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1章 路遇,激战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781章 路遇,激战

“咻!” “咻!” “咻!” 孙尚香强弓四射,箭如飞蝗,几息之间,三道箭矢碎空飞出,迎面奔袭而来的敌兵中箭跌落马下。 敌军为首的将领忽见身旁士兵落入马下,冷眸里腾起浓烈的杀意,胯下战马飞驰的速度加快。 楚帝将霸王弓从龙戒中释放而出,神龙战天戟没入地面中,抬手搭箭于弦,弓开如秋月行天,箭去似流星落地。 “砰!” 一道清脆的撞击声传来,火星飞溅,空气颤抖,只见为首的敌将头盔被射落在地。 霎时间。 敌将脸色苍白如纸,眸中浮现慌乱之色,紧勒手中缰绳,战马腾空而起。 “杀!” 敌将手中长枪横空,纵声咆哮,稳住胯下战马,凌厉的目光停留在楚帝身上。 “不敢冲锋陷阵,让麾下士兵送死,如此将领岂会带出强兵。” 楚非梵发现敌将龟缩在众士兵背后,刚才一箭让他魂飞魄散,已是惊弓之鸟。 没有将领的指挥,冲杀而来的敌兵虽有两万之众,可在楚帝眼中只是一群散沙而已,一千铁鹰锐士足以击溃他们。 “铁鹰锐士听令,随朕一起斩杀敌兵!” “杀!” 一声令下,铁鹰锐士纵马狂奔,似狂风过境、暴风强袭,所过之处,只余漫天烟尘。 楚帝将霸王弓收入灵戒,提起长戟,身先士卒,战袍在风中怒吼,胯下疾风乌骓疾如风,快如电。 一人一骑,所过之处,人仰马翻,血花飚溅。 敌兵将领注视楚帝,只见他挥舞战戟,飞奔向前,四番出入,旁若无人,顷刻间战杀数百人。 铁鹰锐士在楚帝的带领下,狂暴无匹,横扫一切,一副扫四方,吞八荒的气势。 楚帝收回手中战戟,侧目向一旁看去,只见铁鹰锐士以摧枯拉朽之姿,疯狂冲杀在敌兵阵中,来回冲杀数十次,杀得人为血人,马为血马。 敌将惊魂未定,看着楚军战力如此恐怖,吓得上前冲杀的勇气都没有,楚帝乍然抬首,瞥了敌将一眼。 “原来是西晋帝国兵甲,难怪如此不堪一击!” 楚非梵以为设伏夺取楚军粮草这样的重任,怎么都会落入蒙古帝国铁骑手中,可没想到却是西晋庸兵前来,他真不知道前两次粮草为何会落入这般庸将手里。 西晋敌军在铁鹰锐士的冲杀下节节败退,纵使有两万之众有如何,根本无法阻挡楚帝前行的脚步。 刀光戟影,破甲横飞,血染碧空,战马哀鸣,西晋敌将回马提枪仓皇而逃。 主将弃战而逃,晋国兵马大乱,片刻之后,旌旗仆地,流血千里,众士兵一哄而散。 就在此时。 官道尽头一支飞奔而来的骑兵出现,隆隆马蹄如雷霆咆哮,回马而逃的敌将勒马而立,瞳眸大睁注视前方。 只见前来骑兵清一色都是白色战马,铁骑未至,凌天的巨吼已经传来。 “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 “白马义从?” 楚帝循声看去,布满血渍的脸颊上浮现出一抹笑意,长戟横空,纵马狂追上去。 “杀!” “杀!” “杀!” 杀喊震天,声如雷霆。 白马义从首列三人分别是赵云,楚崖,典韦,只见典韦吼声如雷,面色冷峻如霜,双戟砍人,双腿攻马。 横冲直撞下,无一人是他一合之敌,溃逃的西晋敌兵瞬间被两面夹击。 面对所向披靡的白马义从,两万西晋兵将丢盔卸甲,很快就放弃抵抗,慌不择路的原地打转。 “降者生,反抗者,死!” 楚帝长戟冲天而起,声如洪钟,西晋士兵纷纷放弃抵抗,丢掉手中兵戈旌旗,围成一团,好似待宰的羔羊。 楚军大胜,负责押送粮草的士兵,士气大增,进入军队前只听说楚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今日一见让他们大开眼界,体内早已是热血沸腾。 诸葛亮,张良二人带着众士兵上前,此时赵云,楚崖,典韦三将从马背上掠下。 “末将(赵云,楚崖,典韦),拜见皇上!” “三位将军不必多礼,快快起身,你们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回皇上,江陵城粮草告急,我等奉命突围出来,返回楚地求援。” “子龙,眼下江陵城中粮草可坚持多久,城下敌兵人数几何?” 赵云神情一凛,再次开口道:“回皇上,江陵百姓将他们囤积的粮食拿出来救济大军,估计最多也只能坚持两天而已。” “眼下江陵城下汇聚西晋兵甲,蒙古铁骑,大梁士兵,加起来有八十万之众。” “可他们这几日却突然停止攻击,只是将江陵城包围起来,末将带领白马义从突围,他们好像有意让末将突围出来。” “没有什么惊讶的,西晋,蒙古,大梁三国这是在等朕到来,想要一举将吾楚彻底吞并。” “不过此战就算拼尽所有,也决不能让三国联军踏入楚地一步。” 楚非梵猜测三国联军意图,侧目看了眼被铁鹰锐士押着的西晋将领,阔步上前,冷冽的声音响起。 “前两次夺取的粮草在什么地方,告诉朕,留你一条活路,否则血溅当场。” “唰!” 说话间,楚帝腰间泰阿出鞘,抵在敌将脖颈上,剑锋一转,只见一道鲜血顺着剑身滑落下来。 “说!” “我说,我说,千万别杀我!” “所有的粮草都堆积在距离此处百里外的乐陵城里,由蒙古帝国第三军团看守。” 西晋敌将神情慌乱不堪,死神在向他招手,生怕楚帝剑走偏锋,将他斩于剑下。 “乐陵城?” “蒙古帝国第三军团有多少人,前两次粮草是不是他们夺取的。” 楚帝再次询问,剑下敌将当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将他所知的一切全部道出。 “朕果然猜的没错,凭你麾下残兵岂能夺取吾楚士兵手里粮草。” 楚非梵从西晋敌将口中得知,前两次粮草的确是蒙古大军出手,他们共有骑兵三万,步兵五万专门镇守乐陵城。 “孔明,乐陵城信息你可知道?” “皇上,此事蹊跷,乐陵城只是西晋帝国一座普通的城池,为何有屯兵八万镇守此处,这其中一定另有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