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9章 狼狈而逃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739章 狼狈而逃

此刻。 正值晌午时分,万里尘沙,如惊涛叱诧,放眼望去,天地苍茫。 楚非梵带着赵云,楚崖,霍去病,李元霸诸将向虎啸城赶来,两日纵马飞奔,大军现在距离皇都只剩下半天路程。 “滴,恭喜宿主麾下将领秦琼成功激活焚天豹血脉之力,武力值提升百分之十!” “焚天豹?” 楚非梵知道秦琼是星宿战将,没想到他居然激活焚天豹之力,恐怖如斯,让他兴奋不已。 麾下将领实力增加,这对他来说再好不过,眼下虎啸皇都危在旦夕,秦琼实力暴增皇城就多一份保障。 的确如此。 此刻虎啸城长街上的战局已经非常明朗,秦琼,尉迟恭二将激战吕布,龙且,史万岁,黎宏潍三将率领麾下士兵疯狂屠戮东明大军。 宇文成都已经完全被元子龙碾压,两人疯狂交战,惊天动地,宇文成都败退,纵马望风而逃,元子龙穷追不舍,两人的身影早已消失在长街尽头。 “杀!” “杀!” “杀!” 午门外,杀喊震天,声如雷霆。 李傕,郭汜,苏烈三将兵临城下,可当他们看到城池上楚军强弓劲弩直指,战将卫队死守,三人神情凝重,前行的脚步戛然而止。 吕布本欲带领一万兵甲奇袭傲风城以外的城池,可吴用执意让他们佯装潜入皇都。 什么楚军精锐尽在前线,皇城空虚,轻而易举便可夺下,可自从虎啸皇都混乱开始,他们与楚军交手并未取得任何胜利。 “苏烈,楚军早有准备,午门上精兵满布,仅凭我们三人背后这些士兵,怕是根本无法撼动。” “哒哒哒!” “哒哒哒!” 四面马蹄声响彻天地,苏烈,李傕,郭汜三将循声看去,只见大街小巷中尽是楚军兵甲。 同时他们背后紧跟着手执各种利刃的百姓,显然他们的出现激起全城百姓的怒火。 “撤!” “再不离开这里,我们就要被包围了!” 李傕急促的声音响起,他还没自信到可以仅凭三人和麾下千余兵甲,将四面八方而来的楚军全部击败。 而且午门城池上的利箭此刻正对着他们,要是稍有异动,怕是顷刻间会死于乱箭之下。 一声令下,东明敌兵转身仓皇而逃,宋无缺麾下虎豹军团奔涌而出,众将士手执兵戈而立,枪锋直指逃走的东明敌兵。 铁血杀气,声势浩大,城池上南宫曦看到宋无缺到来,水眸中紧张之色消散,心中知道既然虎豹军团可以出现在这里,足以表明皇都中东明敌兵并未掀起大的风浪。 看到城下手执各种奇异利器的百姓,南宫曦,狄仁杰,房玄龄,刘伯温四人深受震撼,百姓可以群起而攻,保卫皇城,显然他们已经将这里当做他们赖以生存之地。 李傕,郭汜,苏烈三将带着千余兵甲撤走,火速前往长街和吕布汇合。 三将意识到他们根本无法攻下楚国皇都,必须马上离开这里,迟则生变,一旦其他城池将领回援,他们恐无法脱身。 李傕,郭汜,苏烈本以为在他们三人已经够憋屈,当他们看到吕布的时候,瞬间感觉释怀好多。 东明敌兵在龙且,史万岁,黎宏潍三将的冲杀下溃不成军,三将将残余敌兵交给虎豹军团士兵,他们加入对抗吕布的激战中。 吕布以一敌五,早已是捉襟见肘,眸光扫视惨败的士兵,紧勒缰绳,收回画戟,飞纵赤兔,回马狂奔。 目光看到李傕,郭汜,苏烈三将出现,纵声咆哮道:“撤,马上离开这里。” 温侯吕布代表战争学院,纵横沙场,叱咤风云多年,何曾有此败绩,此时他头顶发簪消失,三千青丝在风中飞舞,整个人狼狈不堪。 三将回马紧随吕布身后,快速向城门口逃去,秦琼,尉迟恭,史万岁三将收回兵器,纵马率领大军紧追不舍。 “杀!” “决不能让东明敌将逃走,杀!” 激战胜利,秦琼诸将意气风发,纵声咆哮,杀气滔天,一时之间,长街上席卷起狂暴的真气波动。 吕布率领残部快要抵达城门口,忽闻一阵兵戈撞击之声,抬首注视前方,发现宇文成都和元子龙正在如火如荼激斗,他提起画戟纵横虚空,拍马冲了过去,雄浑有力的声音响起。 “宇文将军,本候来助你一臂之力!” 宇文成都本来向伺机逃离虎啸城,可元子龙锲而不舍,一路追逐到城门口。 东城门早已被宇文成都麾下之人控制,准确来说应该是被战争学院潜伏在皇都里的暗探控制。 闻声。 宇文成都循声看去,见吕布纵马飞奔而来,苍白如纸的脸上腾起一抹希冀之光。 此时此刻,他早已是精疲力尽,体内真气枯竭,双臂酥麻无力,苦苦坚持到现在杭,要不是吕布突然赶来,估计不出三个回合一定会败在元子龙皇极大刀下。 吕布怒目而视,画戟昂横空掠出,朔气凌霄,飏九天之上。 “砰!” 画戟将大刀击飞出去,吕布勒马于元子龙面前,道:“李傕,郭汜,带领所有人马上离开。” “哒哒哒!” “哒哒哒!” 李傕,郭汜,苏烈,宇文成都崔马而逃,背后残部早已被吓的魂飞魄散,手中拖着旌旗,慌不择路的仓皇离去。 元子龙凌厉的目光注视吕布,冷笑道:“战败于此,十魔将不败的神话,将从今日被吾楚终结,温侯还有何颜面返回战争学院?” “你是战争学院之人,为何要屈服在楚帝麾下,战争大陆机遇万千,超级帝国无数,你一身本领却要屈尊在这七品小国中。” “真是可悲!” “七品小国?” “就是温侯眼中丝毫不屑的七品小国,却让你尝到如此惨败,本将坚信自己的选择,同时亦相信吾皇可以带领吾楚登上超级帝国巅峰。” “笑话!” 吕布嗤之以鼻,冷笑一声,回马提戟,飞速向城外狂奔而去。 “想走,休想!” 元子龙寒光掠动,紧攥缰绳,提刀追了上去,可当他刚刚抵达城门口时,虚空中一道好似流星坠落的箭矢袭来。 “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