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2章 一代枭雄,穷途末路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742章 一代枭雄,穷途末路

前有狼,后有虎。 吕布陷入两面夹击中,退则于李元霸相遇,进则激战赵云,两人皆是无双上将,实力强横无匹。 而此时。 李傕,郭汜,苏烈三将已和张飞,杨大眼,霍去病,独孤伐激战在一起,两千残兵在雷虎轻骑和赤锋营的冲击下,早已溃败不堪,惨死在楚军的枪锋下。 “楚崖,仇锋,典韦,罗世信听令,全力出击助诸位将军一臂之力,速战速决。” “得令!” 四将领命从阵型中杀出,月光韶华洒落在他们寒甲上,他们杀气腾腾,战意滔天。 楚帝看出吕布,李傕,郭汜几位敌将已经穷途末路,四将将彻底粉碎他们妄图逃走的希望。 鏖战持续一个时辰,月光洒落在荒野上,楚帝金甲光芒璀璨刺眼,微眯着眼眸向前看去,残尸堆积如山,地面早已血流成河,东明两千残兵无一生还。 吕布,李傕,郭汜,苏烈,宇文成都五将,在楚军众将士的合围下,他们已经丝毫没有还手的机会。 五将身上铠甲鲜血淋漓,紧攥着手中兵戈,身形靠拢在一起,有心不甘,可已无能为力。 赤锋营,雷虎轻骑众士兵强弓劲弩直指他们,寒光四射的箭矢让人心惊胆寒,稍有异动就会万箭穿心。 一世枭雄,穷途末路。 血染荒野,草木蛰伏。 吕布战甲上布满血渍,画戟依旧锋芒毕露,伟岸的身影站起,乌发轻扬,不屈的眸光向楚军中看去。 众将分两列而战,楚帝披金甲,执长戟,拍马上前:“吕布,尔等五人已经无路可退,缴械投降,朕可留尔等一命。” 声如洪钟,威压震天。 楚帝之言不给五人任何机会,根本就是在宣判,如若投降归顺,尚有一线生机,殊死抵抗唯有一死。 李傕,郭汜,苏烈三人眸光掠动,视线停留在吕布身上,等待着他的决定,三人都以吕布而马首是瞻,他若降三人定当跟随,若不降今夜四人就一起陨落于此。 此时。 人群中宇文成都神情惊慌失措,他深知楚帝惜才,吕布四人可是十魔将中出类拔萃的存在,楚帝显然有意放他们一条胜利,想要为其所用。 而自己的倒戈相向,假意投降,险些祸乱皇都,这桩桩件件可都是死罪。 念及于此。 宇文成都体内一阵冰冷袭过,脸色苍白如纸,眼下人为刀俎,自己却生死难料。 “子龙,元霸,楚崖将他们的兵器拿下,五人全部带回皇都,接连数日长途奔袭三军将士颇为疲累,今夜入皇城尔等好好休息一晚。” 楚帝响亮的声音响起,拍马向虎啸皇城奔袭而起,战袍在夜风中咆哮,好似黑暗中嘶吼的凶兽一样。 皇都之乱在诸将齐心协力下安然度过,楚帝返回皇都三军将士气势大增。 城中军营。 火把通明,袅袅升烟。 楚帝在诸将的拥簇下进入大帐中,皇都刚刚经历战乱,秦琼,尉迟恭,史万岁,黎宏潍,元子龙诸将皆没有返回府邸,而是留守在军营中,防止虎啸城中战争学院乱党余孽作祟。 了解皇城之乱并无过大的损失,听到秦琼,尉迟恭二将的汇报,楚帝当即封赏了史万岁,黎宏潍,元子龙三将,并且准许他们组建一支名为破军的军团。 离开军营已经是午夜时分,李傕,郭汜,苏烈被关押在军营中,而吕布却被楚帝带走前往皇宫中。 返回皇宫中。 楚帝让小桂子带吕布前往御书房,而他则一人前往凝香宫中,今日皇都动荡,他心中担忧南宫曦众女的安危。 来到凝香宫外,两名侍女莲步轻启上前欠身施礼,楚帝挥手示意她们退下,起身阔步向前走去。 推开凝香宫殿门,一股淡雅的清香之气袭来,霎时间,楚帝感觉身心放松,这熟悉的气味让他觉得心安。 久经沙场,铁血厮杀,男儿热血,此刻来到凝香宫中让他感受到一丝女人的柔情,让他感觉暴虐的心态得到缓和。 昏暗的灯光下,楚帝步伐轻盈向前走去,此时凤塌上南宫曦已经熟睡过去,灯光下她好似空谷幽兰,清丽脱俗。 楚帝轻步上前,抬手将被子帮她掖了掖,起身退出凝香宫。 接连走遍众女寝宫,她们都刚刚睡下,白天经历战火洗礼,她们多少会受到一丝影响,所以楚帝没有打扰她们。 回到御书房。 小桂子在殿外等候,楚帝眸光向御书房中看了看,只见其轻轻颔首。 确定吕布还在御书房中,楚帝示意小桂子退下准备宵夜,推开殿门阔步走了进去。 闻声。 吕布笔直如剑的身形转动,眸光停留在楚帝身上,只见他阔步上前落座在木案前。 “温侯,请坐!” “朕久仰温侯威名,今日一见,温侯当真是神勇盖世!” 楚非梵的确久仰吕布威名,不过那都是尚未穿越前,至于战争大陆在未遇到吕布之前,他真不知道其会出现在战争大陆上。 “楚帝,不必卖关子,有什么直说便是,想要本候投降归顺,那还是免开尊口。” 吕布虎躯一震,雄浑的声音响起,移步落座在下首木椅上,并没有身处楚宫而感到恐慌。 “温侯,志在天下,雄心勃勃,为何要做战争学院的附庸,战争大陆,万族争锋,大小帝国数不胜数,以温侯之能至少也可以成为一国之主。” “朕只是不明白战争学院到底有何本领,可以笼络住像温侯这样的神将。” 话音刚落。 御书房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只见小桂子带着数十名太监带着宵夜入殿,片刻之后,宵夜膳食摆放在木案上。 楚帝身影骤然腾起,移步从上首位置走下来,侧目看了眼吕布道:“温侯若不嫌弃,陪朕一起喝上几杯!” 菜香四溢,酒香宜人。 吕布接连征战一天,向后和诸将轮番激斗,此刻早已饥肠辘辘,看着木案上精美的膳食,热气腾腾的火锅,深邃的眼眸中一抹炙热之光一闪即逝。 楚帝落座抬手举起面前酒杯,侧身示意吕布,接着便是仰头一饮而尽,豪爽的声音回荡在御书房中。 “温侯人中枭雄,狂战于天下,难道还怕和朕喝上几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