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0章 遭遇扶桑,杀伐开始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710章 遭遇扶桑,杀伐开始

东山大营外。 远处,寒山,奇山兀立,群山连亘,苍翠峭拔,云遮雾绕。 明媚的阳光犹如一柄裂天利刃,破碎苍穹而下,洒落在大营中地面。 扶桑,西晋,苍宋三国合兵于东山城下,军营里众士兵身披玄甲,头盔上雉翎为缨,在清风中摇曳。 此时。 大营中。 渡边令,长崎风二人示意吴用和弓风凌落座,扶桑自诩是礼仪之邦,两军交战,不斩来使。 可长崎风依旧未将两人放在眼中,声音轻蔑的询问道:“两位前来东山大营所为何事。” 闻声。 吴用神情云淡风轻,并没有因为置身在扶桑大营,而感到丝毫的压力,轻笑一声,轻摇手中羽扇。 “贵国兴兵志在天下,吾皇深知眼下东海以南最大的敌人是楚国,特意派我等二人前来和贵国商讨议和之事。” “扶桑,西晋,苍宋三国合兵伐之,东明的确不敌,可要是拼死一战,到头来两败俱伤,得利者只能属于楚国。” “为了表示吾皇的诚意,东明大军愿意身先士卒,成为联军先锋将士,率先向楚国腹地发起进攻。” “今观天下之势,楚于西,和东明比邻,相隔百里。我军慢则一月,快则数十天,弹指之间可至。” “而楚地广数千里,权及天下,大军分散而出,实乃外强中干。各城守军不足为患,我东明先锋大军定可长驱直入,造成楚国打乱,届时四路大军合二为一,群起而奸之,这东海以南之地将尽入贵国之手。” 闻言。 渡边令,长崎风大喜,眸光停留在吴用身上,道“先生大志者也,高瞻远瞩,雄才韬略,心有包藏宇宙之机,东明有先生如此之人,竟会衰败于此,真是悲哀矣!” “先生,可留在东山大营中,本将即刻将先生之意告诉统军大将军,如果可以和先生这样的大志之人共同伐楚,何愁天下不能一统。” 渡边令,长崎风两人赏识吴用,并且看出吴用对天下之势,胸有成竹,他们心中亦有自己的打算。 东明大军愿为先锋军进攻楚国,他们便可以保存实力,借助东明,西晋,苍宋三国之力,横扫楚与梁。 群雄争锋,硝烟四起,到时东海以南之地将尽数落入他们之手,如此不费一兵一卒,坐享其成的事情,他们何乐而不为。 吴用的到来让渡边令,长崎风二人放下进攻东山城的念头,将两人留在东山大营中,渡边令将消息传回翰清皇都。 ............ 三日后。 拂晓时分,战马古道上嘶风狂奔,楚非梵一行人到底一处村寨旁,这座村寨距离暗卫消息中称之被屠戮的地方不远。 “子龙,派四名斥候上前查看下,看看这里有没有扶桑敌兵的踪迹。” 一声令下,四名铁鹰锐士纵马向前狂奔而去,在楚非梵眼中扶桑士兵就和他脑海中的倭寇一样。 倭寇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扶桑敌兵潜入楚地亦是如此,楚非梵御驾亲征,并没有直接前往炎云城,而是前来百姓被害之地,他要先将这股隐藏肆无忌惮的盗匪全部斩杀。 良久。 四名斥候只有一人返回,他身影上布满烟尘,眼眸中噙着浓烈的厮杀之色。 “禀皇上,前方村寨中发现大批扶桑敌兵,他们正在斩杀百姓,手段极其残忍。” “说清楚,扶桑敌兵到底有多少人!” “大约两千之众。” 闻声。 楚非梵紧握手中神龙战天戟,回身看了眼身后赵云和楚崖,三人纵马上前,周身上萦绕着恐怖的杀气。 没想到今日在此和扶桑敌兵相遇,他大肆屠戮手无寸铁的百姓,此时楚非梵龙颜大怒,心中杀机腾起。 “子龙,楚崖听令,你二人带领一队铁鹰锐士,从两面合围上去,此次遭遇定要将所有扶桑敌兵全部斩杀。” 马踏虚空而起,长枪金刀在逆风掠过,两队兵马绝尘而起,快速向面前村寨中冲杀过去。 此时。 村寨中百姓全部被汇聚在寨子里广场上,扶桑大军在两名将官的带领下,将百姓团团围住,手中滴血的武士刀立于身旁。 “杀!” “全部斩杀,一个不留!” 两道狂暴的声音响起,扶桑敌兵手中屠戮之刃抬起,百姓苦苦挣扎着,可没有一人敢起身反抗。 因为地面血泊中躺着几具残尸,早已将他们吓得魂不守舍,心中将问候扶桑敌兵祖宗十八代。 “咻!” “咻!” “咻!” 收起刀落之际,虚空中传来一阵破空声,犹如流星般的箭矢碎空而来,箭矢透体而过,握刀的扶桑敌兵应声倒地。 “杀!” “杀!” “杀!” 杀喊声嘶吼,楚军铁骑迎风而至,铁鹰锐士手中长枪碎空穿刺,所遇之扶桑敌兵全部倒下。 眼前扶桑敌兵正是冈本灵武,小泉松带领的鬼影兵团,他们一路前行至此,屠戮百姓无数,袭掠楚国城池。 可今日才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和楚军交手,看着提缰纵马而来的楚将,两名扶桑将官身影上腾起恐怖杀气。 “终于遇到楚国的精锐,今日将你们全部斩杀,必将是大功一件!” 金田恒,川岛剑两人可是鬼影兵团中少有强者,同时亦是嗜杀成性的屠夫,楚地上被斩杀的百姓大多都是他们所为。 赵云提枪纵马,龙胆亮银枪在虚空中纵横,视线停留在金田恒身上,狂暴浩瀚的杀气四溢而起。 “叮!” “叮!” “叮!” 战马狂奔上前,金田恒双脚踏地而起,身影悬浮在虚空中,手中战刀凌空斩落而下。 川岛剑阴鸷的目光从激斗的两人身上划过,脚尖踢在刀柄上,战刀出鞘,大步向前跨出,视线停留在楚崖身上。 楚崖身形强壮如塔,面如豺,身如豹,身负银刀,银袍金甲,威风凛凛,似有吞月之势,气宇轩昂,如有揽日之力。 面对冲杀而来的川岛剑,嘴角敛起冷笑,腰间银刀出鞘,一道刀芒横空掠出,两人神情睚眦恐怖,双刀纵横交错撞击在一起。 “砰!”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