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4章 一起上,朕有何惧之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774章 一起上,朕有何惧之

“砰!” “砰!” 战戟碰撞,涟漪四起,狂风席卷而起,古树疯狂摇晃,众人衣袂飘飞。 萧天身影凌空向后倒飞出去,长戟负于后背,紫色长发狂舞而起。 发掘兵团,屠魔狱,魔族众强者,神情凝重,他们心知要是一对一交手,根本没有把握斩杀楚帝。 眼下唯有合众人之力,联手将楚帝斩杀于寒山下,至于他手中神兵,战王令的分配,一切等大战后再说定夺。 众人想法不谋而合,注视着执戟的楚非梵,身影掠动,瞬间出现在萧天两侧。 二十名强者兵戈相向,楚帝紧握战戟,好似一尊远古战神,乌发飘扬,双目睥睨,冷峻的脸颊上挂着从容的笑意。 “发掘兵团,屠魔狱,魔族,萧天,你们一起上,朕有何惧之!” “今日孤峰寒山下,朕与尔等之间的恩怨一起清算,放马过来,朕一并屠戮了便是!” 楚非梵纵声咆哮,完全就是孤军奋战的斗者,一副狂战天下的样子,眼眸中尽是滔天的杀意。 “妄自尊大!” “不知死活!” “看你如何以一己之力,抵抗我等联手合击。” 各大势力强者神情不屑,轻蔑的声音响起,刀光剑影释放而出,顷刻间将楚非梵合围。 “战!” “今日就算一死,亦要尔等一起陪葬,黄泉路上有你们一起,朕不孤独!” 楚非梵目光凌厉,手提长戟,体内浩瀚磅礴的真气绽放,一道戟光横扫而出。 “龙战天下!” 一招龙戟戟法第四式龙战天下横扫而出,虚空中长戟犹如一道咆哮嘶吼的巨龙一样疯狂席卷而过。 “砰!” “砰!” “砰!” 一击之下面前数十道利器全部被震飞出去,楚非梵身影悬空,傲视众人,长戟反转直取萧天首级。 “萧天,朕说过今日你必须死!” 楚非梵声如洪钟,直接宣判萧天的死期,长戟碎空穿刺过去,萧天神情一惊,身影向后退去,手中长戟将背后一人轻挑向楚帝扔了过去。 “啊!” 一道惊慌的惨叫传来想,血花飚溅,长戟透体而过,空中横飞而来的身影四分五裂,化为一团血雾消散在天穹下。 “好霸道的手段!” “这次短短不到一年时间,他竟恐怖到如此地步,真是让人震惊不已。” 墓王公子,师映璇两人注视着虚空楚非梵的影子,两人同时惊愕的声音响起。 “公子,要不要出手助三大势力一臂之力,此子修为妖孽,要是再让他成长下,将来恐会成为我们墓王城的大敌。” 墓王公子旁边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突然开口询问道。 “无妨!” “他只是六品帝国的君王而已,还没有资格成为我们墓王城的对手。” “再说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众强者都身怀重宝,等他们精疲力竭,两败俱伤时所有的一切都将落入我们墓王城手中。” 墓王公子眸光狡黠,神情阴桀,冰冷的声音响起。 师映璇闻声,俏脸上浮现出一抹厌恶之色,心中不知为何将有些担心楚非梵,怕他在众强者的围攻下陨落。 “萧天使用破天弓远攻,打乱楚帝的身法,老夫用伏魔圈将他束缚,诸位出手将其斩杀!” 阴鬼道人声音森寒,抬手间一道黑雾出现在他手中,身影一闪即逝,伏魔圈横空飞出向楚帝身上笼罩过去。 “咻!” “咻!” “咻!” 于此同时,萧天破天弓掠出,三道箭矢齐飞,宛如流星向楚帝射杀过去。 伏魔圈,破天弓同时发起攻击,其他人屏气凝神,紧握手中兵器,伺机而动,等待着可以一击将楚非梵斩杀的机会。 “砰!” “砰!” “砰!” 长戟惊鸿一闪,将面前飞来箭矢斩断,他抬首向头顶看去,只见伏魔圈黑雾缭绕,疯狂旋转落下,好像要将他吞噬一样。 “太虚古剑,破!” 楚非梵抬手将战戟插在身旁,快速催动体内太虚古剑,一柄浩瀚无边的剑海出现,冲天而起的剑芒将伏魔圈击飞出去。 “太虚古剑,神兵利器!” “楚帝身上果然暗藏神兵,杀了他,这柄神器就是我等的!” 萧天出言挑拨,紧攥破天弓,宛若毒蛇一样的箭矢,直指在楚非梵身上。 “神兵?” “要看你们有没有本事夺取,万剑归宗,斩!” 楚非梵催动体内真气,万剑归宗释放而出,整个人犹如一柄冲天的巨剑,周空纵横着无数道寒光四射的罡气剑影。 “受死吧!” 他面色沉稳,双目睥睨,双臂张开,无数道剑光和太虚古剑融合在一起,化为一道斩破苍穹的剑海。 没错,就是浩瀚无边的剑海。 剑海凌空斩落,众人惊慌失措,身影掠动想要逃离,楚非梵乍然抬首,寒光掠动,反手拔起长戟,身轻如燕,宛若一道重炮弹般,狂暴的向萧天袭杀过去。 “轰隆!” “轰隆!” “轰隆!” 剑海斩落,山崩地裂,漫天的碎石悬浮于空,浓郁的烟尘弥漫开来,众人只听到激烈的兵戈撞击声,却无法看到楚帝和萧天酣战的样子。 “唰!” “唰!” “唰!” 突然间,浓烈的烟尘中凌厉的红光掠动,释放出恐怖的魔化戾气,众人大惊失色,凝神死死的注视眼前烟尘。 烟尘飘落,两人身影出现,楚非梵手执战戟,疯狂攻击,而萧天紧握帝王剑快速的阻挡。 “萧天,真正的神兵居然藏在你身上,岂有此理,你居然敢欺骗老朽。” “是啊,萧天这是想让我做他的炮灰,自己好坐收渔利,真是阴险卑鄙的小人。” 众人感受到帝王剑上散发的气息,知道萧天手中长剑才是他们要争夺的神兵,居然被其玩弄于鼓掌中,众人皆是愤怒不已。 “一群蠢货,一柄帝王剑就让你们如此垂涎,告诉你们楚帝身上宝物的价值,十柄帝王剑也不可能和其相提并论。” “战王令!” “太虚古剑!” “还有楚帝手中长戟,刚才释放的武技,哪一个都可以让你们疯狂,何必为了一柄长剑,而放弃他灵戒中数以万计的宝藏。” 萧天神情睚眦欲裂,愤怒的咆哮声激荡而起,为了保命他不得已释放帝王剑,这样的结果早已在他的预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