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5章 拍卖会,定海珠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755章 拍卖会,定海珠

御书房中。 楚非梵将三枚灵戒中物品重新分列存放,直到此时他才发现灵戒中物品价值竟高达数千万两黄金。 功法,武技,黄金,装备,丹药,还有一些杂物,这简直超出了他的想象。 单单在白岚和樱花门强者灵戒中,就得到了近千万两黄金的支票,还有扶桑帝国忍术的修炼功法,樱花门毒丹制作的丹方。 但让楚帝觉得最有价值的却是一副地图,关于扶桑帝国本土的地理布局,楚帝一直担忧未来大军出海攻打扶桑,会迷失在茫茫大海中,有了这份地图便可以精准的找到扶桑帝国的位置。 樱花门蛰伏江湖二十多年,她们为了完成心中的使命,为圣战的胜利贡献出绵薄之力,这二十年间积攒下的全部,却都在昨夜之后落入楚帝手中。 将一切整理结束已是黄昏时分,小桂子送来御膳房准备的膳食,楚非梵一下午都沉浸在灵戒中,突然传来香气四溢的美食,不禁食指大动。 “小桂子,陈妃娘娘那里的御膳送过去了?” “回禀皇上,午后奴才将陈妃娘娘安排在幻蝶宫中,可刚刚奴才派人前去送御膳才知,陈妃娘娘被皇后请到凝香宫去了。” “哦,陈妃去了凝香宫?” 楚非梵放下手中玉筷,脸上神色苦笑不得,看来昨夜陈圆圆留在养心殿的事情,还是没有逃过南宫曦的眼睛。 不过他并担心众女会为难陈圆圆,南宫曦母仪天下,知书达理,将后宫治理的井井有条,善待每一位后宫娘娘,所以他不担心陈圆圆入凝香宫会受委屈。 御膳很快就结束了,楚非梵换上便装带着小桂子离开皇宫,距离联合拍卖没有多少时间,这场江湖人士的盛宴他还是非常期待的。 黄昏的霞光被夜幕击退,昏暗的夜色笼罩虚空,楚非梵两人此刻已经抵达拍卖会楼阁前。 “龙王阁?” “朕之皇都,竟有如此雄伟壮观的建筑坐落,真乃帝国之幸也!” 龙王阁牌匾是一块黝黑的玄铁,表面上盘踞着两条黑龙,狰狞恐怖,睥睨威严,好似随时都有可能腾空而去。 楚帝停留片刻,注视牌匾沉思许久,侧目看了眼小桂子,两人进入龙王阁中。 此时。 距离拍卖会还有一个时辰,但龙王阁里已经人山人海,楚帝两人在侍者的带领下走上长廊。 “不知公子可有预定包厢,若是没有怕只能留在前厅中。” 楚帝刚欲开口,一名男子走上前来,道:“公子,我们少爷已经为公子定好包厢,天子一号。” 男子说着抬手将一枚玉牌交给楚非梵,脸上噙着恭敬的神色,一旁侍者见状大惊失色,龙王阁的天子一号包厢绝不是有钱就可以拥有。 此刻,他对楚帝的身份充满了好奇,毕恭毕敬的在前方带路,楚非梵看着离开的男子,视线随影而动发现男子前往二楼。 紧接着他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收回视线,拿着玉牌,跟着侍者的身后来到天子一号包厢中。 天子一号包厢位于龙王阁二楼正中央,视线向前看去拍卖会上的一切尽收眼底。 “沈万三到时好手段,既然可以拿到龙王阁天字一号包厢。” 楚非梵喃喃自语着,眸光闪烁,快速环顾四周,二层上包厢有三十个,每一个包厢中人身份都不简单。 “玩偶山庄,萧天,来自六品大梁帝国,隐太子。” 一道疑虑之声响起,楚帝目光停留在对面包厢男子身上,心中暗想道:“大梁皇,萧禹,幽州王萧战,没想到玩偶山庄的幕后之人,居然是大梁帝国的隐太子。” “有点意思!” “他悄无声息来到皇都参加拍卖,难道今夜拍卖会中有让他中意之物?” 念及于此。 楚帝对这场拍卖会更加感兴趣,折身返回木塌上,抬手举起一侧茶杯轻抿。 龙字号包厢中,萧天感觉到有人在窥探他,神情淡定自若,周身上释放出缥缈的气息,整个人浑然天成,好想完全置身于拍卖会场以外。 “天一,想必我们的身份已经暴露,拍卖会开始拍下我们所需之物,马上离开楚国皇都。” “庄主放心,属下已经安排妥当,山庄强者都在城外等候接应,绝对万无一失。” 萧天并无多言,微眯眼眸等待拍卖会开始。良久,喧闹嘈杂的龙王阁瞬间安静下来,只见虚空中一抹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云奚?” 楚非梵看着高台上出现的女子,神情一惊,没想到今夜的拍卖会居然是她亲自主持。 “欢迎诸位莅临龙王阁,今夜三大商会联合拍卖,希望诸位可以获得自己钟爱之物。” “三大商会拍卖的规则小女子就不再多说,相信诸位都已知晓,接下来我们先请出今夜第一件拍品。” “定海珠!” 云奚天籁般的声音回荡在龙王阁每一个角落,两名侍女款款而来,手中托盘中放着一串晶莹剔透的珠子共有二十四颗。 “定海珠,先天灵宝。有二十四颗,攒成一串。散发五色毫光,眩敌灵识五感,威力巨大犹如四海之力。 相传此宝于玄都出世,燃灯曰:“此宝名定海珠,”自元始已来,此珠曾出现光辉,照耀玄都。” 然宿主眼前定海珠已失去不在是先天灵宝,只是普通的拥有四海之力的航海宝物,它可以清楚的断定出船只在海面上的方位。” 楚非梵看着脑海中定海珠的介绍,眸光一闪,这定海珠完全和指南针有异曲同工之妙。 眼下舟羽正在锻造龙舟,未来正在扶桑,占领东海海域,这定海珠绝对可以发挥巨大作用。 “小桂子,拍下这颗定海珠,不惜一切代价。” “奴才明白!” 云奚将定海珠拿在手中展示在众人面前,轻灵悦耳的声音响起:“定海珠,起拍价黄金一百万两,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万两。” “一百一十万两!” 云奚话音刚落,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只见龙王阁大厅首列位置上,一名锦绣华服男子率先竞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