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9章 男人太帅,也烦啊!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749章 男人太帅,也烦啊!

绝色美貌,倾国倾城,不只是使全国的人为之倾倒,还可能是泱泱大国因之而倾覆。 如此红颜,竟沦落到如此地步,楚非梵唏嘘不已,侧目看了眼身旁老媪。 “将陈圆圆收拾下,让她来包厢伺候着!” 话音落。 小桂子再次抬手一锭黄金落入老媪手中,有钱能使鬼推磨,老媪握着金锭兴高采烈的退出包厢。 “咯吱!” 小桂子上前推开前方窗户,高台上翩翩起舞的女子,悦耳动听的琴音,一切都尽收眼底。 楚非梵举起身旁木案上茶杯,轻抿一口,眸光从对面长廊上扫视而过,看着来往的富家公子,他们放浪形骸,怀中佳人娇笑摇曳。 “小桂子,暗卫的消息当真准确,樱花门弟子的确藏匿在花桂坊中?” “回公子,准确无误!” 暗卫传来的消息,从来未曾出现过错误,小桂子坚信樱花门弟子绝对藏身于此。 “隐藏够深的,是狐狸迟早要露出尾巴!” 楚帝侧身将手中茶杯放下,起身移步来到窗户前,这烟花之地他是第一前来。 自古人们常常流连忘返于青楼中,他想看看这花桂坊到底有何魅力,是美色,舞曲,美酒的诱惑,还是欲望的促使,或者说着这花桂坊中别有洞天。 他总感觉花桂坊看似喧闹嘈杂,莺歌燕舞,可却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若隐若现,若近若离。 正在他沉思之际,包厢房门外传来老媪的声音,小桂子上前打开房门,只见老媪背后跟着一位年方二八的女子。 他眼如秋水一泓,眉似春山八字。面不脂而桃花飞,腰不弯而杨柳舞。盘龙髻好,衬来雨鬓花香,落雁容娇,掷下半天风韵。 衣衫飘舞,香风则习习怡人,裙带轻拖,响则叮叮入韵。低垂粉颈,羞态翩翩;乍启珠唇,娇声滴滴。若非洛水仙女下降,定疑巫山神女归来。 楚帝看罢,觉得她艳名,真也闻名不如见面,难怪会有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举动。 “还不赶紧进去伺候着,公子可是我们花桂坊的贵客,你要是敢有怠慢,小心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老媪阴狠的声音响起,抬手拉了下背后陈圆圆,一把将她推进房间中,娇笑一声,自觉的将房门关上。 陈圆圆低垂粉颈,玉手紧攥着衣袖,显然异常紧张,楚非梵移步向前来到她身旁。 小桂子识趣的离开包厢,再次将房门紧闭,楚帝上前温和的声音响起。 “姑娘不必拘谨,做下说话!” 闻声。 陈圆圆先是一愣,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素来凡是见到她容颜的贵族公子,富商贵贾都是一副垂涎欲滴,色眯眯的样子。 她虽未看到楚帝的样貌,但闻其声,却感觉眼前男子和过往那些风流浪荡之人不一样。 话音落。 陈圆圆莲步轻启,云袖轻摆,移步落座在楚帝旁边的木椅上。 佳人咫尺,艳丽动人。 那一瞬间,楚帝居然有些心猿意马,沉浸在他的美貌中,后宫拥有南宫曦,王昭君,貂蝉,韩芷韵,妃灵儿,上官邦宁众女,可眼前陈圆圆楚楚动人的样子,显然和众女倾城之貌不相伯仲。 “公子前来花桂坊寻欢作乐,这里美人如云,多不胜数,为什么却要点名圆圆前来。” “难道圆圆以前和公子认识?” 陈圆圆轻灵的声音响起,玉颈抬起,俏面带笑,水眸闪动,视线停留在楚非梵身上。 楚帝身上散发着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 一身紫衣显得他卓尔不群英姿,天生一副君临天下王者气势,不自觉得给人一种压迫感。 陈圆圆眸光停驻,俏脸晕红,感觉到楚帝的目光,竟不自觉有些羞涩,心中不禁暗语道。 “这公子竟生的如此俊朗,给人一种强大浩瀚的压破之感,他和前来花桂坊的所有人都不一样。” “本公子是认识姑娘,可惜姑娘不知道我而已!” 楚非梵却是知道陈圆圆,没想到今日可以战争大陆一睹真容,当真让人觉得惊艳。 言毕。 楚帝注视着陈圆圆,她俏脸上若有若无的娇羞始终荡漾,万般风情绕眉梢,虽未将他迷得欲醉欲仙,但却已经深陷其中,眼睛痴迷迷地盯着她。 “滴,系统实时传送陈圆圆当前身份,请宿主查看!” “姓名:陈圆圆!” “年纪:十六岁!” “来自:桃花坞人士!” “修为:无” “身份:孤儿!” “系统测评:此女倾国倾城,雅善歌笙,并工诗画,超凡仙品,历史中命运多舛,一生悲情,若此佳人弃之可惜,望宿主可以收入后宫。” “废话,还用你说?” 楚非梵发现她身世清白,只是战争大陆上的普通女子,便动了恻隐之心。 什么恻隐之心,明显就是贪婪陈圆圆的美色,居然说的这么好听。 哈哈~ 这一刻系统邪恶了,道出了楚非梵心中的真实想法。 “姑娘,天生丽质,精通音律,却在这花桂坊风流之地沦为奴婢,本公子意欲带姑娘离开这里,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陈圆圆在楚非梵身上感受不到恶意,美眸从他伟岸的身影上划过,轻轻颔首,娇羞的低垂玉颈。 她被迫落入花桂坊,为了可以保住清白之身,不惜沦为奴婢,她早就想离开这里,只是没有遇到让她觉得安全之人。 就在一个时辰前,她偶然听到一行神秘人的对话,让她更加坚定要马上离开花桂坊。 楚非梵的出现让她看到了希望,同时她也真正钟情于楚帝,都说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其实有些时候男人魅力太大,美女也会投怀送抱。 所以,男人要是太帅,也烦啊! 显然,陈圆圆就是没有抵抗住楚帝的魅力,心甘情愿委身于他,答应和他离开,那以后肯定就要留在楚帝身边。 “圆圆答应和公子离开,还望公子可以马上带我离开这里。” “马上离开?” 楚非梵从陈圆圆倩影上感觉到了一丝紧张的气息,不知道她为何会突然显得很慌乱。 “不急,本公子还有些事情要办,一会离开的时候会让手下为姑娘赎身的。” “公子,花桂坊今晚危机四伏,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有什么事情择日公子在前来。” 陈圆圆俏脸煞白,移步来到楚非梵身旁,轻灵的声音响起,明显语气有些急促,目光还时不时环顾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