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1章 开启双龙玉佩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771章 开启双龙玉佩

双龙玉佩悬浮虚空,光芒万丈,龙影掠动,释放出惊天动地的威压之力。 “唰!” “唰!” “唰!” 双龙玉佩在虚空中疯狂旋转,原本拳头大小的玉佩,瞬间变的巨大无比,好像随时要将整座宫殿冲裂一样。 看着金光无限,龙威浩瀚的双龙玉佩,萧天侧目看了眼萧战,萧禹。 “马上就要开启双龙玉佩,你二人屏气凝神,固守本心,等待双龙择主,接受传承之力。” 萧战,萧禹二人神情一凝,面露兴奋,黑眸中闪烁着坚定之色,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 “帝王剑阙,现!” 萧天狂暴霸道的嗓音传开,手中瞬间出现一柄闪烁着紫红之光的长剑,只见他身影踏空而起,漂浮在双龙玉佩之上。 浩瀚无边的金光蔓延开来,笼罩在三人身影上,他们好像沐浴在圣光一样。 萧战的戎装变得金光闪闪,散发着浓郁的铁血杀气,萧禹身上的龙袍在金光下,袍子上刺绣的龙影栩栩如生,宛若随时都会翱翔虚空一样。 萧天紫色长发在金光中飘飞,如雪的衣袂飘决而起,只听他纵声咆哮。身影横空而下。 “双龙玉佩,启!” 帝王剑阙纵横虚空,锋利的剑刃没入双龙玉佩中央的缝隙里,紧接着帝王剑疯狂嘶吼,剑柄摇晃不已。 “吼!” “吼!” 龙吟九霄,震撼寰宇,虚空中双龙玉佩化为两道龙影盘踞在帝王剑上。 少顷。 两道龙影松开帝王剑阙,翱翔在三人头顶上,萧天,萧战,萧禹三人看着神龙之影,双眸中腾起大惊之色。 皆为凡夫俗子,何曾亲眼目睹真龙之姿,感受神龙之威。 ........... 然。 就在此时宫殿外,楚非梵湛卢归鞘,双掌贯穿巨力,轰隆一声巨响传来,门缝里璀璨刺眼的金芒射出, “轰隆!” “轰隆!” 缥缈萦绕的金芒中,楚非梵身影笔直而立,衣袂上布满赤血的血渍,背后残尸遍地,无一人还有生机。 萧天,萧战,萧禹三人循声看去,视线停留在楚帝身上,脸上惊愕之色一闪即逝,取而代之的是狂怒的杀气。 “吼!” “吼!” 当楚帝出现在宫殿门口时,虚空中两道龙影嘶吼咆哮,巨大的头颅掠动,视线停留在他的身影上。 两道龙影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楚非梵,地面上帝王剑阙飞起,落入萧天手中,剑柄疯狂颤抖着,赤红的火焰更加浓郁。 “黑龙,紫龙?” 楚非梵注视着虚空中两道龙影,神情惊愕的自语,一步跨出,背后宫殿大门自动紧闭起来。 “萧天,萧战,梁王,别来无恙!” “楚帝,这里是大梁禁地,速速离去,留你一条性命,要是敢在向前一步,立即让你血溅当场!” 萧天神情睚眦欲裂,怒不可遏的咆哮声响起,手中帝王剑锋直指楚非梵。 “哈哈,当日庄主在楚宫中多么的狼狈,若非朕仗义出手,怕是庄主早已惨死在屠魔狱,发掘兵团手中。” “现在他们就在宫殿外,要不要朕帮你放他们进来!” 楚非梵敛起嘴角笑意,眸光凌厉的注视萧天,玩味的声音响起。 “不知死活,真以为这里还是你的楚宫?” “殿外一群蝼蚁而已,本庄主麾下的亡魂,地狱两大势力,岂是他们可以抗衡的。” “倒是你可以出现在这里真是让人意外,不过也好今日双龙降世,正好用你的鲜血来祭奠他们。” 萧天阴狠蚀骨的声音响起,抬首瞥了眼空中翱翔的龙影,手中帝王剑阙舞动而起,帝王剑诀释放而出。 “战儿,禹儿,你二人快速催动体内真气,接受双龙传承,切不可让楚帝捷足先登。” 萧战,萧禹二人闻声,疯狂催动体内真气,抬手强大的真气之力向龙影上掠去。 “吼!” “吼!” 两道龙影仰头长吟,眸光打量着楚帝,身影凌空而下,缠绕在楚非梵的身影上。 楚帝肩膀上小白感受到浩瀚无边的神龙之威,耷拉的眼眸睁开,看到眼前出现两道巨大的龙影,眼眸再次耷拉下来,身形微微轻颤,再次陷入沉睡中。 萧天见双龙并没有选择他们三人,却缠绕在楚非梵身上,眸子中怒火纵横,剑光之影狂暴如骤雨一样。 “楚帝,去死吧!” 萧天手执帝王剑,体内狂暴的戾气释放而出,眼眸中赤红如火,在他看来拥有帝王剑,楚帝根本不可能是一合之敌。 “唰!” “唰!” 剑锋怒鸣,剑光惊鸿,楚非梵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无暇顾及缠绕在身形上双龙,湛卢出鞘,手腕微抬迎了上去。 “砰!” 兵戈碰撞,声震于天,楚非梵面色沉稳,星目如电,手臂用力将帝王剑碾压下去。 “吱吱!” 一阵清脆的声响传来,他脸上腾起惊愕之色,只见萧天轻蔑的笑声响起。 “一件凡品还想和帝王剑抗衡,真是可笑至极!” 萧天双臂贯穿巨力碾压下去,楚帝手中湛卢一分为二,彻底断裂。 “受死吧!” 萧天浩瀚磅礴的真气暴动绽放,一剑斩下,蕴含着无穷之力,星光火石之间,楚帝身形向一旁掠去,肩膀被剑锋所伤,汩汩而流的鲜血将手臂染红。 “楚帝,兵器被毁,你已穷途末路,去死吧!” “太虚古剑,现!” 看着逼近的萧天,楚帝催动体内太虚古剑,蓦然间,一柄冲天的巨剑出现,将他笼罩在其中。 “太虚古剑?” 萧天不曾听闻太虚古剑之名,可当浩瀚剑影出现时,宫殿中瞬间充斥强大的正义气息。 帝王剑上的魔气,戾气,煞气快速收敛很多,狂暴的气势变得羸弱。 “萧天,帝王剑本是正义之剑,可你为了一己私欲将它变成邪兵,今日就让朕彻底打破你的幻象。” “哈哈~” “大放厥词!” “一柄只有剑灵的残破之剑,还想和我手中帝王剑抗衡,楚帝你也太自信了。” “今夜到底是谁的归宿,现在还尚未可知,战过之后才见分晓。” 萧天将体内暴虐的真气贯穿进入帝王剑中,侧目看了眼萧战,萧禹两人,三人身形掠动,长剑同时指向楚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