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7章 魔兵帝恨,强者云集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757章 魔兵帝恨,强者云集

接连近十件拍品结束竞价,龙王阁中气氛已彻底点燃,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潮,万众瞩目期待最后一件拍品的出现。 云奚火红色衣裙拖地,莲步轻启,款款走上高台,晶莹剔透的眸光扫视而过,蓦然间,龙王阁中鸦雀无声,众人视线全部汇聚在她倩影上。 “经过激烈的竞价,龙王阁拍卖会终于接近尾声,接下来我们将拍卖最后一件拍品,帝恨。” “帝恨:帝中有恨意,恨中隐帝气。怨附君三十,熔铸成魔兵。此剑魔气浩瀚,内藏无边戾气,凡使用者需谨慎。” 云奚笃定的声音响起,拂袖转身接过两名侍女送上的长盒,抬手将长盒掀开,一柄通体赤红的古朴佩刀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帝恨,果然是帝恨!” 龙字号包厢中,萧天看到长盒中帝恨刀的出现,身形骤然腾起,目光死死盯在刀身上,眼眸中腾起狂热之色。 “天一,不惜一切代价拍下帝恨,挡我者,死!” “庄主放心,帝恨刀,我们玩偶山庄志在必得,绝不会让它落入别人之手。” 天一神色平静如水,坚定的声音响起,水眸注视在帝恨刀上,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 “帝恨刀?” 楚非梵微眯眼眸,注视着云奚手中赤红佩刀,心神一动,系统开始扫描帝恨刀的信息。 可当他视线停留在帝恨刀上时,体内太虚古剑和虎魄战刀变得异常躁动,疯狂的嘶吼咆哮着,一阵阵剑鸣声在体内狂啸。 这帝恨刀上的气息居然让太虚和虎魄如此狂躁,看来这柄刀定暗藏玄机。 “滴,系统成功扫描帝恨信息,已经传送到宿主脑海中,随时可查看。” “帝恨:魔兵!” “起源:龙天大帝失道,为战王蚩泰所灭,遂于噬魂台自焚。临死之前龙天大帝激起无比恨意,大声怒喝天道不公。唤醒三十代王者的滔天恨意引动一颗魔珠破土而出,飞往噬魂台,与龙天大帝的佩刀合而为一铸成魔兵。” “外形:魔珠将龙天帝的王冠甲胄与佩刀熔合,以魔珠为邪恶力量源泉,以龙天帝的冠甲鳞片为把柄,三十位帝王的怨恨之心烙铸成三十个尖锐刃锋,是一口锋锐无比的大刀。” “属性:怨恨。” “神通:拥有能熔炙万物的烈焰。” “天魔的身体部位:天魔右手。” “兵解方式:整柄刀化为一团烈火消失。” “系统测评:此刀为魔兵,戾气滔天,杀伐者得之,将成为宿主夙敌之一,到时战阵大陆定当血流成河,尸山血海。” 楚非梵神情凝重不堪,没想到帝恨是一柄如此强大的魔兵,现在各方势力争夺,显然这些人都知晓它的用途,可看他们的样子丝毫不担心会被帝恨刀中魔化戾气吞噬本心。 “小桂子,拍下此剑!” 楚帝强行压制着体内躁动不安的太虚和虎魄两柄神器,雄浑厚重的嗓音响起,抬手捂着胸口,喉咙一股腥甜传来。 “想不到这帝恨刀上的魔气竟如此磅礴,太虚和虎魄想要破体而出压制帝恨魔气。” 如果不是楚帝运行真龙之气极力压制,此刻两柄神兵怕是早已破体而出,向高台上帝恨刀发起攻击。 “帝恨,起拍价五百万两,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百万两!” 云奚俏面带笑,声如莺啼,水眸从跃跃欲试的众人身上划过,合上长盒移步向高台下走去。 “六百万两!” “七百万两!” “一千万两!” 龙字号包厢中,天一婉转悠扬的声音响起,将价格从七百万直接喊道一千万两,龙王阁里众人心下骇然,一千万两简直已经超过他们的想象。 小桂子听到一千万两同样也是惊愕不已,嘴角微微抽动了下,侧目向楚帝看了过去,显然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楚非梵轻轻颔首,示意小桂子竞价,只听其沙哑的嗓音响起:“一千一百万两!” “一千五百万两!” 这次加价四百万两的并不是天一,而是帝子一号包厢中一道女声,众人循声看去,大睁的瞳眸中充满不可思议之色。 这也太变态了,一次加价四百万两? 楚非梵知道此番加价的是发掘兵团,抬手示意小桂子继续加价,他决不能让帝恨落入发掘兵团或屠魔狱手中。 “一千六百万两!” “两千万两!” 小桂子竞价声尚未消散,一道苍老低沉的嗓音传来,直接以两千万两的竞价将他碾压。 此时。 楚非梵,萧天,发掘兵团成员,三人循声看去视线停留在一位老者身上,他眼眸微眯,神情云淡风轻,好像两千万对于他们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萧天侧目挥了挥手示意天一继续加价,小桂子,发掘兵团女子,纷纷都开始加价。 “三千五百万!” 最后帝恨以三千五百万两黄金落入萧天手中,屠魔狱,发掘兵团还有楚非梵都放弃了竞价,三人各怀心思,都有各自的打算。 拍卖会结束,小桂子和沈万三前往龙王阁后殿将定海珠,五十名暗翼族孩童带走。 此时。 楚非梵在龙王阁外等候他们两人,萧天在第一时间拿到帝恨,和天一踏月色而行,消失在黑暗的夜色中。 发掘兵团女子,屠魔狱老者也相继离开,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楚非梵断定这两大势力定是冲着玩偶山庄萧天去的。 “公子,一切都已办妥,是否现在回去?” “小桂子,沈万三,你二人带着定海珠和五十名孩童先回去,今夜皇城如此热闹,本公子要去看看不能让他们把皇城给破坏了。” 小桂子和沈万三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两人脸上露出担忧之色,今夜虎啸皇城可是藏龙卧虎,各方势力强者云集,楚帝一人前往一探究竟,两人终究还是不放心。 “沈庄主,这定海珠和稚子还是有劳庄主带回去,我要去保护公子的安危,决不能让他有丝毫的损伤。” “东西交给我放心,一定安全带回去!” 小桂子拂袖转身,几纵之下消失在夜色下,朝着楚非梵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