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 杀,杀,杀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711章 杀,杀,杀

刀光耀眼,涟漪阵阵,两人身影在虚空中停止,川岛剑面孔狰狞,带血的刀剑,低沉的嚎叫,周空弥漫的烟尘,将两人一骑湮灭... 楚非梵身后跟着一小股铁鹰锐士,他们将慌不择路的百姓守护起来,他抬手注视着和赵云,楚崖激战在一起的两名扶桑将官,心中腾起浓烈的杀机。 铁鹰锐士四散开来,长枪如龙,杀伐果断,顷刻间四周分布的鬼影兵团士兵激战在一起。 血雾飞溅,兵戈声裂,惨叫哀嚎声不断,烟尘弥漫在周空,铁鹰锐士人马合一横冲直闯,一道道倒飞的尸体从虚空跌落而下。 此时。 赵云已将金田恒逼退到数十米外,枪出如龙,寒光强劲,紧握战刀的金田恒手臂发麻,虎口炸裂,汩汩而流的鲜血顺着刀柄滴落在地面上。 金田恒没想到赵云恐怖如斯,十招之内他丝毫没有讨到任何便宜,眼下更是捉襟见肘,只有被动的防御,完全没有进攻的机会。 “敢犯吾楚者,杀!” “屠戮百姓者,杀!” “烧毁田园者,杀!” “尔罪孽深重,受死吧!” 冷冽的声音响起,赵云白袍在风中嘶吼,身影凌空而起,长枪围绕周身旋转,锋芒四射的攻击让金田恒无处藏身,只能一味的向后暴退。 “回马枪!” “碎空斩!” 金田恒发觉赵云手中寒枪愈来愈快,微眯的眼眸中腾起决绝之色,双手将战刀紧握在胸前,强悍的攻击破空斩落,宛若要想天穹一分为二。 “唰!” 龙胆亮银枪从赵云身旁穿刺过去,尖锐的长枪透体而过,只见金田恒手中战刀悬浮虚空,口中鲜血狂飙而出,眸光瞬间变得黯淡。 赵云抬手将长枪收回,骤然转身,怒目而视,背后执刀的扶桑士兵,看着倒在血泊中的金田恒一哄而散,慌不择路的向四周疯逃而去。 扶桑敌兵一哄而散,仓皇而逃的样子,身上凌厉的杀气早已消失,此时却被无尽的恐怖包围。 远处。 缥缈的烟尘中楚崖和川岛剑的身影出现,广场上众人都以为两人激战之下平分秋色。 只有楚非梵面带笑意,楚崖的强悍绝非川岛剑可以匹敌,待烟尘彻底消散,一切真相大白。 只见楚崖拖着手中银刀,金甲上布满血渍,阔步向前走去,背后川岛剑死于自己战刀之下,锋利的战刀从他胸口穿过,瞳眸大睁,充满不甘之色。 滚滚浓烟四起,鬼影兵团两名将官接连被杀,残余的士兵疯狂撤走,席卷地面上尘埃。 赵云,楚崖纵身上马,紧勒缰绳,刚欲拍马向前追去,却被楚非梵拦了下来。 “子龙,楚崖,穷寇莫追,在这里等候便是,朕相信他们很快还会回来。” “传令兵,执军令前往临近的城池,让城中守军前来此地,朕要让扶桑敌兵在同一个地方,遭受两次沉重的打击。” 楚非梵断定逃走的敌兵定会带领大军重临此地,扶桑帝国兵将嗜杀成性,在这里损兵折将,他们绝不会轻易放过百姓。 “子龙,传令下去,今日驻扎于此。” ............ 黄昏时分,残阳余晖吞天沃土,村寨中百姓已被妥善安排。 古树,西风,土墙......... 楚非梵一身戎装而立,金甲在余晖下释放出耀眼的光芒,紧握腰间湛卢,眺望远方,眸光和天际相接。 赵云,楚崖二将阔步上前,抬手间将水袋递上前,道:“皇上,我军自此以逸待劳,可不知敌兵人数几何,若是遭遇扶桑敌兵助力,后果将不堪设想。” “末将以为皇上应该率先前往炎云城,这里的伏击战交给末将和楚将军即可。” 闻声。 楚非梵侧目看了眼赵云,道:“扶桑敌兵千里而来,必人困马乏,可坐而迎之,以逸待劳。先前惨败,此番前来必急攻,可避之。” “发现我军和百姓藏匿定然愤怒不已,必将暴躁大怒,兵者忌噪也,此计可成,必反击之,扶桑大军定会土崩瓦解,你们乘胜追击,一鼓作气,何愁不能将扶桑敌兵击退。” 赵云,楚崖纷纷颔首,终于知道为何要将百姓和士兵全部藏匿,原来楚帝心中早有定计。 这段时间闲来无事楚非梵熟读三十六计,孙子兵法,对于敌兵心理的猜测,战局的把控,士兵的安排,他早已了然于胸。 寒风微徐,倦鸟归巢。 远处,传来隆隆马蹄声,赵云,楚崖二人侧目注视着楚非梵,他猜测的没错,扶桑敌兵去而复返,从马蹄声判断前来敌兵至少在万人。 “皇上,敌兵万人有余,看来他们是有备而来。” “无妨,我们早有准备,万人又如何,一样让他们有来无回!” 楚非梵信心十足,直视前方滚滚烟尘,转身握剑而行,三人快速像是在村头土墙旁边。 良久。 烟尘滚滚,席卷天地,鬼影兵团旌旗在风中猎猎作响,为首两匹站马上正是冈本灵武,小泉松二人。 两人得知川岛剑,金田恒被楚军斩杀于此,他们率领一万鬼影兵团前来,不但要将村寨中百姓全部屠戮,还要将楚军一网打尽。 两人从逃回的士兵口中得知,遭遇的可是楚军的精锐军团,这让两人瞬间提起浓厚的兴趣。 “千田,此处是不是你们遭遇楚军的村寨?” 小泉松手中战刀纵横虚空,直指前方村庄,冷冽的声音询问道。 “禀将军就是此处,从这里进入村寨,前方广场上就是和楚军交战的地方。” “进攻!” “不要放走一人,让所有楚军插翅难逃!” 小泉松纵声厉喝,紧攥手中战刀,纵马向前进入村寨之中,前行数百米之遥,来到千田口中广场,环顾四周,眼眸中腾起浓烈的杀气。 “千田,你的真这里就是你们交战的地方,为何不曾看到任何留下的痕迹。” 面对小泉松的质问,千田有些不知所措,两军的确在此处交战,地面上尸体,断刃消失不见,村寨中毫无一丝生机。 “将军,千真万确就在此地,应该是楚军护送百姓逃离此处。” 千田战战兢兢的声音响起,不敢直视小泉松的眼睛:“楚军护送百姓撤走,难道还会带着我军的尸体?” “传我将令搜索整个村寨,金田恒,川岛剑的尸体务必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