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1章 葬龙谷,七子战吕布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731章 葬龙谷,七子战吕布

“报!” “报!” 一名士兵慌不择路的上前,禀拳施礼道:“将军,城门岌岌可危,恐坚持不到一炷香时间,还望将军早些定夺。” “一炷香时间?” “大郎,再上桐油,如果不能阻止敌兵攻城,下令大军即刻离开撤出傲风城。” “切记,将城中所有粮草辎重全部烧毁!” 杨业急声说道,只见杨延平高举桐油向城门口倾泻而下,侧目看了眼杨延昭,他将手中火把抛出进入飞流直下的桐油落在敌兵冲车上。 大火冲天,烟雾弥漫,吕布知道城门已是行将就木,只要再次发攻击便可破城而入。 抬手高举手中方天画戟,双腿拍马向前狂奔,纵声咆哮道:“众将士听令,随本将一起杀入城中,进入楚国城池金钱,美女,应有尽有,到时一切皆属于尔等。” 此时的吕布怎么看都不像是三军统帅,倒像极了某个山寨下来强盗,眼前城池就是他们掠夺的目标。 大军闻声,士气高昂,疯狂奔涌向前,完全一副无惧生死的样子。 金钱和美女永远是让人前进的动力,不管何时何地,这简直就是恒古不变的道理。 见城下冲杀愈来愈猛,杨业知道傲风城破已成定局,转身看了眼嬴麟。 “七子听令,烧毁城中粮草辎重,率领杨家先锋军留下断后。嬴老将军随本将一起带领三军即刻撤出傲风城。” 并非杨业无能,楚军不可战,而是东明大军人数是楚军两倍,加上十魔将,这傲风城即便部署多日,也无法阻挡他们前行的脚步。 “父帅,城外十里处傲风与青岚城之间有山谷名曰葬龙谷,我军可撤出在此处伏击东明大军。” “葬龙谷?” “这倒是一处绝佳之地,三军听令即刻撤出傲风城,前往葬龙谷设伏。” 一声令下,众将士快速退下城池,劲风嘶吼而过,旌旗猎猎作响。 .............. 一炷香后。 东明大军如愿破城而入,城中浓烟滚滚,却不见楚军一人身影,吕布,李傕,郭汜,庞德,魏文通五人勒马立于长街,眸光环顾四周,警惕的打量着。 “温侯,楚军仓皇而逃,定然已经溃不成军,这可是绝佳消灭他们的机会。” 李傕提枪勒马,雄浑的声音响起,只见吕布轻轻颔首,一道寒光掠过,纵横厉喝。 “楚军贼子,本候入城,岂能让他们侥幸逃走!” “诸将听令,随我一起追杀楚军,定要将他们全部斩于马下!” 言毕。 吕布胯下神驹赤兔,长嘶一声,撒开四蹄,几乎不沾地面,如同在空中飞行一般,几息之间,绝尘而去的赤兔带着吕布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李傕,郭汜等人毫不迟疑,催快马追击,他们胯下良驹虽无赤兔之速,却也奇快无比。 风萧寒,狂风卷,夕阳残。 余晖吞噬天地,倦鸟归巢,荒野古道上杨家七子领军断后,浩浩荡荡飞驰向前。 .......... 良久。 天地之间,夜幕朦胧。 在距离葬龙谷还有千米之遥时,吕布胯下赤兔终于将杨家七子追上,看着眼前楚军,吕布纵横咆哮一声。 “贼子休逃,留下人头再走!” 闻声。 杨家七子回首看去,只见月光下吕布英气逼人,魁梧威猛,手执方天画戟,勒马而立,犹如一尊来自修罗战场的战神。 “大哥,二哥,你们先带大军进入葬龙谷,来人正是温侯吕布,我们五人上前领教下他的高招。” 杨延昭冷冽的声音响起,视线一直锁定在吕布身上,周身上瞬间腾起狂暴的战意。 “杨家七子藏龙山下力战温侯吕布,相信今夜过后便会成为战争大陆一段佳话,我和你二哥怎么可能弃你们而去。” 杨延平声音笃定,抬手示意大军先行入谷,提枪回马,立于荒野古道上,凌厉的目光注视着吕布。 月光下。 夜风微徐,头盔上雉翎在风中摇曳,七人提枪拍马,并驾齐驱,快速向前方吕布冲杀过去。 荒野两旁孤峰上,怪石嶙峋,奇峰兀立,夜风中摇曳的古树,犹如蛰伏在天地间的凶兽一样。 吕布眸中寒光掠动,瞥了眼面前冲杀的七人,挥舞战戟,纵马狂奔,一副驰骋荒野,大战四方的神威之姿。 “唰!” “唰!” “唰!” 迎面七人杀至,七柄寒枪纵横交错,形成一股密不透风的枪网,笼罩在吕布身影上。 “区区七人,吾何惧之!” “今夜这山谷便是尔等葬身之地,杀无赦!” 吕布威严睥睨,声如洪钟,宛若审判,手中方天画戟纵横嘶吼,犹如蛟龙出海般将面前七柄寒枪击散。 古有虎牢关下三英战吕布,今有葬龙谷外七子战吕布。 一击未中,七人回马提枪,再次向前冲杀而至,枪若闪电,快似流星,一点寒芒掠过,杨延昭手中素缨錾金枪犹如神龙出海,气吞万里天穹。 吕布眼眸微眯,身形向一旁倾斜,方天画戟疯狂挥出,将素缨錾金枪飞出去。 躲过杨延昭手中寒枪,身影从马背上腾空而起,方天画戟凌空穿刺而下,直击杨延昭胸口。 “砰!” 一声巨响传开,杨延平屈卢浑金枪挡下和杨延昭近在咫尺之间的戟锋,双臂贯穿巨力轻挑而起,方天画戟却纹丝未动。 “贼子,受死吧!” 吕布虎目大睁,头顶雉翎摇晃,双手紧攥方天画戟,用力向前推进,戟锋撞击在杨延昭铠甲上,他的身影从马背上倒飞出去。 杨延平亦是如此,身形倾倒,胯下战马差点一起栽倒,吕布一击将大郎,六郎击落马下。 方天画戟向地面上穿刺而去,其他五人手中银光寒枪击出,纵横交错将画戟固定在半空中。 兵刃撞击,响彻八方,声闻于天,宛若要将天穹震碎一般。 这一瞬间............. 杀意纵横,方显英雄本色,乱世征战,才可笑傲天下。 五人手臂汇聚气力,牙关紧咬,艰难的压制着吕布的方天画戟,杨延昭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强忍着铠甲下传来的蚀骨之痛。 身躯从方天画戟下抽离出来,双掌拍在地面上,一个鲤鱼打挺纵身跃上马背。 纵马上前,抬手将插在地面的素缨錾金枪抽出,眼眸中凌厉的杀气掠过,寒枪穿破空气阻隔向吕布身上刺杀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