑意。 赵云,吕布纵马于张良两侧,三人并驾齐驱,两人一路枪戟穿刺,无一人可以靠他们寸步。 牧野见状,心下惶恐不已,知道眼前二将是要强行冲出重围,他即刻抬手示意。 “放箭!” “放箭,全力射杀!” 一声令下,飞箭如蝗,遮天蔽日,赵云侧目看了眼吕布,两人身影凌空而起,手中兵器旋转于空,将飞来箭矢阻挡在地。 “砰!” “砰!” “砰!” 箭矢一分为二,横插于地面,赵云,吕布二人兵戈负于背后,似下山之猛虎,出水之蛟龙,快速向前狂奔而去。 见状。 狂龙兵团士兵惊得肝胆欲裂,两人气吞斗牛,势如雷霆,让人望而生畏。 “放箭!” “放箭!” 牧野有些慌乱,看着不断逼近的两人,厉声怒喝,转身躲过一旁士兵弓弩,箭矢搭弦,直指张良。 古有:血染征袍透甲红,当阳谁敢与争锋,古来冲阵扶危主,只有常山赵子龙。 今有赵云,吕布狂战天下,保护张良横穿万军,如蝗飞箭,无法阻挡两人前行之身。 “咻!” 一道劲风嘶吼之声传来,牧野弓满箭飞,赵云察觉飞箭,纵声咆哮。 “军师,小心!” 一切发生在星光火石之间,让张良猝不及防,直视向自己飞来箭矢,眸子里浮现一抹绝望之色。 “砰!” 箭矢停驻,万众瞩目,只见利箭没入赵云后背,顷刻间鲜血狂飙。 “子龙,你没事吧!” “军师莫要担忧,区区一道箭伤尚不致命。” 先前情况紧急,子龙身影掠动,腾空而起,将飞来箭矢挡下。 血满征袍,鲜血飚溅,赵云身形从虚空中跌落而下,单膝跪地,手掌紧攥着枪柄。 “楚将重伤不足为患,只剩下一人可战,决不能让他们活着返回江陵。” 牧野一声令下,提起大刀,纵马狂奔向吕布袭杀过去,在他眼中赵云乃楚军悍将,吕布他还未放在心上。 “老匹夫,卑鄙无耻,今某定取你性命!” 吕布纵声咆哮,面色阴沉,画戟纵横,直逼牧野,心中杀机已起,横戟纵马雄风扬,怒目横眉杀意决,完全一副人挡杀人,神挡灭神的架势。 牧野感受到迎面袭来的铁血杀气,强行压制内心恐惧,手中大刀横空斩落而下。 “唰!” 大刀碎空掠动,吕布纵马身形倾斜,看着从脸颊旁袭过的刀锋,手中长戟势如神龙出海,从马背一侧飞出没入牧野脖颈。 “卑鄙小人,难成大器!” 吕布啐了句,收回画戟,回身向背后看去,只见此时赵云撕下战袍,包裹肩上箭伤,身跨马背之上,紧握青釭剑。 “奉先,敌将已死,是时候重出重围了!” 赵云目光坚毅,寒光长剑袭空,纵马狂奔向面前狂甲军冲杀而去。 牧野身死,尚瀚陨落,狂甲军士兵慌乱不已,无法相信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牧野大将军会在楚将手下如此不堪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