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8章 杨延昭枪战苏烈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728章 杨延昭枪战苏烈

袅袅烟雾消散,天穹上万里无云,傲风城下东明大军兵临城下。 吴用携十魔将前来,有恃无恐,丝毫不将傲风城中楚军守将放在眼中。 十魔将狂战天下,战争学院中三大超强战队之一,曾经十人血战疆场,仅凭百余骑兵打破敌兵万人大军。 悍名远播,温厚吕布一人横扫天下,鬼神难敌,若非战争学院恩威并施,他早就前往超级帝国奔前程,寻找属于自己的道路。 此时。 傲风城上免战牌悬挂而出,城下苏烈火冒三丈,仰天怒吼一声:“岂有此理,一群软蛋,沙场交锋,城下斗将,尔等居然悬挂免战牌,真是辱没楚军兵锋强横的威名。” 声如洪钟,惊天动地。 苏烈手中寒枪直冲天穹,紧勒手中缰绳,胯下良驹来回踱步,显然和他的主人一样都有心心浮气躁。 闻声。 城池上杨家军,翰林军丝毫不为之所动,警惕的注视着城下东明大军,根本就是置若罔闻。 杨业,嬴麟,杨延嗣,杨延平,杨延昭,六人走下城池,七郎入城通知暗卫传消息给楚帝,其他五人商榷如何应对城外东明大军。 “哒哒哒~” “哒哒哒~” 少顷。 长街上传来一阵雷鸣般的马蹄声,只见杨家其余四子到来,他们勒马而立,身披精甲,二郎杨延定,手执八宝枪,身披银白色铠甲。 三郎杨延光手提一杆透甲缕金枪,身披雁翎宝铠,俊朗异常,桀骜不驯。 四郎杨延辉一杆菊花点金枪负于后背,胯下良驹低吟长嘶,周身上萦绕着浓烈的战意。 五郎杨延德胯下宝马高昂头颅,前蹄鞭挞在地面上,身披赤金铠甲,手执独角皂金枪,星眉剑目,英气勃发。 闻声。 大郎,六郎从城池下营帐中走出,看到四人众人跃下马背,起身疾步向前走去。 “二弟,三弟,四弟,五弟你们来了,父帅在大帐中,请随我入账。” 杨延平温厚的嗓音响起,带领五人阔步进入大帐中,得知城外敌军嚣张叫阵,五人纷纷请命出城迎战。 杨业,嬴麟两人自知六人实力,城外敌将被杨延嗣说的神乎其神,众人都欲出城刺探下虚实,看看战争学院引以为傲的十魔将到底恐怖如斯。 “父帅,孩儿愿率领五千兵马出城,力战敌方将领,即便不敌也可试探出虚实,孩儿一身修为全身而退,自保是绝对没有问题。” 杨延昭禀拳见礼,紧握手中素缨錾金枪,雄浑有力的声音响起。 杨业,嬴麟二人沉思良久,最后决定出城迎敌,看看十魔将到底恐怖几何。 “六子听令,命你们带领一万兵马出城迎敌,不可恋战,胜可战,败则退,决不能给城外敌兵有可乘之机。” “小心为上,不可将自己置身于危难之中。” 六子禀拳施礼,高昂坚定的声音回荡在答应中,只见他们转身执枪走出大营,飞身跃上马背,点齐兵马,浩浩荡荡向城外奔袭而去。 “咯吱!” “咯吱!” 城门打开,吊桥升起,六人飞骤骅骝,提枪狂奔,驰骋沙场上。 城外。 勒马而立的苏烈忽见傲风城门打开,六名将领携万军冲杀而出,脸上腾起狂热的笑意。 “终于出城应战了,今日尔等首级本将全收了。” 苏烈脸色阴沉,嚣张的声音响起,体内浩瀚磅礴的真气溢出,一副狂战天下的样子。 “傲风城敌军居然敢出城迎敌,温侯,李傕,郭汜听令,一旦苏烈和楚军敌将交锋,尔等三人立刻带领大军杀入城中。”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今日傲风城必须落入我们之手。” 吴用细长的眸子中狡黠之光掠动,森寒的声音响起,侧目视线停留在吕布身上。 赤兔马背上吕布身披狻猊铠,手执方天画戟,威风凛凛,怒目而视,对于吴用的声音完全置若罔闻,只是注视着前方沙场上战局。 李傕,郭汜二将侧目视线停留在吕布侧脸上,见其不言不语,冷傲威严的样子,两人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吴用知道吕布桀骜霸道,性格反复无常,虽然他并未出言答应,可他心中知道吕布绝不会延误战机。 “来将何人,报上名来,本将银枪下不杀无名之辈!” 苏烈面色沉稳,星目如电,纵声厉喝,锋芒四射的枪锋直指面前六人。 “杨家军,杨延昭,尔可敢接我一枪!” 杨延昭智勇善战,善于长枪,出生时天生异象,相传是北斗七星中的第六颗,主镇幽燕北方,所有一直有人称之为星将。 语话轩昂,吞千丈凌云之志气,心雄胆大,紧勒缰绳,挥舞长枪,奔向前方苏烈。 扬尘袭空,战马狂奔,沙场上,杨延昭,苏烈二人同时向对方冲杀过去,犹如两颗横飞的重型炮弹一样。 所过之处烟尘滚滚,金戈狼烟,横枪纵马,两人宛若叱咤在惊涛骇浪中一样。 马踏飞燕,长枪交错,声如雷霆,涟漪四溅。 蓦然间。 沙场上,杨延昭和苏烈战马穿插而过,手中两杆长枪碰撞在一起,星火飞溅,声震苍穹。 一击之下,战马嘶鸣狂奔,两人纷纷回马怒视对方,横枪相对,战意滔天。 “傲风城中居然有可以接我一枪之将,这倒是意外收获,不过可惜今日你注定难逃一死。” “是吗?” “荒野空旷,阁下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十魔将?也不过尔尔,哪有七弟说的那么恐怖!” 杨延昭微眯的眼眸中寒光掠动,低沉厚重的嗓音响起,金甲光芒四射,寒枪锋芒凌厉,身影上散发着缥缈的杀气。 “能接我一枪,并不代表可以承受我再次一击。” “杨延昭,受死吧!” 苏烈仰天怒吼一声,震得身后士卒耳膜嗡嗡作响,飞纵胯下神驹,挥舞着手中银光寒枪,犹如愤怒的雄狮一样直击杨延昭而去。 刚才初次交锋,两人皆有所保留,再次纵马拼杀,只见苏烈虎目大睁,表情狰狞恐怖,双手紧攥枪柄,万斤巨力贯穿在枪身上。 他不想和杨延昭有太多的纠缠,决定一击之下将其挑于马下,让他彻底失去战力,跌入万劫不复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