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8章 花桂坊,陈圆圆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748章 花桂坊,陈圆圆

楚宫。 楚帝和小桂子刚刚离开后花园,一名小太监上前跪地实力,低沉的嗓音响起。 “禀皇上,狄大人和温大人求见!” “狄仁杰怎么和温伯牙一起来了?” 狄仁杰掌管东厂和锦衣卫,素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还有温伯牙可是在明凤城矿山上。 难道........... 楚帝想着两人前来定是带着好消息,狄仁杰前来意图他尚不明确,但是温伯牙不远千里返回,一定和矿山之事有关。 “小桂子,传令两位大人让他们在御书房等候,朕这就过去。” 御书房外。 温伯牙,狄仁杰在小太监的带领下到来,此刻楚帝也刚刚到达,三人在御书房外相遇,两人躬身施礼,紧随其后进入御书房。 “皇上,微臣有重要的事情禀告!” “怀英,有何事直言便是!” 眼下楚国用兵天下,楚非梵需要一个安定的朝局,安定的帝国,这个时候谁要是触犯龙威,那必将万死难辞其咎。 “皇上,锦衣卫收到消息,三大商会明晚联合举行拍卖会,可靠消息称江湖上很多实力都进入皇城。” “江湖之人杀伐随意,微臣担心他们会扰乱皇城秩序。” “还有一件小事,段天涯想要前往梁国,希望皇上可以应允。” “三大商会联合拍卖?” 落枫商会被楚国查封,所有生意全部退出楚地,现在三大商会就是四海,多宝,黑龙。 可楚帝接到消息黑龙商会幕后是扶桑帝国,皇都刚刚恢复往昔繁荣,三大商会就举行拍卖会,并且引来无数江湖高手追捧,这到让他瞬间提起兴趣。 “狄卿,三大商会拍卖之事,让锦衣卫密切关注,要是江湖人士敢乱我皇都秩序,力斩不赦。” “至于,段天涯想要前往梁国,朕准了,派几名锦衣卫护他安全,也算是报他当日带我们走出迷雾丛林之恩。” 楚帝拂袖落座,淡然的声音响起,收回眸光向温伯牙看去,询问道:“伯牙,你远在矿山,这次回京好消息告诉朕?” “哈哈,吾皇当真了事入神,此番微臣回京,可非一人而归,矿山开采成功,微臣带回来了十辆马车的黄金。” “眼下吾楚正是用兵之际,这些黄金皇上刚好用来扩充军需。” “十辆马车?” “伯牙,你给朕说说矿山的情况,这金矿到底可以开采出多少黄金?” 楚帝神情喜悦,温伯牙的确给他带来了好消息,十马车的黄金交给兵部,户部,完全可以解决三军将士军饷和粮草辎重的需要。 接下来。 温伯牙将矿山开采黄金的事情一一告知,楚帝龙颜大悦,喜上眉梢,没想到这矿山下金矿至少可以开采两年之久。 简直就是上天的眷顾,有了矿山黄金的支持,楚国不想强大都很难。 开采黄金的技术温伯牙,楚炎龙,张衡三人已经掌握,可就是后期的运输太过困难。 楚帝思绪飞转,他决定明日召见沈万三的时候,让他将钱庄开在明凤郡,到时温伯牙便可以直接黄金存在钱庄中。 温伯牙,狄仁杰离开御书房已经是夕阳西落之时,两人见礼离开后,楚帝返回养心殿换上一身便装,带着小桂子离开了皇宫。 黄昏时分,虎啸皇城最热闹的时候,长街上人影如织,各大店铺人影涌动,大小商贩叫卖不断,如火如荼。 东海以南战火纷飞,眼下楚国才是百信安居乐业之地,所以很多家主都举族迁入虎啸城。 楚国人口暴增,就虎啸皇都而言,四城扩建后这才短短四个月的时间,现在又一次人满为患。 花桂坊坐落于皇都中央最返回的天子街上,夜幕笼罩,花灯初上,只见络绎不绝的华服男子进入桂坊中。 楚帝身着紫纹长袍,身形挺拔,身后小桂子跟随,两人站立在花桂坊外。 “花桂坊!” “皇都第一坊?” 楚非梵自语一声,起身阔步向前走去,刚刚抵达门口,两名娇艳的女子,款款上前玉手伸出就准备挽着他的手臂。 “客官看着眼生,第一次来我们花桂坊?” 一道娇媚的声音传来,两名女子面带不悦之色,手中锦帕轻摇转身向前走去,显然有些惧怕来人。 来人正是花桂坊的管事,俗称老鸨,她浓妆艳抹,举止轻浮,楚非梵眼眸中一抹厌恶之色掠过,起身疾步向前走去。 “准备最好的包厢,赏金少不了你!” 小桂子疾步行风,上前衣袖中飞出一锭金子,低沉的嗓音响起,快速向楚非梵追了上去。 花桂坊中歌舞飘飞,琴音缥缈,楚非梵移步前行,眸光环顾四周,耳畔突然传来小贱的提示音。 “滴,系统扫描到历史美人陈圆圆,宿主霸绝天下,如此佳人岂能错过。” “陈圆圆?” 楚帝前来花桂坊本是为了粉碎樱花门,没想到居然还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冲冠一怒为红颜,争得娥眉匹马还的陈圆圆 陈圆圆,这位秦淮河畔的绝代佳人,引江山易色,地覆天倾。 帝星殒落,霸王为僧,当世枭雄,为之搏命,生灵涂炭,倾国倾城...... 想不到她居然出现在战争大陆,居然还在花桂坊中,楚非梵既已知晓她的存在,当然要见识下这位被称之为:雅善歌笙,并工诗画,超凡仙品的女子。 楚非梵心中暗想,脚步并没有停下,跟在老鸨的身后,来到花桂坊一号包厢中。 “公子,我这就让花桂坊最好的姑娘来伺候着,一定让客官满意。” “等等,你们这里可有一位名曰陈圆圆的女子?” “陈圆圆?” “公子,我们花桂坊佳丽上百,公子怎么会看上一个贱婢女奴?” “贱婢女奴!” “什么意思!” 陈圆圆美貌倾国倾城,这老鸨不让她做花桂坊头牌,竟让她为奴为婢,这简直太讽刺了。 “公子有所不知,陈圆圆这个贱婢是被买进花桂坊的,老媪见她有几分姿色,想要好好培养她成为花桂坊招牌,谁知她竟以死相逼,多次和我作对。” “如此不识抬举,老媪岂会让她过的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