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 穷寇莫追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719章 穷寇莫追

战场风云瞬息万变,退出炎云城看似丢掉一座城,却让楚军有了更多的机会。 城中。 四国联军全城搜寻,然而却毫无收获,诸国将领根本不相信在百万大军威压下,楚军还敢藏身于城中,至少要是他们绝对是早就望风而逃了。 “禀将军,并未发现楚军踪迹!” “禀将军,并未发现楚军踪迹!” 接连一道道禀报声传力,跨在马背上的将领冷笑一声,不屑道:“楚军又不傻,百万联军攻城,他们怎么可能藏身于城中。” “土肥将军简直就是多此一举,直接挥师出城追击楚军,何必在城中浪费时间。” 联军将领不知此时死神正在向他们一步步逼近,长街两旁的阁楼上,楚军早已箭在弦,剑出鞘,只等一声令下便可将街上敌军斩杀。 “撤!” 联军将领一声令下,回马准备离开,就在此时虚空中密密匝匝的箭矢飞出。 “咻!” “咻!” “咻!” 一切发生在星光火石之间,让联军猝不及防,箭矢纵横虚空,一阵惨叫哀嚎声响起。 楚军破窗而出,凌空飘落而下,长剑袭空,杀伐果断,四周小巷中同时奔涌数千楚军,在高顺,南宫勇,杨再兴三名悍将的带领下,陷阵营将士疯狂斩杀联军。 突如其来的楚军让联军防不胜防,心中惶恐不已,丝毫没有还手的余地。 陷阵士兵,陷阵之志,有死无生,他们常年刀口舔血,舍生忘死,只懂得杀戮,攻城掠地。 此时此刻,众将士面前的联军就是待宰的羔羊,他们手起剑落,长枪穿刺,杀伐决绝,丝毫不给联军一口喘息的机会。 “速战速决,夺下战马,立即撤退!” 高顺亮银点刚枪宛若夺命镰刀,枪尖上布满血渍,所过之处无一人可迎战,脚踏马背飞身起,长枪碎空破联军。 “唰!” 高顺身影冲天而起,巨力贯穿于长枪上,身影勇往直前,一枪击出,面前马背上联军将领被刺于马下。 乱军阵脚大乱,阵型全失,瞬间土崩瓦解,看着慌不择路而逃的联军,高顺纵身跃上马背,缰绳缠绕在手臂上,回马提枪。 “撤!” “立刻撤走!” 杨再兴,南宫勇,高顺三人纵马并驾,带领陷阵营众士兵浩浩荡荡从东城门冲了出去。 而此时。 南城门下麴义,嘉远,牛皋,潘少安四将也已经完成阻击任务,看着地面上残尸堆积如山,青石板上血流成河。 四人没有丝毫的停留,毫不恋战,带领先登死士营从南城门离去。 少顷。 长街上跌跌撞撞,慌不择路的逃兵返回,他们脸色苍白如纸,气若游丝,手中兵戈拖下地面上。 兵甲雄风已不再,失魂落魄,狼狈不堪。 “怎么回事,为何如此狼狈,是否发现楚军踪迹?” 翰清帝国统军将领看着面前麾下士兵,脸色铁青,冷冽的询问声响起。 “将,将军,我们遭遇楚军伏击,伤亡惨重,除了我等逃回,其他人全军覆没。” 领头士兵颤抖的声音响起,眸光呆滞,完全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还沉浸在楚军带来的恐惧中。 闻声。 土肥鸠侧目向地面跪地的士兵看去,他本以为可以在城中搜捕到楚军残余,联军居然会遭到伏击。 “不好!” “中计了!” 土肥鸠灵机一动,瞬间意识到楚军撤出炎云城就是一个圈套,响起先前纳兰文泽的话,立刻意识到出城追击的渡边令,长崎风,宫本苍擎三人定会遭遇楚军的伏击。 “纳兰文泽,传令斥候马上出城拦截,让帝国大军撤回炎云城。” 闻声。 纳兰文泽回身挥手示意,四名斥候催马快速向城外狂奔而去,土肥鸠移步来到其身旁,温厚的声音响起。 “文泽君,以后与楚交战之事,还望将军多提宝贵意见。” “谢将军信任,末将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 四名斥候刚刚冲出炎云城前行不久,便和准备长途奔袭偷袭扶桑大军末端的雷虎轻骑相遇。 四名斥候被斩于官道两侧,俗话说无风不起浪,无巧不成书,斥候被斩消息无法送达,扶桑大军正中楚军圈套。 此时。 长崎风,渡边令,宫本苍擎三人穷追不舍,楚非梵,白起,李广诸将一直和他们保持距离,可穿过古道两旁丛林后,前行的楚军突然停下脚步,调转马头,列阵迎战。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三人感觉到了端倪,可是就在他们欲回马撤退之时,藏匿在官道杭两旁丛林中的岳家军,重骑兵军团毫无征兆的杀出。 杀喊震天,孤鸟南飞。 箭矢如蝗,刀光剑影。 神机卫,神箭营,岳家军,重骑兵军团瞬间以夹击之势,将扶桑大军包围。 远处。 隆隆马蹄声传来,烟尘滚滚,直冲天穹,雷虎轻骑,赤锋营犹如出水蛟龙,群兽下山。 霎时间。 扶桑敌军被四面夹击,最后的退路也被霍去病,独孤伐两人堵截,楚军合围而上,八猛,岳飞,赵云,楚崖,李广,薛仁贵众将,各自带领回麾下将士杀入扶桑大军中。 “中埋伏了!” “文泽君的猜测当真没错,土肥将军如此冒进,这无疑是将我等推入万劫不复之地。” “莫要抱怨,还是想想如何杀出重围,相信此时土肥将军已经察觉楚军意图,联军援兵很快就到。” 宫本苍擎最先镇静下来,紧攥手中战刀,坚定的声音响起。 “渡边君,长崎君,既然此战不可后退,浴血奋战,胜败尚未可知。” “杀!” 楚军精锐齐聚,众将皆是以一挡百,骁勇天下的猛将,看着眼前扶桑敌兵,他们心中压抑许久的怒火终于可以宣泄。 霍去病纵马提枪,视线停留在宫本苍擎身上,独孤伐,岳飞同时选中长崎风,赵云,楚崖横穿而去直击渡边令。 “杀!” “杀!” “杀!” 众将神勇,当世少有,一对一扶桑战将尚且危矣,何况两虎分食,他们岂有一战之力。 老将黄忠,李广,八猛并未选择敌将,而是挥动手中兵戈,横扫四周敌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