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5章 羽族舟羽,意外消息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725章 羽族舟羽,意外消息

正午时分。 紫风城外,笼罩在寒山的上的袅袅烟尘下山,阳光从古树上洒落下来,星星点点好似跳动的精灵。 紫风城下。 一人一骑扬尘而至,来人白衣胜雪长发,简单的束起,翩翩浊世白衣佳公子,风姿特秀。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腰间悬挂细长古剑,乍然抬首眺望,眸光停留在紫风城上。 守城将领发现城下来人,巨弓张开,利箭上弦,直指在他身影上。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冰冷雄浑的声音响起,城下男子低沉的嗓音传来:“羽人,舟羽,求见楚帝。” “舟羽?” 城上守军接到白起军令,如有人自称舟羽,放其入城,带入将军府中。 守军将领警惕的环顾四周,发现并无风吹草动,抬手示意,高昂的声音响起。 “开城门,放行!” 舟羽入城,守军带领下来到将军府外,守卫通传后,少许,楚非梵带领诸葛亮,张良二人来到府外。 “唰!” 看到出府三人,舟羽纵身跃下马背,黑眸注视着楚非梵,感受到他天生拥有一副君临天下的王者气势。 羽人乃神族后裔,血脉高贵,至高无上,向来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可与其傲视天地的强势气息相比,羽人的凌厉却要弱上些许。 “真生王者,真龙之身,吾皇果然非凡夫俗子。” 念及于此。 舟羽阔步上前,跪地禀拳见礼,道:“属下舟羽,拜见皇上。” “你就是舟羽?” 楚非梵心怀疑惑,难道这羽人都生的如此俊美,眸光从他身上一闪而过,脑海中瞬间传来关于羽人的所有信息。 “姓名:舟羽!” “年龄:三十岁!” “来自:仙岛人士!” “种族:神族!” “血脉:神族(尚未激活)!” “特技:造船!” “修为:武王境下品!” “体力:九十!” “武力值:八十!” “统帅:无(不善)!” “政治:七十!” “智力:九十八!” “神兵:游鱼剑!” “坐骑:腾云马!” “忠诚度:百分之八十!” “系统测评:此人博古通今,掌握精湛的造船技术,属于顶级人才,可堪大用!” “舟羽是朕麾下第一位神族之人,虽修为不高,但掌握精湛技艺,可是楚国少有的技术性人才。” 楚非梵抬手将舟羽扶起,起身四人阔步向府中走去,前行不到百米之遥,舟羽脚步戛然而止,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禀皇上,微臣前来紫风城,途径炎云发现四路大军相继离开,大军中旌旗分别是扶桑,西晋,苍宋,翰清四国。” “什么!” “舟羽,你所言当真属实?” 楚非梵,诸葛亮,张良三人闻声,神情错愕,不知四国联军究竟意欲何为,怎么会毫无声息的撤出炎云城。 “禀皇上,微臣之言,句句属实,一切都是亲眼目睹,绝不敢欺君。” 舟羽笃定,诸葛亮嗓音低沉道:“皇上,四国联军突然撤走,这其中会不会有诈。” “舟羽,你看到撤走大军人数几何?” 楚非梵相信舟羽之言,他灵机一动,或许眼前正是一个契机,可以将四国联军击溃。 “回皇上,远观敌兵人数至少在几百万之众,漫天烟尘漂浮,声势惊天动地,显然有些仓促。” 闻声。 楚帝灵机一动,侧目看了眼张良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子房,传令霍去病,独孤伐,赵云,楚崖,白起五人,即刻带人前往炎云城。” “如果联军当真撤军而走,四路骑兵军团全线楚军,重创四国联军。” “微臣领旨!” 楚非梵当机立断,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眼下两军沙场交锋,机会稍纵即逝,他不知联军内部发生何事,但绝不会让他们轻易离开。 ............ 此时。 距离四国联军离开炎云已经足足过去三个多时辰,白起,霍去病,独孤伐,赵云,楚崖五人接到军令,马不停蹄出城,飞速向炎云城方向奔袭过去。 四路骑兵军团只有赵云,楚崖二将麾下白马义从,没有装备超级马场中的神驹,其他雷虎轻骑,赤锋营,神机卫皆乘骑马场神驹。 超级马场中战马都是日行一千,夜行八百的神驹,此时,荒野古道上四路骑兵军团策马狂奔扬西风,沐血枪戟驭风行。 距离炎云城尚有千米之遥时,四路骑兵军团和返城的斥候相遇,得知炎云已是空城,他们兵分四路,嘶风纵马向寒玉城方向追去。 黄昏时分,残阳吞天沃土,倦鸟归巢栖息,古道尽头烟尘滚滚好似遮天的苍龙。 寒玉城下外千米处,翰清,西晋,苍宋三国将领看着眼前城池,心中担忧消散,扬鞭纵马,快速行军抵达城池下。 白起,霍去病,独孤伐,赵云,楚崖五人来到寒玉城下时,只看到入城大军的尾巴,大军正浩浩荡荡向城中推进。 “杀!” “杀!” 白起纵马而至,看着入城的联军,没有丝毫的停留,提枪拍马,纵声咆哮。 神机卫诸将见他一马当先,紧随其后挥舞着手中兵戈,快速紧紧咬住入城的联军。 声如雷霆,惊天动地。 突如其来的杀喊声让三国联军猝不及防,纳兰文泽和诸将回首发现似狂风过境,暴风强袭的楚军,众人心下惶恐不已,战兢颤抖的咆哮声响起。 “升吊桥!” “马上关城门,绝对不能让城外楚军入城!” 纳兰文泽雄浑的咆哮声响起,守城将领急忙收起吊桥,推动巨型城门想要将楚军拒之门外。 “咻!” “咻!” “咻!” 箭矢如蝗,遮天蔽日,神机卫纵马狂奔,手中巨弓利箭上弦,直指城池上敌兵,箭之所至,鲜血飞溅。 “咯吱!” “咯吱!” 吊桥缓缓升起,城池上敌兵犹如下饺子一样跌落而下,鲜血染红了护城河水,残尸堆积,血流成河。 慌不择路入城的联军,迟则殒命于神机卫箭矢下,一道马鸣长嘶声传来,两万神机卫勒马而立,挥舞战枪,立于护城河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