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9章 战神吕布,龙舌弓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729章 战神吕布,龙舌弓

沙场上狼烟嘶吼,滚滚烟尘弥漫,两人提枪纵马狂奔,磅礴浩瀚的战力惊天动地。 杨延嗣目光凶恶,头盔上雉翎迎风狂舞,纵马狂奔的同时手中独角皂金枪旋转变幻,轻灵刺耳的枪鸣声传来。 狂风卷,战意浓。 纵横虚空的两柄寒枪撞击,这一击之下两人完全是力量的比拼,震耳发聩的巨响声传来,空气中真气波动四散开来,涟漪阵阵,只见两柄铁枪在虚空中变得弯曲。 “砰!” “砰!” 长枪弹出插在地面,胯下战马长嘶狂奔,顷刻间扬尘而起,两人纵横交错而过,地面上出现醒目的沟壑,飞沙走石反卷悬浮,寒甲上布满尘埃。 “六郎,骁勇无匹,一身巨力丝毫不弱于城外敌将,两人皆是使枪,接下来谁胜谁败就要看他们枪技到底谁更精湛一些。” 嬴麟微眯眼眸,脸上噙着震惊之色,终于相信六郎是星将的传言,杨家军中强将如云,险些将杨延昭给埋没。 “嬴公,六郎早已将杨家枪练至大成之境,枪技精湛,绝对丝毫不弱于敌将。” “我倒是不担心他会战败,苏烈只是十魔将之一,实力已经恐怖如斯,那七郎口中的温侯吕布,到底强悍到什么程度?” 杨业黑眸凝视,担忧的声音响起,目光穿过沙场交锋的二人,向城下东明大军阵型中看去。 擂鼓声如雷霆,旌旗招展猎猎作响,杨延嗣传信返回,见城门打开,穿过城门洞看着烟雾弥漫的沙场,提枪纵马来到杨延平身边。 “大哥,你们怎么能开城迎敌,六哥修为强横,可他亦只能和苏烈战成平手,如果十魔将倾巢而出,温侯吕布,魔将李傕,郭汜三人就足矣让我们捉襟见肘。” 杨延嗣所言非虚,李傕性格诡谲,善于用兵,杀人如麻,有万夫不当之勇,郭汜亦是如此,好战成性,武力勇冠三军。 “七郎,十魔将也没有你说的那么恐怖,六弟一人便可和贼子苏烈战的不相伯仲,我们兄弟六人难道还不敌他温侯一人?” 杨延平铿锵之声响起,神色淡定自若,手中屈卢浑金枪负于后背,凌厉的目光注视前方。 此时。 东明大军首列,吕布纵马挺戟,一副神挡杀神佛当杀佛的架势,声势不可谓不吓人。 背后,李傕,郭汜二将率领两万大军紧随其后,万马狂奔而起,烟尘笼罩虚空。 杨延嗣定神看着提戟纵马而来的吕布,他虽未曾亲眼见过吕布,可看到眼前嘶风纵马,战袍猎猎,杀气滔天的男子,他非常断定眼前来人定是十魔将之首,温侯吕布。 “大哥,敌军来势汹汹,定是想借此机会攻入城中,通知父帅鸣金收兵。” 杨延嗣急促的声音响起,凌厉的目光注视依旧和苏烈激战在一起的杨延昭,脸上浮现出一抹担忧之色。 城池上。 杨业,嬴麟见东明大军席卷而来,眼眸中寒光乍现,挥手示一旁将领鸣金收兵。 震撼苍穹的鸣金声响起,杨延昭回马长枪穿透虚空向苏烈身影上刺去,一击未中,他顺势拍马向杨家军阵营冲了过来。 见状。 其余六人纷纷回马向城中狂奔而去,一万杨家军阵型不乱,进入城门洞中。 远处。 天地间,烟尘朦胧,马蹄声如奔雷,吕布跨在战马上,手中方天画戟,纵横虚空。 背后李傕,郭汜二将率领两万兵马惊天动地,声势浩荡,让人望而生畏。 良久。 一道马鸣长嘶声传来,马立而起,踏破虚空,吕布紧勒手中缰绳,稳住赤兔马身形,寒气逼人的眸光注视着进入城池的楚军。 看着眼前缓缓升起的吊桥,双目中火焰几欲喷出,回马没有丝毫的停留,飞速向吴用狂奔而去。 李傕,郭汜二将勒马而立,回首看着远去吕布的背影,脸上腾起一抹无奈之色。 战神吕布征战天下,大小战役经历无数,何曾如此憋屈,只看到敌军尾巴,却是鞭长莫及。 “吴军师,讨伐楚国,难道区区一座边关小城就将大军阻止不前?” “还望吴军师下令三军发起总攻,傲风城中楚军外强中干,根本不足为患。” “攻破城池,本候一人便可横扫城中诸将,何须如此畏首畏尾。” 吴用何尝不想长驱直入,大军攻入城中,可东明士兵战力几何他心知肚明,如果强攻不下势必损失惨重。 两国兵甲云泥有别,楚国战事不断,兵者皆为刀口舔血的铁血悍卒,而东明大军虽人多势众,却远离沙场多年,体内仅剩的一丝热血都被扶桑强兵击溃。 “温侯,莫要着急,某这就下令大军攻城!” 吴用明知东明大军不敌,可还是下令攻城,他知道有十魔将的身先士卒,冲锋陷阵,相信可以激活东明将士尘封已久的热血。 闻声。 吕布侧目向一旁诸将看去,霸道雄浑的声音响起:“李傕,郭汜统军四万随本将从正面发起攻击,庞德,魏文通,白牧率领四万大军从右翼进攻,惠南,惠霄,紫恩统军四万从左翼进攻,苏烈带领余下大军时刻准备,一旦城门攻破,马上率领大军进入傲风城,决不能放走一名楚军。” 显然此时战场上,吕布成了东明大军的主导,吴用完全失去了话语权,听到吕布的部署,他眼眸中腾起一抹狂热之光。 “温侯,傲风城吊桥已经升起,仅凭云梯横穿护城河,这样大军怕是损失惨重。” 李傕神情凝重,厚重的声音响起,目光停留在吕布脸颊上。 “区区小城吊桥,岂能让本候束手无策。” 言罢。 吕布嘴角噙着狡黠的笑意,手中方天画戟插在马背一侧,抬首将负于后背巨弓取下,纵马狂奔向前冲去。 “龙舌弓!” 十大魔将见吕布取下负于后背巨弓,众人大惊失色,他甚少使用龙舌弓,仅凭手中一杆方天画戟便横扫天下。 可但凡要是使用龙舌弓,必将惊天地,泣鬼神,没想到今日他竟出手使用龙舌弓,众人面露期待之色,纵马率领大军紧跟在他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