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0章 危机四伏,樱花门主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750章 危机四伏,樱花门主

花桂坊。 包厢中。 陈圆圆异常的举动让楚非梵心生疑惑,抬手紧攥她手臂,拉着她落座在木椅上。 “陈姑娘,说花桂坊危机四伏,又如此匆忙想要离开,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陈圆圆俏脸煞白,水眸闪动,起身挣脱楚非梵手掌,来到窗口将头探出去,在长廊上环顾一番。 “咯吱!” 玉手抬起紧闭窗户,折身回到楚帝身旁,细小的声音响起:“公子,有人准备今夜在花桂坊杀人,而且听她们话中之意被行刺的人身份十分尊贵。” “所以我们必须快点离开这里,要是花桂坊发生命案,官府肯定查收这里,要是在想离开怕是难上加难。” “姑娘还知道些什么,她们有没有泄露何时开始行刺?” 楚非梵敛起嘴角笑意,知道陈圆圆口中要被行刺之人就是自己,看来樱花门是刻意泄露她们的行迹引他前来花桂坊。 念及于此。 他反而云淡风轻,没有丝毫的担心,这样他就不用亲自去寻找樱花门的踪迹,守株待兔等她们送上门来。 陈圆圆见眼前楚非梵没有一丝慌乱,反而一身轻松的样子,这样她心中又急又担忧,眸光停留在他身影上,显然眼前这个男子的心思她根本无法猜透。 正在两人陷入沉寂中,门外小桂子的声音传来,道:“公子,花魁开始表演,不知公子是否欣赏?” “花魁表演?” 楚非梵喃喃自语一声,花魁表演相信整个花桂坊中所有人都会围观,他正好借此机会看看,樱花门在暗处到底隐藏了多少刺客。 “陈姑娘,随本公子一起去外面看看,听说花桂坊花魁表演,美轮美奂,妖娆动人,真是让人心动不已!” 言毕。 楚非梵阔步向包厢外走去,陈圆圆倩影亭立,低沉的自语声响起。 “什么美轮美奂,妖娆动人,要是本姑娘上去轻舞一番,绝对要比她们更加动人。” “什么花魁,我才不稀罕!” 楚非梵听到背后陈圆圆的自语声,眼眸中尽是笑意,脚步停驻,等她移步到身边,抬手紧握她的玉手,牵着她来到包厢外。 琴音缥缈,歌舞萦绕。 只见花桂坊中央高台上,一位身着穿大红色衣裙的女子凌空飘落而下,白皙稚嫩的玉足,洁白无瑕,温润如玉,轻纱从她啊修长的玉腿上划过。 凹凸修长的身姿,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随着倩影飘落而下,虚空中花瓣萦绕,空气中充斥着浓郁的异香之气。 顷刻间。 花桂坊气氛在女子出现后,彻底沸腾起来,狂热的呐喊声,喧闹的争吵声,显然很多人此刻已经开始为眼前女子大打出手。 她一袭血色长裙,衣袂飞扬,暗紫色重瞳泛着雾气,神态娇媚,加之明眸皓齿,媚态横生,艳丽无匹。 楚非梵精光掠动,即便绝色美人陈圆圆在身旁,还是被眼前女子的娇媚震撼。 女子倩影飘若仙子,玉足轻点在高台上,当她眸光从楚非梵身上划过时,脸上笑意尽失,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霜寒之气。 一股凌冽的杀气一闪即逝,楚非梵微眯的眼眸收缩,心神一动,道:“小贱,马上帮我扫描眼前女子的身份。” “滴,系统正在扫描,请宿主耐心等候!” “滴,成功获取女子信息,已实时发送至宿主脑海中,请查收!” “姓名:白岚!” “年纪:二十岁!” “来自:樱花门!” “身份:樱花门主!” “修为:武皇境上品(可成长!)” “神兵:断情剑!” “宠物:火灵双头蛇(堪比人类武皇境巅峰强者)!” “铠甲:灵蛇软铠!” “防御:武皇境攻击的百分之五十!” “系统测评:此女对宿主仇恨值达到百分之百,已经将宿主列为必杀之列,宿主当前危险系数百分之七十,望慎重。” “樱花门主,白岚?” “让朕看看这花桂坊中,樱花门到底藏匿了多少人!” 楚非梵开启系统扫描功能,眸光从看台长廊上扫视而过,眸子愈发的冰冷,周身释放出恐怖的杀气。 陈圆圆和小桂子感觉到楚非梵的变化,一人惊慌失措,脸色苍白如纸,一人神情凝重,目光警惕的注意着四周。 楚非梵目光快速从众人身影上划过,最后视线停留在三位女子倩影上,其中一人一头乌云般的秀发,眉如青山含黛,目似秋水盈波,肌肤晶莹如玉,娇躯临风生姿,一副飘然出尘,清丽盖世的样子。 一人一袭素白长衫,俏脸平静如水,黑眸中流露出冷峻的杀气。 另一人好似盛开的玫瑰一样,娇艳夺目,妩媚之色,毫不逊色白岚,一帮的男子早已沉浸在她的美色中。 佳人归是佳人,可三人皆是樱花门之人,一身修为都在武皇境上品,其中一人更是已经达到半步武尊。 “樱花门?” “为了对付朕你们倾巢而出,大费周章,当真是煞费苦心。” 三位女子加上门主白岚,花桂坊中就武皇境高手已经四位,还有不下百位武王境的刺客。 樱花门这么大手笔出动,楚非梵不禁为她们感到悲哀,从小远离故土,为了视线别人的野心,不惜枉送他们自己的生命,实在可悲之际。 现在楚国霸武强兵,势压诸国,诸将驰骋沙场,大战四方,扶桑大军已经返回本土,龟缩在弹丸之地的岛屿上,她们居然为了虚无缥缈的目的,不远千里侵入皇都行刺。 为了心中缥缈的信念,真不知道她们是忠诚,还是傻。 “小桂子,带着陈姑娘去赎身,我们准备离开这里!” 琴音依旧美妙动听,舞蹈依然媚惑天下,楚非梵瞥了眼高台上白岚,拂袖移步从长廊向下走去。 看着楚非梵准备离开,高台上白岚的舞姿突然停顿了下,抚琴的女子玉指同样停了下,两人尖锐的目光一直跟随着他的步伐。 一曲终了,站立在高台上的白岚,衣袖飘飞而起,血红的纱幔轻扬在虚空中,凌空落下的倩影出现在大厅中楚帝面前。 “公子,花桂坊中尚有未了之事,为何如此着急离开?” 白岚衣袖翩飞,血红的轻纱从楚非梵面前掠夺,香气四溢,让人迷醉,可她的声音却冰冷蚀骨,让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