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风阳城异动《求打赏,求推荐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76章 风阳城异动《求打赏,求推荐票!》

夜幕降临,倦鸟归巢,风阳城郡守府里,议事厅中气氛异常的紧张,风云军团众将士感受到公孙霸身上传来的冰冷气息,不禁全部都心生恐慌之意。 “诸位将军,此战不战而败损失两万先锋军,现在紫楚新帝竟然派两万大军将风阳城团团围住,众将士可有退敌之法?” 大厅中端坐的诸位将军面面相觑,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着,皆是一筹莫展的样子。 “唰!” 苏白身影骤然腾起,起身行礼:“禀将军,末将以为紫楚国派遣来的两万大军,只是为了打探我军的虚实,并不会向风阳城发起进攻。所以当务之急将军应该重整军威,士气强横,我十万大军岂会惧怕紫楚寥寥两万之众?” “苏白,大厅议军事,何人放你进来的,昨夜放走刺客之罪,本将军还尚未找你,现在竟然在这里大放厥词,还不赶紧给我滚出去!” “砰!” 公孙霸眼眸中闪烁着厌恶之色,一掌拍在面前的木案上,声音愤怒的厉喝:“柳将军,执戟长苏白是本将军让他进来议事的,怎么有什么不妥?” “从今日起凡是我军中之人,只要有好的建议或者对敌的计谋,皆可直接来找本将军汇报!” 柳擎苍见公孙霸发怒,铁青的脸颊上怒火更胜,骤然起身抱拳道:“禀大将军,末将身体不适,先回去休息了!” 公孙霸看着柳擎苍离开的背影,虎目中怒火沸腾,紧握的双拳发出吱吱的声响,如剑的眸子中一道杀意掠出。 “狂妄之徒,如此之人何以为将?” “苏白,你留下,其他人都退下吧!” 大厅之中数百将领纷纷离开后,只剩下苏白和公孙洵,英战三人还端坐在底下的座位上。 “父帅,柳擎苍这也太目中无人了,如果在这样下去紫楚大军尚未进入风阳城,怕是我军就要自乱阵脚了!” “是呀,将军,柳擎苍自视和太子走的比较近,所以才一直飞扬跋扈,整个风云军团中过半的将领都是他一手提拔的,我们那些老兄弟都被他想法设法的踢出了军营。” 英战眉宇间怒色沸腾,眼眸中腾起一股凛冽的寒芒,声音愤怒的说道。 “柳擎苍他想祸国殃民,老夫是绝对不允许的,老夫这就返回帝都项向皇上讲明这里的战事,诸位谨记在本将军没有返回风阳城,你们切不可贸然出城和紫楚敌军交战。” “苏白你一定提防柳擎苍,本将军怕他会对你不利,英战本将军将兵符交给你,风云军团八万兵将现在就由你节制!” “洵儿,继续催促粮草之事,待为父回来之时就是我军和紫楚决战之日。” “末将明白!” “末将明白!” “孩儿明白!” “东方,你随本将军一起返回帝都吧!” 公孙霸起身阔步向大厅外走去,乍然抬首看了眼天穹上暗淡的夜色,大步流星的走出郡守府。 此时。 柳擎苍在风阳城的府邸中,后花园中,可谓是歌舞升平,酒池肉林,飘香的酒色弥漫整个花园之中。 “诸位将军请吧,连日的行军相信诸位将军早已疲累,今晚本将军就好好招待诸位将军放松放松!” “哈哈,还是柳将军关心下属,真不知皇上怎么会让公孙霸老匹夫再次接管风云军团?” “就是,此次两万先锋军就是因为公孙霸指挥不当才会全军覆没,昨夜刺客火烧右翼大营,他竟然还怪罪柳将军,简直不知所谓!” “行了,诸位将军都坐吧,今夜我们只饮酒作乐,不谈军政之事!” 柳擎苍阴鸷的眸子中一道狡诈一色掠过,脸颊上噙着一丝笑意,声音客气的说道。 “报!” 一道突兀的声音传来,众人循声看去,视线全部汇聚在奔跑而来的士兵身上,柳擎苍脸色铁青,眼眸中腾起一股怒色:“何事?” “禀将军,大将军公孙霸离开风阳城,连夜返回帝都皇城去了!” “行,我知道,下去吧!” 柳擎苍抬手示意面前的士兵离开后,眼眸中掠过一道戏虐之色,冷笑一声道:“离开的好,公孙霸返回帝都就是为了向皇上参我一本。” “但要是本将军将城外的两万紫楚国大军消灭了,到时皇上怕是再也不会相信他了,什么风云国的军神也不过如此!” “柳将军言之有理,只要明日我们大破城外敌军,战报传回帝都公孙霸就等着在皇上面前出丑吧!” “诸位将军今夜好好放松下,明日随本将军一起出城杀敌!” 一声令下,整个后花园中,奢靡之气弥漫开来,娇嗔,碰杯,轻笑之声一片哗然。 .............. 翌日。 清晨,阳光普照大地,风阳城郡守府外,一道突兀的声音传来。 “英将军,公孙将军,大事不好了,柳将军带着数万人准备出城,看样子是要和城外紫楚国的两万大军决战了!”一名士兵神情惊慌失措,声音颤抖的说道。 “什么,大将军昨晚刚走,今天柳擎苍就要带兵出城,这简直就是胡闹!” “赶紧牵我的马来!” 英战豁然转身返回房间中,将自己的兵器拎在手中,疾步向府外掠去,纵身跃上马背飞速向城门口奔袭而去。 良久。 风阳城东城门口,一道马鸣长嘶之声响起,英战紧勒手中缰绳,将马停在柳擎苍大军的面前,伸手入怀掏出公孙霸临走是留下的兵符。 “柳擎苍,你想干什么,赶紧带兵返回军营,在大将军没有回来前,不可开城门向紫楚国用兵!” “众将士听令,看看我手中的兵符,本将军命你们现在即刻返回军营!” “英战,你真以为你手中的兵符可以节制我身后的四万大军?告诉你,他们是不会听你调遣的,你还是赶紧离开,不要影响本将军出兵。” “要是在敢造次,别怪本将军不顾念往日的情分!” “唰!” 柳擎苍阴鸷的眸子中一道杀意掠过,抽出腰间的长剑直指英战的咽喉,声音冰冷蚀骨的说道。 “柳擎苍,你如此视军令为无物,你就不怕军法处置?” “英战,你到底让我说你什么好?就你还想军法处置我,你也不看看我身后的众将士能答应?” “哐!哐!哐!” “唰!唰!唰!” 柳擎苍戏虐的声音响起,他身后的将士纷纷上前一步,手中的长矛和长剑全部对准了英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