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3章 此战,许胜不许败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713章 此战,许胜不许败

两日后。 扶桑帝国东山大营中,土肥鸠亲自前来召见吴用和弓风凌,并且答应撤兵离开东明帝国。 土肥鸠和吴用达成共识,两人彼此欣赏对方,可心中却各怀鬼胎,各自都有打算。 吴用和弓风凌离开东山大营后,快马扬鞭向江城方向狂奔而去,土肥鸠传令扶桑,西晋,苍宋三国大军集结,火速向寒玉城进发。 东明帝国大军为先锋,从江城出发选择古道而行,偷袭楚国城池,穿过往昔的紫云帝国,便可长驱直入抵达楚国腹地。 楚国眼下精锐全部汇聚炎云城,各城池防御松懈,吴用有信心在战争学院强将的带领下,一月光景可以彻底将楚国击败。 土肥鸠之所以答应吴用的要求,是因为他受到鬼影兵团战败的消息,让他意识到只有将楚国击溃,东海以南诸国才会彻底落入扶桑的统治中。 三国大军开拔前往寒玉城,而此时楚非梵已经抵达炎云城,召见诸将了解战况,萧战经过这段时间养伤,体内伤势已经痊愈。 此时。 炎云城将军府议事大厅中,诸将风尘仆仆而来,梁国幽州王萧战亦在其中。 楚非梵端坐在上首位置上,不怒自威,手臂微抬示意诸将落座。 “幽州王征战沙场骁勇无敌,扶桑敌军中既有可以和将军匹敌的高手,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苍宋,西晋两国已经和扶桑合并,加上翰清迂腐之兵,眼下扶桑已经拥有四国之力,不知将军对接下来战局如何看待。” 面对楚非梵的询问,萧战沉思许久,乍然抬首,浑厚的声音响起。 “扶桑敌军狼子野心,寒玉城中大军用来牵制楚,梁大军,另有强兵向东明发起攻击。” “所以可以断定翰清帝国中扶桑大军人数至少在四十万以上,东明帝国势力不堪一击,可接连数日扶桑大军安营在东山城下按兵不动,这其中一定暗藏玄机。” “如果某没有猜错,以东明皇胆小怕事的性格,现在东明已经掌控在扶桑帝国手中。” “五国合一,楚与梁将要面对的将是五国之兵,接下来的大战已经失去先机,进攻不再是上上之策,以逸待劳,避其锋芒,倚城而守乃是上策。” 萧战神情凝重,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他心中已经决定带着幽冥铁骑和金鳞军团撤走,返回梁国城池中。 “将军所言极是,朕也正有此意,避而不攻,有高墙城池防御,即便五国大军攻城也绝非朝夕可破。” 楚非梵已经接到暗卫传来的消息,扶桑集结四十万大军在翰清皇都,现在东明是否加入战局尚没有消息传来,如果萧战猜测属实,那事态将更加严重。 五国之兵合一,兵锋强横恐怖,攻城强战已无优势,镇守城池,蓄力出击或许可以挫其锋芒。 这场战役注定是场持久之战,非一朝一夕可以落幕。 萧战将梁国的决定告知,起身请辞离开炎云城,带领城外梁军撤回两国。 议事厅中只剩下楚国诸将,楚非梵眉头紧蹙,视线从诸将身上划过,低沉厚重的声音响起。 “吾楚与扶桑,翰清,苍宋过往皆有恩怨,朕断定此番他们定会将吾楚列为他们头号劲敌。” “五国合兵,诸将可有破敌之法?” 话音落。 议事厅中陷入寂静中,空气中杀伐之气萦绕,诸将闭口不言,排兵布阵,沙场斩敌是他们的强项,出谋划策有些让他们为难。 “唰!” 诸葛亮身影腾起,轻摇手中羽扇,脸上神色云淡风轻,温和的声音响起。 “皇上,眼下并非死局,吾楚占据天时地利人和,即便五国合兵而至,也绝非不可不战。” “扶桑岛屿小国,距离翰清千里有余,非朝夕可至,大军千里而来,必然人困马乏,此吾楚可占地利。扶桑逆天而行,将烟土流入诸国,百姓深受荼毒,要以怨声载道,此乃吾楚占天时。” “昔日吾楚只是九品小国,可从群雄争锋中杀出重围,现在吾楚万众一心,百姓深感皇恩浩荡,吾楚亦非往昔,扶桑意欲攻破取而代之,简直痴然说梦。” “皇上励精图治,广积粮多囤兵,悍将千人,强兵百万,一旦站占得先机,扶桑敌兵势必土崩瓦解,乘胜追击,一鼓作气攻至翰清皇都,乃至其他三国皇城,天下定矣,吾楚横扫东海以南诸国。” 诸葛亮掷地有声,字字珠玑,将眼前战局之势分析透彻,丝毫不担心楚军落败,反倒是信心十足,运筹帷幄的样子。 言罢。 诸葛亮落座,一旁张良轻轻颔首,起身附和道:“吾皇高瞻远瞩,雄才韬略,心有包藏宇宙之机。胡麾下强将如云,各大兵团杭恐怖如斯,众志成城犹如神助,何愁扶桑敌兵。” “敌可来,我亦可往,在座将军都是以一敌百的强将,扶桑敌兵若是敢前来攻城,定然他们有来无回。” 诸葛亮,张良二人一席话,瞬间将大厅中诸将士气提升到巅峰,楚非梵淡然轻笑,骤然腾起身影。 “传朕诏令,楚国各城池精兵时刻准备,开拔前往炎云城,紫风,江阳诸城,朕举全国之兵和五国决一死战。” “白起,岳飞,冉闵三将听令,加固城防,集合城中所有工匠打造箭矢。” “滚石,流木,火油,这些守城必备之物,全部运往城池之上。” “子龙,世信,传八百里加急文书,通知大将军蒙烨前往兵器加工厂,押送所有装备,粮草前来炎云城。” 楚非梵被诸葛亮,张良的话感染,此时他内心热血沸腾,决定在炎云城下和五国交战。 这绝不是一时的头脑发热,亦不是意气用事,他是再三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可现在楚非梵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破釜沉舟,孤注一掷,此战许胜不许败,胜则一统东海以南,败则万劫不复。 诸将领命离开议事厅,只有他一人留了下来,注视着面前地图,久久不语,周身上萦绕着狂战天下的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