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真乃虎将也《求打赏,求推荐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9章 真乃虎将也《求打赏,求推荐票!》

皓月当空,群星璀璨,清风微徐,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之气。 夜色之下万千白骨露於野,千里无之内无声息,林冲看着残尸遍野的大地,转身看了旁边执戟长一眼。 “我军损失如何?” “禀将军,此战我军战死五百人,受伤人数有竟一千人。不过此战三千打破两万敌军先锋军,杀敌六千余人,俘获敌军五千余人,逃走近九千之众。” “好,不愧是我紫楚的子弟,一个个都是好样的,将战死的五百名兄弟的名字都记下,待我回去禀报皇上一定要善待他们的家人。” “至于逃走的敌军,虽然被他们逃走,但都是一些毫无战力的乌合之众根本不足为患。” “韩勇执戟长,你现在带一千人将五千名俘虏和一千名伤兵全部带回安阳城城中,到时皇上已经不会亏待这些俘虏,至少可以吃口饱饭,不至于活活饿死在这荒郊野外。” “其他人随我返回虎口崖上,相信敌人的大军很快就要再次发动进攻了!” .................. 然。 此刻,公孙霸大营右翼的紫竹林外出现数百之众,领头的豁然就是楚非梵,他身旁跟着嘉远,冷修寒,卫离三人,身后还有数百人。 “嘉远,是不是穿过这条小道就可以到达敌军的右翼了!” “皇...公子,如果敌军没有没有穿过虎口崖在这一带安营扎寨的话,我们穿过这条羊肠小道一定可以看到他们的右翼大军。” “如此最好,现在马上出发一旦发现敌军的右翼,我们袭扰的计划就可以开始了!” “公子等等好像有人来了,人数还不少,会不会是敌军的探子!” 嘉远的声音突然想起,楚非梵凌厉的眼眸向一旁的竹林之中看去,皎洁月光的照耀下,可以清楚的看到数百人手执长剑,正向他们的方向奔袭而来。 “公子,没错是敌军,可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方向完全不对呀!” “是呀,看他们慌张的样子,应该不像是敌军的探子,倒像是打了败仗的逃兵!” 卫离低沉的声音响起,挥手示意身后的数百士兵全部压低身子,隐藏在紫竹林旁的沟壑之中。 “既然是敌军,不管他们是探子还是逃兵,抓起来审问下不就知道了!” 楚非梵冰冷的脸颊上腾起一丝邪恶的笑意,如刀的眼眸注视着向他们走来的敌军,声音冰冷蚀骨的说道。 “公子,区区数百之众,交给我们三人就行了,卫离你带五十人从左边包抄过去,修寒你带五十人从右边包抄过去,剩下的三十人跟着我从正面拦住他们的去路。” 听到嘉远安排众人夹击迎面而来的敌军,楚非梵眼眸中腾起一抹赞许之色,他没想到看着五大三粗的嘉远竟然心思如此缜密,指挥起来有条不絮,倒是有领兵打仗统帅的样子。 嘉远带着三十名士兵拦住了眼前奔袭而来的风云国士兵,用力将手中的无双方天戟插在地上,黝黑的脸颊上腾起一股浓烈的杀气。 “来自何人,鬼鬼祟祟的出现在这里,到底想干什么?” 嘉远暴怒的声音响起,整个人庞大的身躯笔直如剑,在黑暗的月色之下宛若一尊杀神一样,给人一种恐惧之感。 “林将军,怎么办!” 一名士兵身影战战兢兢,惶恐的目光看着旁边的林狂,声音颤抖慌乱的问道。 “一群山贼而已,有何惧之,看本将军上前如何将他擒住!” 因为嘉远等人全部都是一身便装,所以林狂一位他们是此处山上的山贼,所以根本就没有将他们放在眼中。 “都别动,放下兵器,不然别怪我下令乱箭将你们全部射死!” 嘉远黝黑的脸颊上噙着一丝戏虐之色,大睁的虎目直视着林狂,眼眸中腾起浓郁的狂战之色,声音雄浑狂暴的说道。 “区区不到百人就像让我们束手就擒,简直也太可笑了吧!” “是吗?” “刷!唰!唰!” 嘉远戏虐的声音还未消失,就见竹林两旁数百名手执弓弩的士兵腾起,散发着嗜血寒芒的箭支对准了众人的身影。 “怎么样,是放下兵器投降,还是被乱箭射死,你自己选择吧!” 林狂突然绝对此次自己随大军来攻打紫楚,好像就是上天注定让自己失败一样,现在遇到狂妄的公孙博,妄送了数万先锋军的性命。 之后又遇到强悍的林冲,虽他们尚未交手,大军都被冲散四处逃走了,但他心中知道就算真正交手,在那种毫无士气的情况下,自己也是无力回天。 现在自己带着少数的士兵向趁着黑夜逃回风阳城,却没想到在这里又遇到这伙山贼,真是阴沟里翻了船,诸事都不顺利。 “嘉远,让领头的那名将来过来,我有话问他!” 楚非梵的声音突然响起,嘉远看了眼面前的林狂,轻笑一声:“请吧,我家公子有请!” 林狂本以为自己遇到的是一伙山贼,却没想到他们背后还暗藏着一位强者高人,至少眼前这些人都应该是听他的号令。 “请吧!” 嘉远雄浑的声音再次响起,林狂手里拎着啸月枪,起身阔步向楚非梵走了过去。 “将军应该是跟随风云国公孙霸大军前来征讨紫楚国的吧,但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你是谁!” “将军,还是先回答我的问题吧,他们可没有我这么好脾气,要是真动起刀枪,我可没有办法控制!” 楚非梵神情云淡风轻,平静如水的声音响起,因为林狂的所有信息早已经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所以一切他都了如指掌。 “我家公子让你说,你就赶紧说,哪来那么多废话!” 嘉远愤怒的声音响起,手中的无双方天戟抬起直接抵在林狂的脖颈之上,眼眸中腾起一股凌厉的杀气。 “无可奉告!” 闻声。 楚非梵递给嘉远一个眼色,只见他声音暴怒的厉喝一声:“小子,真是不知死活,看俺不一戟将你砍杀了!” 嘉远见手中的无双方天戟凌空而下,向林狂的头顶之上斩落下来,只见他身影一闪,手中啸月枪横空挥出,和嘉远手中的长戟撞击在一起。 “砰!” 一道巨大的碰撞之力响起,林狂的身影纹丝未动,手中的啸月枪和嘉远手中的长戟纠缠在一起,楚非梵如刀的眸光注视着林狂,眼眸中腾起一抹赞许之色。 “没想到这小将看着温文儒雅的,没想到体内竟然真的暗藏巨力可以和嘉远抗衡。” “真乃虎将也,此人要是可以留在寡人身边,将来定可以为同我一起征战天下!”