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 战火纷飞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733章 战火纷飞

翌日。 清晨。 翰清帝国清龙城将军府中,楚帝接到傲风城暗卫传来的紧急军报,杨延嗣在军报中将东明大军兵临傲风城,十魔将现身沙场之事全部告知。 楚非梵微眯着眼眸,视线停留在军报上,神情凝重不堪,东明二十万大军并不担心,一群远离沙场的草包软蛋,根本不足为惧。 倒是,军报中提到战争学院和十魔将的出现,让他心下骇然,吕布,苏烈,李傕,郭汜,庞德,魏文通六人,可都是名动天下的悍将。 温侯战三英,辕门射戟,武力强横无匹,拥有横扫天下的战力。 其他五人亦非善类,历史长河中都是骁勇善战,撼动天下的强将,眼下他们统领东明帝国二十万大军,对楚的威胁远比三大联军要大的多。 议事厅中。 各路大军将领齐聚于此,鏖战一天一夜,楚国军团穷追猛打,现在已经接连攻下翰清三座城池。 长途奔袭作战,赤锋营,雷虎轻骑,白马义从,神机卫四大骑兵军团,此刻已经是疲累不堪,就算议事厅中诸将都面带疲惫之色。 楚非梵眸光从诸将身影上划过,脑海中思绪飞转,雄浑有力的声音响起。 “白起,周瑜,李广,薛仁贵,林冲,单雄信,关胜听令,尔等率领麾下军团,继续进攻翰清帝国和三国联军。” “白起为帅,周瑜,李广,薛仁贵为先锋将军,其他诸将听从调遣便是。” “八猛,赵云,楚崖,岳飞,冉闵,独孤伐听令,带领麾下军团随朕一起前往紫云郡,化解傲风城下之危。” “三军出击,横扫诸国,吾楚霸武强兵,势压天下,此番作战大刀阔斧,决不能给诸国一口喘息的机会。” 闻言。 诸将领命,楚帝将白起,薛仁贵,李广,周瑜四人留下,其他诸将全部离开下去开始准备。 扶桑敌兵撤走已经一日时间,楚帝相信大梁大国早已收到消息,没有了扶桑大军的支持,翰清,西晋,苍宋三国,他们显然兵锋微弱。 这种情况下,大梁幽州王萧战,远在金陵的梁皇萧禹,绝对不会放弃进攻三国这样绝佳的机会。 为了可以在这场战役中楚国疆域大肆扩充,楚帝告知四人定要雷厉风行,快速攻下翰清帝国,同时转战西晋和苍宋两国。 白起四将知道楚帝意图,眼下东海以南大乱战已经开始,完全就是疯狂的攻城掠地,为国家开拓更为广袤的疆域。 楚军离开清龙城已经是正午时分,楚帝亲率八猛,雷虎轻骑,赤锋营,白马义从四大骑兵军团。 紫云郡危机,只有骑兵军团才可以在最短时间抵达,同时四大骑兵是楚国精锐中的精锐,有他们前往紫云郡,东明二十万大军加上十魔将便不足为患。 四路大军风驰电掣,纵马狂奔在荒野古达上,旌旗猎猎作响,滚滚狼烟翻飞。 ............ 梁国。 边城。 金阳城外,萧战带领幽冥铁骑,金鳞军团浩浩荡荡离去,黑色的旌旗在虚空中摇曳,烟尘滚滚犹如巨浪。 “将军,翰清帝国早已行将就木,在楚军的强势攻击下,现在只怕是朝不保夕。” “我们为何要放弃眼前唾手可得的城池,舍近求远,前往西晋帝国?” 萧战一侧马背上将领,面带疑色,低沉厚重的嗓音响起询问道。 “沈炼,楚国霸武强兵,施压诸国,兵锋之胜不在我军之下。” “翰清已在楚国控制下,我军若是前往攻城,无疑只能加速两国交恶。” “东海以南众六品帝国,早在扶桑烟土的侵害下病入膏肓,此战结束后就只剩下楚国和我大梁。” “两国交战交战已成定局,可眼下绝非争锋之时,两虎相争,两败俱伤,决不能给其他四国任何喘息的机会。” 闻声。 沈炼恍然大悟,轻轻颔首,信誓旦旦道:“将军,以幽冥铁骑,金鳞军团行军速度攻占西晋只需数十日,到时我军便可和楚国平分苍宋。” 萧战黯然轻笑,俊朗的脸颊上布满惆怅之色,低沉的嗓音响起。 “沈炼,我军已失先机,翰清,东明必将落入楚帝之手,现在若想和平分四国,我军需要在最短时间内攻下西晋和苍宋。” 萧战深知东海以南楚国已是最强霸主,楚国江山本已绵延万里,要是再夺下翰清,东明两大六品帝国,天下半壁江山落入楚帝之手。 为了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夺下,萧战下令大将军牧野率领狂龙军团,血灵军团前往苍宋帝国,大梁兵甲也是双管齐下。 显然这场大乱战中,楚与梁都将翰清,苍宋,西晋,东明四国,当作一块巨大的蛋糕,他们疯狂的瓜分。 东海以南上空笼罩厚重的杀伐之气,苍宋,西晋两国皇帝得知扶桑大军撤走后,直到现在他们依旧沉浸在惶恐中。 四大帝国百姓得知战乱即将爆发,为了免遭涂炭都整理行囊离开家园,前往楚国诸城中避难。 楚帝宅心仁厚,从不乱杀无辜,往昔扩建四城安置难民,发放粮食救济百姓,百姓皆知入楚国可以免遭战火,无忧无虑,逍遥自在的生活。 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楚国不管在政治,民生,军事都已达到巅峰状态。的确是百姓最好的选择,政治开明,免除杂税,兵力强横,力压诸国。 诸国百姓离城而去,简直就是帝王的悲哀,不能保护自己的子民,让他们没有丝毫的归属感,家国沦陷之际众叛亲离,百姓的离开成功打破了翰清,西晋,苍宋的君王最后幻想。 ............. 而此刻。 葬龙谷外。 楚军和东明大军对峙数个时辰,葬龙谷拥有天堑屏障,杨业,嬴麟让大军藏匿在山谷丛林中,只要东明大军靠近迎接他们的便是万箭齐飞,滚石流木。 两军对峙僵持,东明大军阵营中,吕布脸色铁青,早已怒火中烧,侧目看了眼身旁吴用。 “军师,楚军倚靠天堑,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难道我军要一直被牵制于此?” “温侯何意?” 吴用心乱如麻,也无良好对策破敌,听到吕布冷冽的声音,他神情一凝,出言询问道。 “疑兵之计,绕道而行,只要军师交给本候万人骑兵,我在自有办法攻下楚国其他城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